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仙劍月如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好不容易讓彩蝶停止叫嚷著金蠶王有多好,月如有些脫力的執住了她的手。

  「現在晉元哥哥是不肯吃的,再好的東西到他眼前他當是毒藥,再說仙人有交代了,這藥要搭著他傳我的心法、佐以姐姐每日花釀才能成功抑毒,若是其中一樣不成,他一樣沒救!」

  說得緊張刺激,蝴蝶姐姐(無誤)卻只是眨了眨她天真的大眼睛,一臉胸有成竹的拍了拍月如的手背,朗聲回道:「妹妹別擔心,姐姐自有法子!」

 

  ........... 妳每次有法子都讓我很擔心............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也許是GM大神發威,也許是甫中毒的劉晉元正逢體虛,當日起他便無法再下床,甚至要喝完彩依的藥湯之後才能恢復意識。

劉夫人又急又悲,但任憑林天南找遍了蘇州城內外所有能看病抓藥的大夫來看過了,也沒辦法讓劉晉元的病情有點起色。

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是不可能再舟船勞頓的讓小晉元再大老遠的搖回京城去;於是劉夫人只得一邊淌淚一邊寫了家書,讓信任的幾個下人趕忙帶回尚書府去,期望尚書老爺能找到更高明的大夫到蘇州來。

「表哥... 怎麼會每天都睡得這麼沉呢?」在大人們忙得焦頭爛額的同時,小月如眉頭一皺,發覺事情並不單純。

一旁的彩依有點疑惑的搖了搖腦袋,不解的回道:「歇息久點才能養足精神對抗病魔,更何況他中的是五百年修行的毒蜘蛛纏魂絲,多休息不但能減緩毒血循環的速度、也能養足體力,我只是在仙釀裡加重了點迷魂草的份量,讓恩人多休息點呀?」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 月如扶著牆,有種說不出的無力感。

迷魂草呀迷魂草,怎麼聽都不是個好東西,在現實生活中安眠藥吃多了都要洗胃的了,迷魂草這鬼玩意兒吃多了真的沒關係嗎?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大家好,可能有人會覺得我為什麼又開始更新的很慢了...
說實話,雖然這樣有人可能會覺得我很不負責任或拿翹什麼的,
但沒有人回應的故事... 真的會讓我沒什麼動力寫下去。

尤其在我加入心知度明:右這個寫作練習社團之後,
每次交”作業”之後大家彼此的心得感想交流,在在讓我比寫自己創作的故事還歡快許多。

所以... 喜歡,或不喜歡我寫的故事,看完都留點心得吧,
像我崇拜的Seba大神說的,不需要稿費,心得就是最好的稿費。
若是連隻字片語也無,我只是寫給自己好看的,那我又何必在乎斷不斷頭?

當然,也在此感謝陪著我繼續寫這個故事的咪兔、妹妹、寶兒跟包仔,
有你們陪我在這個故事旁邊偷偷抬槓,正是我繼續編織的最大動力。

以上,望看官見諒。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這是... 妖術?!」月如在心裡大吃一驚,也顧不得什麼走脈逆氣了,急忙沉氣入腹,在花香漫延到她房門前之前,做出最後一個吐納。

她在體內緩緩引導著最後一股空氣與真氣的混合,最後一口吸氣後,便進入寧定的狀態,可以在半刻鐘之後才需要吸入下一口氣。這種吐納法的好處在於可以閉氣極長一段時間,但壞處在於幾乎只能定在原地不動,以消耗體內最少精氣為手段、讓人暫時呈現一種半冬眠的狀態。其實林家心法並沒有這一式,一般武林人士不是仗著自己深厚的內力驅散對手囂張的招術入侵,就是靠事前或當下立刻服下藥物增加對毒氣煙的抵抗力,只是月如體內那股特別的真氣像是自有循環似的,誤打誤撞的讓她使出了這種不三不四的"半龜息"呼吸法。

這該不會是... 毒氣吧?!

清楚的感覺到一股冰涼的空氣倏地從門縫鑽了進來,月如忍不住微微張目,望著那帶著淡粉色的輕煙像是有生命一樣,在門邊繞了繞,隨即筆直的往她的床角漫延了過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悶溜溜的鑽進園子裡,月如東躲西藏的,就怕被人撞見她偷跑出去玩的事兒。

但一路上別說管家、長工了,就連進到房裡也沒見著惜花的蹤影。

「大家都跑哪去了呢?」月如微微蹙眉,感覺事情並不單純。

推開平時練功的禪房大門,田叔難得的也不在房裡練功,但桌上凌亂的書本告訴她、田叔是在匆忙之間離開禪房的。

「有什麼事情這麼著急的呢?」她實在想不出個頭緒,乾脆大剌剌的往前廳走去。

前腳才剛踏進前廳,就聽見林老爹著急的喝斥著幾個家僕。

「怎麼搞得,蘇洲城是有多大?怎麼會連個小娃兒都找不著呢?!」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隔日清早,月如剛做完早課便匆匆忙忙的回房梳洗了一番。

