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那些構成我的音樂。】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3339.JPG IMG_3353.JPG IMG_3354.JPG IMG_3355.JPG

IMG_3344.JPG IMG_3356.JPG IMG_3357.JPG IMG_3359.JPG

 

  米爺一直夢想著有一間自己的錄音室。

  認識他以來,他搬過三次家,我們的團室也跟著搬了三次。
  從一開始他家樓中樓的小房間,到他姐姐開的麵店樓上的大房間,到現在三重某個14樓的錄音室,他一直很努力的實踐他的夢想,並同時顧及每一個團員,讓我們有個方便聚在一起玩音樂的地方。2008年的十月,米爺姐姐的麵店決定收掉,連帶著我們位於二樓的團室當然也要整理好一起退租。

  那是我第二次親手拆掉一間充滿回憶的團室。

  但比起第一次,比較麻木也比較慶幸的是,我們在那裡待的時候還不夠長到讓我掉淚,而且從胖胖退出前一直到阿邦加入後這快半年來,因為氣溫飆高,位於麵店二樓的房間也沒有配置空調的關係,我們已經有數次飆汗練團到快中署、最後忍不住還是奔向有冷氣的阿帕連團室的經驗。(雖然經驗也告訴我們,那陣子阿帕的練團室冷氣常常也是跟壞掉沒兩樣)可惜的是阿邦加入後第一次進團室就是參與把它拆掉的工程,但我們大家都還是帶了各自的傢俬,最後熱熱鬧鬧的玩了一場。

  那一天,陽光普照。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胖胖退出之時說了一句話;他說,如果要接主唱這個位子的人是Jayko,那麼他就可以甘心、也心服口服的離開。

  我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我是你離開我們的理由。

 

 

  說實話後來想起這句話的時候,我感到有點生氣。說的好像一切都是因為我的關係一樣,不管什麼原因,不管誰的心情或怎樣的考量,不管誰有沒有努力,總之像是換掉一個零件一樣,用我換掉他,好像這麼做理所當然的就是對的一樣。
  但其實想一想,也沒錯,是因為我的貪心,因為我貪心的舉起腳步往前走,再也不像以前只要大家開開心心在一起就好,我變得不想顧慮所有人的步伐是否一致,而五人六腳、所有人綁在一起,卻只有一個人衝向終點的結果、當然只會摔倒。

  我只是沒想到,明明就已經決定了要當壞人、要扮黑臉,但最後最氣我自己的人,竟然也是我自己。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角色一直是個很妙的孩子。
  她就讀的聯合大學位於苗栗縣,而她每個禮拜就托著一個小小的行李箱,咚咚咚的搭火車回台北的家;禮拜天晚上咚咚咚的拖了小行李箱來練團,練完就趕車回苗栗去。

  小角色的長相可愛,聲音可愛,想法可怕。

  咦?為什麼說她可怕呢?

  先別說什麼插隊、公共場合喧嘩她會兇悍的見義勇為了... 我隱約記得她有一個習慣,不開心的時候會揮動手腕,我問她在幹嘛,她說她在想像她手上有一隻鞭子,正在啪啪啪的鞭打那些欠揍的傢伙。

  ...................................囧!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Graffin正式被前主唱解散之後,我們其他人最頭痛的問題其實不是找新主唱,而是想新團名。

  「叫小雪好了?」米爺試探性的問,在大家已經提出幾十個不同的名字之後。

  「都可以啦... 」江郎才盡的大家早已東倒西歪,全然放空的狀態。


  "小雪"一直是我們團裡大家都很喜歡的一首,米爺為朋友寫的歌。
  來由我們大家都已經背得滾瓜爛熟,我甚至已經記得女主角的名字叫「詩人小可」。

  雖然現在的我們已經講過百遍,但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我只覺得那是一個很無奈又悲傷的故事。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薄薄的細雪

 

 其實這篇文章,好久以前就該寫了。也已經寫了好久好久。

 好像一直還欠著某些人什麼似的,一直記著這件未完成的事情。也說不上是什麼責任或必須做的什麼事,只能說自己一直記著,也理所當然的知道總有一天要把這些事情寫出來、完整一些應該是自己或是它們的一樣。

 這是一篇很重要的文章。開始記錄了現在的我,還有我們 ─ 這裡的「我們」指的是所有黑心樂團的成員們 ─ 是怎麼走到這裡的,重要的過程。常有人說,「過程比結果重要」,我不同意。這句話就跟輸了的人說「輸贏不重要」一樣,即使你是真心如此感受,說出來也太矯情,只會讓外人發笑。也許外人理不理解不重要,但我想誰也不願意自己重視的事情,無謂的遭受到無關的人、毫不了解情形卻一句批評說死所有感動吧。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路人(?

 說到我組過的第三個團,那就有趣了。

 一切都要從一個小我一歲的學弟說起。但該死的我也已經忘記他的名字 了。我只記得他的名字就是很順的那種「男生的名字」,像是「志翰」或是「建甫」這種名字,絕對不是菜市場名,但就是很順,你一聽就知道是一個臺灣男孩子的 名字,真的絕對不是菜市場名哦,但我真的怎麼想都想不起來......... (我發誓我還清楚的記得他的臉,他的黑色粗框眼鏡,比我高但永遠駝背把學校運動褲拉成垮褲的樣子)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IMG_2939.JPG

 傀儡娃娃是我參加過的第二個團,而我並沒有提到我組過的第一個樂團。

 因為說實話... 那樣的組成算不算是成立了一個樂團呢?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十分懷疑。
 之前說過了,高中時代的我,總是板著一張臉,加上我的170cm的身高,和那時不到55公斤的體重,據朋友形容是瘦得很苛薄的那種,兩頰削尖的瘦。加上藍色鏡片的細框眼鏡,沒有弧度的薄唇,總不知道有沒有張開的眼睛,一頭及肩的亂髮,和六個耳洞。

 自己講完都覺得很恐怖。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的生日禮物

 我還記得她的樣子,大波浪的咖啡色長髮,散亂的披在半露的肩上。
 我還記得她總是微瞇的大眼睛,搽上茶色系的眼妝;一支一支煙屁股尾端暈開的豆沙色的唇膏,被捻在桌上的玻璃煙灰缸裡。
 她總是將拿煙的那隻手靠在麥克風架上,用略低的嗓音隨興悠遊在音樂之間。在煙霧繚繞之間,我總會看見她美麗的嘴角,那享受的笑容。

 第一次聽到Alanis的歌,是因為她。第一次和樂團一同寫歌做歌,是因為她。第一次踏進專業樂團自己專屬練團室,還是因為她。

 她有個很適合她的名字。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