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妳的名字 (3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又又。」

 

  古某尼的聲音溫柔的很詭異。又又忍不住皺起眉頭。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玩什麼?我也要玩。」一出場,諾姆那皮皮的笑容完全無視在場的詭譎氣氛,還輕鬆地將手上的法杖像啦啦隊加油棒一般轉著圈。

  薩沒有回話,但已經停止了虐殺的動作,沒有表情的瞥了諾姆一眼。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告別院長之後,又又一個人在城郊的樹丘來回跺步,一邊向諾姆回報自己得到的訊息。

  「所以,妳是說薩打從出生就能背誦巫師咒歌?」與其說是驚訝,諾姆的聲音更像是興奮。

  「據院長的說法是如此,也正是因為這樣薩才會被還在人世間的雙親送往育幼院。因為身為普通人的他們並不了解這種天賦的可貴。」又又據實回答。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普隆德拉城內一個角落,有幾間小小的平房,門前有著被矮木樁圍起來的小菜園、歪歪斜斜的種著常見的蘿蔔和蔬菜,小平房的門口都會掛著一塊繪有動物頭像的木板,不時可以聽見孩子的笑鬧聲從房間裡傳來。

  又又深吸了一口氣,輕輕的敲了敲其中最大間房子的大門。

  「誰啊~?」一個愉快的聲音從門內傳來,木門輕輕被打開,一名磐著灰髮髻的年長婦人探出了頭來,臉上還沾著明顯的麵粉糊。

  「... 您好,我是華特‧愛弗,啟示錄工會的副會長。」又又擺出最標準的笑容,既認真又不讓人覺得官腔太重。

  「唉呀,你好你好,昨天有收到你的連絡... 之前小黑回來的時候也有跟我提過,在工會裡很受到你的照顧呢... 進來吧進來吧,外面太陽好大,都快把人曬乾了... 」

  一邊熱情的笑著,婦人一邊攬著又又的背,迅速地將她帶進了屋裡。小小的房子裡擠滿了十二、三個看起來不滿十五歲的孩子,大部份都很明顯的瘦小且發育不良,但每個孩子眼神中依然鑲有快樂的光芒,像是他們並不是住在擁擠狹窄的小平房裡做著麵包、而是在金碧輝煌的宮殿裡接待來客一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懇談過後,諾姆帶著又又轉身又走進鍊金工會,櫃台那如小白鼠般的女人看見又又焦黑的斷腕、下巴整個掉了下來,本來就無血色的臉更是青藍一陣。

  「... 我不是才剛修好嗎!」她彷彿是動了怒,但在諾姆等人面前幾乎就像是對獅子吱吱叫的小老鼠,沒有半點氣勢就算了,還有些可愛。

  「輕易的就又壞掉了... 不就代表妳根本沒有修好麼?」又又事不關己似的揮了揮斷腕,雖然知道她不會痛,但芙羅還是忍不住把臉皺了起來。

  「怎麼可能!我明明修復得比原來還要好!妳知道人工皮膚要花多久時間培養嗎!更別提一定要散發淡淡紅暈的淺粉色指尖、手腕骨骼處一定要突起一塊纖細性感的腕骨... 」

  小白鼠女人叨叨唸唸的陷入了自己的世界,看來她對又又的「肉體」有特別的執著,每一個細節和堅持都讓芙羅和薩聽得滿身起雞皮疙瘩... 那已經不是研究了吧,反而比較像是某種狂熱,像是喜愛洋娃娃到自己動手裁縫的小女孩一樣,只是眼前的女人製作的『洋娃娃』等級有點高到破表......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妳是在開玩笑吧?」薩的神情和聲音都有些扭曲,既不笑也不怒,只是不知所措的顫抖著。

