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閱樂,音樂愛情故事。 (2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交會時 互放 的光亮.........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死了的唯一好處是,再也不會有人懷疑你說的話。

不會有人懷疑你的動機是不是有別的用心。

不會懷疑你說的和做的是不是不一樣。

 

反正你都要死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不曾青澀過。

像是睜開眼便已落地的果實一樣,我早熟的摔了滿身傷,
卻還努力的想爬回樹梢,若無其事的與同伴們一起。
在那樣每個人掙扎著為自己美好青春找尋最絢爛舞台的時代,我只妄想著棲身之地。
妄想著,從沒有到手過的青春快樂。

我不曾青澀過。
早熟的傷痕,只讓別人把我擺在水果攤的最後頭,
一堆一堆的標上五塊錢,等著勤勞的主婦將我撿回家,
東挖一塊西切一塊的,將最後一丁點甜美嗜噬盡。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那時候,我送了你一個平安符做為句點。

 

「為什麼呢?」你望著掌心裡白色的平安符,一臉平靜。
「妳不是很恨我嗎?」

我將鬢角的髮絲撥到耳後,淡淡的對他笑了笑。

「我只是覺得,無論我做什麼,你都忘不了她的。」


他甚至沒有反駁。

所以最後在我腦海裡,他那漂泊的身影,
最終還是停在時間的那個海口,轉向離去。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每次下課十分鐘,總會小跑步的走去福利社,
然後開始偷偷的拖著時間,就希望能「不經意的」在哪個轉角碰到他。

在那個男女分班的時代,想要碰到心上人... 不是往福利社鑽,就只能假裝經過操場球場邊而已。



大約每天早上七點二十,若是我能剛好下了公車,走進學校對面的便利商店的話,
大概有百分之七十的機率可以碰到一樣在買早餐的他。

又或者晚了一點點,在七點三十五左右踏進校門、走進穿堂的話,
大概會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機率碰上因為要幫老師點名、剛好從教官室拿著點名簿走出來的他。

但我們並不會有多餘的交談。

點個頭,打個招呼,錯身而過。

因為我們在一年以前,就已經分手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到你了。
而我知道你也看見了我。
但我只是繼續唱著耳機裡早已不知所云的流行歌,
你也只是低頭假裝打著早已Game Over的手機遊戲。

因為,他正騎車載著我,
而我想,你也正在公車站等著她。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在高中時代寫的東西,其實我蠻喜歡我高中時的文筆的。
大學停了差不多有整整四年,再提筆時不管是人事物都已經變了。

剛好翻到舊的幾篇我自己還蠻喜歡的文章,貼上來也是做個紀念吧(笑)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輕輕動了動鼻尖,聞到你為我準備早餐的味道。
啊呀,原本想自己早點起床吃完便做出不理你的模樣呢,
還是被你搶先了。

好罷。那隨你罷。


懶懶的起了身,我伸長了腿緩緩踩上毛絨絨的地毯。
氣溫剛好,是你早起為我開的暖氣,
還在我枕邊擱著溫的剛剛好的牛奶。

好罷。但別以為我就會輕易給你好臉色。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分手,究竟是為了更好,還是只是不想更糟?

男人留在房間裡的物品還四處散落著。 
她輕輕撥了撥髮絲,無意識的將及背的長髮分邊撥到臉的兩側。

那是她的習慣。
習慣他的喜歡。

男人喜歡的長髮,男人喜歡的淺色鏡框,
男人喜歡的白色高跟鞋和迷你裙,
都是朋友認識的眼中的她,也都是她的習慣。

而原來,她也只是習慣了,應該要被男人喜歡罷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喀拉。

關上門,她將手上東西隨手一扔,門鑰落在琴蓋上的聲音嚇了她一跳。

她停下正撩起長髮的手,回頭看著。
那琴已經上鎖了。
她親手將鋼琴鎖上,將鑰匙交給了她。

啊。
也許該解釋清楚,後者那個她,是昨晚搭上飛機,遠遠離開她的,那個女孩。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買了一份禮物給她。在網路商店裡挑了好久的,就怕挑到在夜市長大的她早就看過的款式。
  他沒有太多錢,只能買普通的便宜貨,即使是這樣一枚戒指都會要掉他三四天的飯錢。

