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心知度明文字練習】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啊... 大家好。我是死神。

別別別... 別哭,也別急著走,不,你們還沒有要死,我也不是來收割你們的靈魂的。


正確地說... 我從來都沒有、也不會收割誰的靈魂,生命會不會結束也不是我決定的。還

有更重要的一點:我不是神。





我是一個跟死亡有關的妖怪。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手機鬧鐘響了三次,前兩次拿來當鬧鈴的歌我已經差不多聽膩了,即使人家說那算是金屬樂、也絲毫沒辦法將我的睡意驅走任何一丁點。只有最後一首,昨天晚上新換上的ColdRain樂團的「Die tomorrow」,主唱Masato一開頭的清唱立刻就能讓我恢復清明。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們聽過替死鬼的故事嗎?

  傳說,他會趁人寂寞、心不設防的時候,慢慢的進入你的生活,成為你的好朋 友、甚至是家人;一開始你會傾心於他和你的契合──從喜好、個性到相處方式,你們倆簡直像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一樣,但日子久了,你會發現他和你越來越像,簡直是刻意模仿你一般──剪一樣的髮型、穿相似的衣服,不知道是多心 還是本來就如此,他同你一般高、一般重,走在路上甚至連你熟稔的好友都會把你們兩個弄錯。等到你發現事情真的太過詭異、開始四處求救,大家不是笑你傻就是責罵你想太多。最後你遇見一位神父,他告訴你、如果在你認識替死鬼第三十天的午夜十二點前,沒有拿木椿刺穿他的心臟,那麼從那一刻起,這世界上所有人將 會把他當成你,而你的存在,只會被當成是厲鬼,那個偷走了你的姓名、生活和位置的替死鬼…

  於是你告訴了你最深愛的那個人。你們和神父一起將替死鬼逼進教堂,在第三十天的晚上,他不停的逃、不停的閃躲,眼看著時間就要到了,你們三人越來越著急,最後,十二點的鐘響了,你緊緊的抓住了替死鬼,神父大叫著要你不要動、他用力的拿木椿刺了下去………

  於是你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看著那個跟你一模一樣的替死鬼… 不,應該說,那個跟你一模一樣的你自己。害怕的躲在神父,和你最深愛的人背後,眼神裡卻有藏不住的點點笑意…….
  從那一刻起,你才是替死鬼。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會有殺掉自己的衝動。

並不是想自殺,而是想殺掉自己。

想分裂成兩個自己,然後拿起刀,看著眼前那個就是自己的自己,
一次、又一次,反覆而準確地刺穿他的心臟。

想大笑,然後感受不到肉體上的痛苦,卻確實的知道,自己在死去。

你是否也在心底感受到過那股騷動?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古至今,牧羊人的工作都是保護看守羊群,在注意到有危險靠近的時候趕快帶領羊群躲避,警告村人有野獸來襲。

  『狼來了!』這是所有牧羊人再熟悉不過的一句口號,所有牧羊人都要學會清楚的喊出這一句普通語,以讓被警告的人第一時間能做出防備和反應。

  這句話不能拿來誆騙恫嚇,不能拿來玩笑,因為寓言故事裡說得很清楚,說謊的孩子,最後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年12月紐約時報報導過這隻世界上最寂寞的鯨魚】
從1992在北太平洋被軍用潛艇偵測器發現的這條種類不詳的鯨魚。不像其他任何長鬚鯨或藍鯨,他沒有朋友,沒有家庭也不屬於任何族群。代號叫[52赫茲]的他, 發出的叫聲頻率比大號Tuba的最低音略高,當其他的鯨魚用12到25赫茲的低音頻溝通時,他唱著52赫茲的詠嘆調,所以沒有其它鯨魚可以聽到他------

從[52赫茲]被人類發現追蹤到現在已經過了20年,根據動物星球頻道2012年5月的最新報導,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雖然寂寞,但[52赫茲]一切健康安好。
也許給所有感覺到寂寞的人安慰鼓勵,即便沒有同伴的回應,[52赫茲]仍然繼續歌唱。

[雙手互拍會有聲音,一隻手會有什麼聲音?]
白隱禪師創始的有名公案。也許呼應了[52赫茲]的孤獨鯨之歌。

 


 

我聽她的話養了兔子,因為她說兔子很安靜不會叫不會吵,很適合一樣安安靜靜不愛說話的我。

但養了比比之後我才發現她的話不完全正確,兔子的確不會叫,但是生氣或不安時還是會發出不太有氣勢的低吼,而且即使不會叫,牠也有各種其他不同的方式弄出吵雜的聲音。

我把我的感想告訴了她,她有些緊張,好像很擔心我會把領養來的比比再送養出去,常常笨拙的在對話裡詢問我對比比的感覺,深怕我會一覺得牠很煩就將牠丟棄。

我沒有把比比送養,反而就這樣繼續養了下去。她雖然不太明白,但也樂得不去詢問原因。

其實很簡單,因為我喜歡她。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殺死你... 殺死你... 殺死你......