託這樣每日操課的福,她得以每天想洗澡就洗澡,廚房裡隨時有人備著溫熱的開水,就為了林大小姐這唯一點任性。在沒有自來水和熱水器的世界裡,有專人隨時看著爐火備上熱水、這可是天大的奢侈,可見林天南有多疼這個獨生女了。

伺候的ㄚ環照例在一旁替她擦背淨身,雖說前世的她已經十六歲,在這個小女娃的身體裡也已經過了五年,別說剛開始裝傻讓人服侍時有多彆扭了,即使已經過了五年,讓個還沒她心智年齡大的ㄚ頭滿頭大汗的伺候自己、她還是十分不習慣的。

但是還能怎樣呢?就算是在自己原來的世界裡,一個五歲的小女娃一定也是給爸爸媽媽洗澡的,雖然林月如發育的還不錯,但站進檜木桶裡那水還淹到胸前呢,沒準一個滑倒就慘糟滅頂,爬也爬不出來,還是別折騰人家ㄚ環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畢竟當初沉迷電玩的是老姐不是自己,想了兩天還是想不起來劉表哥是哪號人物的林大小姐很乾脆的放棄了。

一方面也是因為每天有做不完的早課、晚課、復習(還不時會被老爹抓去”演練”兩招),一方面也是因為整個故事劇情她也只是一知半解,想破頭也沒有用、還不如多花點心神練功,反正再怎樣也沒有故事會在她五歲的時候發生吧?!

不過最令她意外的,還是自己真的練功練出個興趣來了...

 

原來我真的是個天才?

 

感覺著真氣緩慢卻穩定的從會陰流動到曲骨,咱們林大小姐的武俠魂啵地一聲萌了芽。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說人吶,是不會因為換個身體、改個命運,個性就莫名其妙跟著變的。

這位小姐從前世以來就是個胸無大志得過且過的長性,就算突然變成貌美(而且注定命苦)的武俠遊戲女主角也不會突然就強出頭起來、或仗著自己知道未來走向就去當個算命師(這是有啥搞頭?!)、絕世大俠之類的...

甚至她還很不爭氣的想過根本不要練武,秀秀氣氣的學它個三從四德,時機一到林老爹一定會幫自己找門好親事定了,再怎樣鳥的丈夫也還有老爹會幫著撐腰,不用跟著那水性楊花(?)優柔寡斷的李逍遙去寫他的花名冊、最後還落得幫別人養女兒、吃蟲續命的下場,這樣豈不好得多?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根本仔細想想,以林老爹這樣每天挨在她耳邊蹭著叫小月如,她第一句學會說的話還真應該是自己的名字... 沒怪原來的林大小姐在原著裡整個任性刁鑽沒個邊的,說來說去還不就這個疼女兒的老爹沒點自覺......

自從那日開口叫了聲「爹」以後,林大盟主三天兩頭賴在她床邊的時間變得更長了。是說吃人嘴軟拿人手短,也不過就是聲爹,這輩子開頭還要靠這老爹混個溫飽呢,他開心我隨意,只要不要沒事再拿鮮花娃娃堆淹死自己便成,偶爾見他鎖事煩心她還會貼心的多加點辭彙「爹爹笑」、「如兒笑」之類逗他樂的,看是有沒有女兒從一歲就這麼孝順的八卦,自己說起來都不臉紅了這是。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說實話,等她一有清明、意識到眼前的是啥子人物,還真差點問候了他家祖先。

啊不就還好她大小姐反應傳導慢了大半拍,不然不被當成魔神搶胎轉世拿去處理掉才有鬼。

 

大小姐還真他奶奶的穿越變成那還沒滿足月大的林月如了。看著林天南堂堂一個南武林盟主、大叔一把鬍子底下的嘴笑的快裂到耳垂,衝著她的臉"小月如、小心肝兒"的叫,那感覺不是問候他家祖先可以紓解的。

也就好在她沒真的問候下去,因為... 現在也是她的祖先了......

萬般無奈,她連開口叫聲爹嚇死他也沒力,只淡淡扯了個笑容。

這下可好了,林大叔... 不,可能該改口叫林老爹了,整個嘴巴都笑裂到可以穿越去演出蝙蝠俠裡的黑暗小丑,她差點沒給雞皮疙瘩淹死,還是很沒創意的眼一閉,讓我昏死吧。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腳下剛騰空的那時,其實她心裡是有點自嘲的。

人背是什麼個概念呢?

大考當天鬧鐘沒電,出門攔車沒半台有空,就連看見小孩子要闖紅燈伸手拉了一下,也會很悲催的讓自己被撞飛。

這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呢?

她可是連電影中那樣帥氣的捨身救人都沒打算,不就是出隻手拉了一下那眼白多的小屁孩?

做啥開車的自己一緊張、方向盤一歪就直接往人行道上的她撞過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咧?

眼一閉,她很乾脆的讓自己暈死了過去。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