  「你們沒有笑啊?」又又自己倒是笑了,笑得既淒涼又悲哀。「在十六年前那個陰日... 黑王本尊下凡的那個日子,認為一切只是個傳說的我跟諾姆、受了某個有錢世家的委託,去獵殺黑王分身、取得傳說中掉落機率只有萬分之一的黑王魔物卡片... 委託人當時有和我們一起前往墳場,但是在認出黑王是本尊的那一刻他就扔下我們逃跑了,」她轉成冷笑,不屑的輕哼了一聲。「為了讓諾姆能逃跑... 我靠著暗之障壁和僅剩的幾顆天果阻擋了黑王幾分鐘,然後... 我應該就死了。」

,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運河之都─艾爾帕蘭,在傳說中某勇者以禁忌之咒將在原本在城鎮附近的魔物封印在中央塔之後,漸漸有了人氣。和其他城市比較起來,城內被運河環繞的艾爾帕蘭佔地較少,卻有著散發悠閒氣氛的藍頂白牆,在在讓路過的冒險者忍不住駐足休憩,也算是大陸上另類的觀光景點。而在這樣閒逸都市的東南方,一座與其他建築物呈現相對巨大的石造建築物、正是一直以來沒沒無聞、鮮少有冒險者出現的鍊金術士工會。

  「嗚哇~雖然是實話,但是被這麼介紹了還是感到十分悲哀呀... 」望著艾爾帕蘭城門口的官方導覽簡介,曜陽忍不住悲從中來的擦了擦眼角。

  「人少些也好啊,哪像中央主教堂,時時刻刻被觀光客和結婚團佔據,想好好向聖神祈禱一下都有問題... 」姊姊芙羅誠心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卻換來妹妹更劇烈的哭泣聲。

  「... 比爬上吉芬塔頂好多了吧。」薩像是想起了轉職前的『最大考驗』,臉色鐵青得讓曜陽也只好收聲。

  「新城也沒那麼糟啦,」她勉強說。「不過鍊金術士工會我就不保證了......」

,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在沒有告知任何人的情況下,諾姆帶著又又消失了。
  要不是又又細心的將留了信在大廳桌上,只怕一群衝動的莽夫又要發狂去路上四處尋仇... (藉口,都是藉口。你們這群殺紅了眼的死孩子。芙羅扁眼睛瞪著會眾們如是說。)

  「她說諾姆和她去找路西法了,短期間應該不會回來,」芙羅唸道。「諾姆不在的期間,會長職務由里歐暫代,所有戰事都交由他決定,要打哪個工會都沒關係,但紅樓不能失守,以上。」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臉上一致冒著同樣的疑惑。

  「老大主動去找路西法?」孤天寒毫不忌諱的發問。「還帶著又又?天要下紅雨了吧...」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在紅樓定居以後,啟示錄的日子有了難得的清閒。

  里歐、甜甜等三會元老相繼封頂,薩、芙羅和孤等人也穩定的累積著功勳,更難得的是,路西法不知將注意力轉移到哪個新來的倒楣鬼身上、好幾天不曾再傳喚過諾姆。路戰依舊持續發生,但很多戰事其實都是蓄意自找的,兩方人馬各懷有自己的情緒,聽說了敵對在附近練功,假意去不小心撞上了、開打了,也是名正言順,實際上根本只是在發洩自己多餘的精力。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說薩是想得太天真了,可是事實證明,成效的確不錯。

  閃星事先得知了啟示錄將要進攻紅樓的消息,嘴上罵咧咧的拼命砲轟啟示錄吃人夠夠、之前在吉芬城戰中跌了個狗吃屎(之後英勇反撲之事當然半字沒提),現在竟然還想染指紅樓... 罵歸罵,但準備工作倒是沒半點馬虎,無時無刻能在各城市及冒險區見到閃星招募對啟示錄有仇的冒險者們加入的消息(是說這方式還真是意外的好找到會員,但素質就... ),軍備補給沒半點小氣手軟的,這點還真讓總是吃自家血汗錢買補品買裝備的幾個啟示錄小會員眼紅不已。