  冰冷的馬蹄在石磚上發出規律的聲響,燃燒著紫灰火燄的白馬們從鼻孔噴出理論上不存在的氣息。
  那男人身上穿著普隆德拉騎士團鎧甲,白金色的髮絲服貼的撩在耳後。雖然是騎士,但他並沒有配備一般騎士團的大鳥座騎,身邊的白馬沉默的跟隨在他身邊,在紫紅色的泥濘與慘白的石磚間來回踱步。

  殺死你... 殺死你。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次的題目是側寫,從側面觀察人物。

舉例說明,你想寫A,就要以B跟C的角度來看A,所以至少會有兩篇故事,

讀者可以從這兩篇故事中拼湊出一個較為立體的A(當然如果B跟C的觀點一樣也可以)

兩篇以上的故事也可以喔!!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角色扮演短篇故事x6練習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覺得行不通。」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

「花那麼多時間、心血和錢,然後得到一個做之前就知道的結論?哈囉?我還沒瘋好嗎。」

『你也太消極了吧。』

「你以為每次幫你收拾爛攤子的都是誰?」

『去你媽的。』

「媽,」一頭紅捲髮的貝絲轉頭朝廚房扯開喉嚨。「老姐說去你的!」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最近過得好嗎?」他說。

我很好。我啜了口熱巧克力,那溫暖而甜蜜的滋味直從口舌蔓延到我心裡。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所以,教官不知道玉美學姐是被殺害的,用了迴夢咒將她困在夢境裡,所以這幾年才都沒有學生失蹤?」我很僵硬的問,因為不說點什麼感覺真的會瘋掉。

「也許吧,」米可擦去眼淚,別過頭不看我。「但不知道她用了什麼方法,總之她從惡夢裡醒來了... 在做了整整三年的惡夢之後。」

 

真的會瘋掉吧。

我嚥了口口水,接不了別的話。

 

完全沒辦法、也不想去想像,不停重覆著體會自己被殺害前的時間、整整三年... 是什麼感覺。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手心有個看不見的洞的關係,我一直覺得有些左右不平衡,好像開了個洞的氣球一樣,連站起身來都差點變成側空翻。

「你再逞強吧,遲早害死自己。」米可眼睛紅紅的瞪我,雖然嘴上還是一樣兇,但她還是不停反覆的檢查、包緊我握著紅紙的左手。

「這張符紙無論如何不能拿掉,你沒有一丁點修行,雖然只是開了一個小口,但魂魄的傷你自己沒那麼容易修好,在我向爺爺問到修補方式之前你千萬不可以把繃帶拆掉。」

看她一臉快哭的認真表情,我只好忍住沒有再跟她耍嘴皮子,乖乖的點頭。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冷。

 

好冷,好冷啊。

 

我下意識的想將身體弓起取暖,卻只是扯緊了綁住手腳的麻繩。

 

「嗚呃!!!」一陣重擊再次朝我的腹部襲來,就像他已經持續了好像一世紀的同一個動作一樣。其實我很清楚的,我不可能活著回去了,但每當他停手,心底還是忍不住會有那麼一丁點期望,期望一切就這樣結束了,他終於要放我走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N次死裡逃生之後,我決定趕快將遇見李芝紫的事情告訴米可,轉移她的怒氣。

沒想到才剛說完,米可鼻翼就抽蓄了幾下,「為什麼不早說!」她一邊怒吼一邊又將我的小人偶塞進早就不能喝了的蘿蔔湯裡,但她一心急著收拾滿地資料和衣服,搞得我的人偶在湯碗裡半浮半沉的,害我不掙扎也不是,掙扎了也沒什麼用......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芝紫愣愣地看著我,手上的菜籃還不停在滴著水,幾乎浸溼了她牛仔褲的右半邊。

「我... 我認識你嗎?」她有些戒備的問我。

慘了。我一時脫口而出、叫了她以前的名字,這下要怎麼跟她解釋我是誰?「我... 我是今年入學的新生,我叫徐清志,妳好。」

老媽教得太好,初次見面我總習慣報上自己的名字、握手打招呼,等到我發現她一臉錯愕、兩手也沒空跟我握手的時候,我才想起米可掛在嘴邊的叮嚀。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那台車揚長而去,我發誓一定要報仇。

所以當惡魔出現在我面前,我很快的就決定了我唯一的願望。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米可纖細的肩膀靠在我懷裡,不住的顫抖,彷彿方才從鬼門關前經過的是她不是我一樣。

對,我剛才差點就死了。

我為什麼知道呢?

因為我的牛仔褲已經被繞過了一根比我頭圍還粗的竹子,準確的在我脖子前打了一個結,而我像是缺氧的魚一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明確感受到氣管的灼燒感,和全身肌肉有多緊繃痠痛。

剛才的我,大概已經往前奮力跑去了吧。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捱過了所有男同學的眼刀攻勢,我突然慶幸今天只來得及回來上一堂課... 但同時,我又為了明天開始每天都要這樣上課而哀傷...

當我把我的感想告訴米可,她只是豪爽的拍了拍我的後背,笑著回了我一句:「不用擔心啦!結束後再跟大家說我們分手就好啦!」

說是說的很簡單,但才認識她一天、我就已經體會到千萬不要太相信她的話──尤其當她說得自信滿滿的時候。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