「這種感覺就好像我交了個只會嘴砲的男朋友,

問他有沒有夢想說有,想不想闖一番事業說想,

然後就默默的整天在家吃喝上網,要分手又分不掉。」

她一邊吃光碗裡的拉麵一邊如此說。

 

「為什麼分不掉?」

 

「因為捨不得他馬的曾經啊。」

 

「曾經不就代表已經過去了嗎。」

 

「也只有曾經還會讓人捨不得,」

這次她一口氣喝光了豚骨高湯,還很豪氣的哈了一聲氣。

「明知道他做得到的,他也說他願意做了,

但他就是什麼也沒做。

你說氣不氣人?」

 

「也許你不該把自己的期待加諸在他身上,

然後你就會發現他其實還是有很多優點的。」

 

「對,我錯就錯在對他還有期待,

明知道他的意願我無法影響,卻讓自己的生活和情緒被他所影響。」

她敲打著早已空蕩蕩的麵碗,無視一旁人奇異的視線。

 

然後嘆了一口氣。

 

「那就和他分手啊!」

 

「就跟你說了分不掉。」

 

「為什麼?」

 

她停下手中的動作,自言自語似的吐出了幾個字。

 

「... 因為我捨不得。」

 

 

因為捨不得,因為還有期待,

所以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也許我該就一次忽視掉那些若有似無的可能性,

狠狠的在心裡對自己笑一回。

 

別當真。他們只是說說。

只有妳當真了,認真放在心裡去期待了,

其他人不過是想開心娛樂罷了。

已經數不清有多少被承諾的待辦事項放在那裡,

一個又一個蒙上灰塵。

 

一個人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每個人的時間分配都不一樣,

而妳用心去重視去花心思的、可能不過是別人二十四小時之中的幾秒鐘罷了。

 

這世界就是這樣而已。

 

 

我站起身,結帳,離開拉麵店。

無視店員一臉古怪的注視著我一個人離去的背影。

創作者介紹

純真年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