  說實話,諾姆私底下表示其實在吃人夠夠這個觀點上他個人是完全贊成閃星會長,但個人觀點是一回事,工會利益(尤其又是個任性主會長的命令)那又是另一回事。

  「路西法大人不太高興,」諾姆一臉裝出來的正經,底下一群更不正經的早就已經憋笑到快喘不過氣來了。「下令所有人進攻,吉芬城不用守了,城戰結束前最後五分鐘再搶回來就好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古城回來之後,薩與諾姆之間的氣氛就一直不是很好。

  一方面,路戰與城戰的事務已經夠讓諾姆焦頭爛額,偏偏又有個脾氣任性又特愛找諾姆碴的主會長,讓諾姆安內又要攘外,幾次城戰完將長袍一甩,進房補眠去了,留又又連臉上的血跡都還來不擦的安撫著惶惶不安的會眾們。一方面,薩又是個從上輩子硬到現在的牛脾氣,沒辦法說服他的價值觀,不要說是道歉了,只冷冷的烙句「道不同不相為謀」,動手又要撕去紅眼繡章。

  「你就消停點會怎樣!」芙羅急著按住他的手,忍不住終於吼起來了。「諾姆這個樣子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凡是跟好人團、蔚藍扯上關係的冒險者,管你年紀多小、等級多低,從來都是殺無赦的不是嗎?」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依舊抱緊了小女孩的可萊兒。

  「... 請放過我女兒。」

 

  「女兒?」芙羅有些意外,雖說她不常去參與八卦傳言的討論,但也從沒聽說過「詛咒者可萊兒」竟有小孩的事。

, , ,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乎是扶著牆壁才能勉強走完通往下水道前這一小段路的芙羅,在步下石階、將腳踝浸在冰冷陰暗的下水溝之後,終於能鬆了一口氣。

  「妳這麼喜歡下水道?」孤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

  「... 別問了,我們快走吧。」依舊是扶著牆,芙羅無力的揮了揮手。

 

  即使不停的密語、呼喚,薩一行人還是沒有半點回應。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芙羅和孤一路狂奔,用速度甩掉路上所有出沒的魔物,無視於彼此身上那無數被浸溼又劃破的小傷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覺得史汀區是這麼的遙遠。

  自從上輩子死在墳場之後,芙羅和薩幾乎沒有再靠近過克雷斯特漢姆古城。
  一踏出傳陣,那陣隱約帶著腐臭和霉味的寒風就讓芙羅打了個冷顫。

  不想回來這裡啊... 再也不想... 不想再回來這裡...

  她很勉強的鎮住自己不停顫抖的身子,一邊在孤和自己身上施下所有她腦海中想得起來的聖神祝福。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啟示錄與好人團、蔚藍正式宣戰之後,米德加爾特大陸上的路戰風氣便逐漸增劇。

  雖說狂人風氣開放以來不乏惡意恭擊他人的冒險者(統稱小白),或是在打數小時才出現一次的MVP、魔物王者時討伐團之間會產生的糾紛,但整個工會與另一工會在路上開戰的宣言卻是不曾見過的。

  一方面、人都有將心比心的思慮,即使再強大再囂張,也難保自己沒有落單被遇上的時候,雖說打架有趣、勝負還帶點名聲與虛榮的連代價值,但只因為工會開戰、便要拿著武器對準自己無恩無仇的陌生人、乃至於他身邊同組隊的弱小隊友,這卻不是每個人都做得來的。

  偏偏啟示錄和好人團幾乎沒有這樣的顧慮。

  打架就是打架,冒險者就是冒險者,贏了便瘋狂叫囂,輸了便回家討救兵。就某些方面而言,這兩方只因會長不明恩怨而結仇的工會會員們,卻有個貌合神離的相似之處。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無所謂... 都無所謂了。

  法杖頂端的紅色水晶像是燃燒似的散發出懾人的光芒,從虛空中湧出的魔精們在法陣中不停飛舞,享受著從薩身上流竄出來的魔力,並應許他口中的咒文、將自己的力量化為他的願望......

 

  薩和芙羅站在法陣的中間,鄙夷地望著不知道第幾次被擊倒的敵人們。

  抓住沒有再被復活鞭屍的空檔,他們狼狽的揪住死亡天使的衣角、夾著尾巴逃回城裡去了。

 

  芙羅緩了緩氣,一邊喃喃著治療著兩人最後一點傷勢,和緩的對丈夫笑了笑。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像是理所當然似的,諾姆封頂了。

  說起來好像是理所當然,實際上卻是極不合理。升上98級後老是在徵召會員巡邏打架、敵人座標剛被報出來人就飛到現場了的幽爾‧諾姆,到底是哪來的時間練功、又能一邊殺人打架不怕掉功勳值?

  「... 你個變態。」里歐非常悲摧的抗議,他一直是工會內頭號練功狂,總是明著暗著在跟諾姆較量升級速度。前次他升98級的時間還早了諾姆幾小時,得意的他到處宣告"率先封頂宣言",沒想到隔天開始被諾姆徵招進不練功巡邏隊就算了,如今竟然還整整落後了諾姆一整級。

  「不是說好不練功巡邏隊的嗎?!」他忍不住飆出哭音來,一隻手指顫顫的指著諾姆,還不是用食指。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在是... 怎樣?」芙羅扁著一張臉,很無奈的站在暴風雪的正中心。

  「啊,別在意我們。」諾姆一臉愉悅,手中的小刀對著凍成冰塊的魔物們不停戳刺著。「真的,千萬別在意我們。」

  「是啊,我們只是逛逛而已。」連又又都一邊哼著歌,一邊將更多魔物拖進薩施下的暴風雪陣之中。

  潮溼陰暗的地下密穴,只得牆上不停顫動著的微弱火光,瘋狂暴動的魔物們無神的來回遊走著,只消看見脆弱(?)落單的女祭司、便發出興奮的尖叫聲撲上前去...

 

  然後被冷著臉的巫師凍成冰塊,被快發光的巫師小刀破冰,再被凍成冰塊,一直重覆到掛點化為冒險者們的功勳值為止。

  靠... 現在是在演「勇者太囂張」嗎?

  淌淚消失在死水湖裡的魔物們忍不住血淚控訴......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聲鶴唳,人人自危。

  饒是啟示錄會眾們已經習慣打打殺殺的日子,要應付敵人突然增加的日子還是讓眾人惶恐不安。

  但怕歸怕,等級還是要練,功勳還是要升的,申請為冒險者為的是什麼?簽署狂人PK協議是為了什麼?也許每個人都害怕不安,但說破了,每個人心底也都帶著一點病態的興奮吧。

 

  「昨天我在鐘塔入口遇到好人團的守門,一進去就被暴風雪吹跑,好在之前砸錢買了馬克衣... 」里歐一邊梳理著大嘴鳥的羽毛,一邊咋著嘴和Colds討論著。

  「守門真的很沒品。」同樣身為刺客,Colds幾乎是啟示錄前幾名暗殺高手,常常在孤像脫軌的火車衝進怪物堆之前將他拉會現實,孤幾乎尊他為師父一樣。「多烙點人反守?先把巫師敲暈了、牽制住祭司,再讓我方巫師進門開始反攻... 麻煩就在塔門走道地勢狹窄... 」

  幾名嗜血的會眾興致勃勃的討論了起來,惹得芙羅在一旁打哈欠。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是說得很有氣勢,但這兩個工會本來就與啟示錄有路戰關係,只不過在締結同盟之後、更有人數上的優勢罷了。可是啟示錄現在已經開到第四個分會,總人數大概也有近兩百人,如果單是比人海戰術、恐怕也沒有人會因而佔到便宜;所以這次宣戰最令人匪夷所思的、便是古老的蔚藍工會向才成立數個月的好人團工會稱臣這件事。

  「八成是利益輸送吧?」路西法舔了舔嘴角,精明的眼眸裡閃過一絲光芒。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