  沒關係的。他安慰著自己不停申冤著的空腹。在一起這麼多年,已經好久沒有送過她一份像樣的禮物。

  那夜她哭著跟自己說想要一份普通的、簡單而不用太花錢的禮物,一朵花也好,一杯熱騰騰的巧克力也好,她要的不多,只要總是不忍看他挨餓而總是拿錢出來付兩人吃飯錢的自己、收到一份他用心挑選的禮物。
  他囁嚅著說自己真的沒有錢,也不知道該去哪裡買那樣的禮物。
  她哭得更大聲了。

  那夜是跨年夜。

  她匍匐在他的床上,抑制著自己的聲音痛哭著,就怕薄薄一層牆壁後他的室友會聽見。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一直到我發現我還是無意識的用姆指撥弄著無名指內側,我才發現我還沒有忘記你。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該喝水了。




像是吃藥一樣,每隔兩個小時,我就會自動睜開眼,順著喉間乾枯的渴望、毫無意識的走到廚房,
將三百五十c.c.的馬克杯用自來水注滿。

不加任何調味,不配上任何食物,
純粹的,喝水。

有人說,「女人是水做的」這句話用來形容我再適合不過,
我不同意。
我並不是水做的,充其量我是個盛滿了水的瓶子而已。

而你的離去,像是在我的靈魂容器上扎了個小洞。
於是無論我再怎樣努力補充,我的靈魂仍舊天天的,一點一滴的、離我而去。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不知道為什麼這首歌一直盤旋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
點了根菸,讓熱氣和燻煙就這麼纏繞在我指尖,直達我的眼眶,一片通紅。

不是的。沒那麼浪漫,我真的不是的。
該死的是我哽咽的唱著這首歌,卻深深的了解到感同身受的完全不是我,
而是你。

這句話我寫不下去。
就讓它陪著我到地獄去吧。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其實妳知道的,他並沒有很愛妳。

那瞬間她的血液彷彿忘了流動,全身從指尖開始結冰、失去了知覺。
他的笑臉出現在她腦海裡,抱著她笑著輕輕的對她說,我好愛妳。
那夜長談,他心疼著她過去的傷痕,一隻手溫柔的摟著她、另一隻手卻緊握到手指發白顫抖。
為了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生氣,那雙溫柔的眼睛還是會在她臉上不停安撫著、要她別難過。

妳只是一直沒有承認而已。
他只是一時陷進愛情而已。
其實他並沒有很愛妳。

耳裡竄進他與那陌生女孩的親吻聲,女孩發出陣陣呻吟。

「好可愛的叫聲。」她聽見他說。

他總是這麼對她說。

然後她就不行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將沒有還你的那件灰外衣蓋在膝蓋上,感覺立刻好了點。
頭還在暈,喉嚨也有點痛,但已經沒那麼冷了。

順手在膝蓋上撫摸著,那綿質的外衣,不如毛衣那樣厚重,卻比檔不了風的線衣札實溫暖得多。

我的頭還很暈,也有些反胃,但已經好多了。

即使沒有你,能有這樣的記念,也,夠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靜靜的將書闔上,花夏轉頭看了看趴在窗邊已睡著的他。
窗外的陽光已經曬到她身上了,她依舊維持微傾的姿勢,替熟睡中的他擋掉所有陽光。

汗珠從她耳際悄悄滑落。她默默的用袖口拭了拭。

「其實妳對我不好... 我們都知道。」那天他這樣說。
「我知道。」她說。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討厭,討厭,討厭。

千冬皺起她天生短悍的巧眉,一臉不悅的看著眼前大把大把的玫瑰花束。

討厭討厭。這人怎麼這麼噁心?!
做作,討厭。討厭,做作。
一踏進房門便看見兩大束紅玫瑰佔據了她平時下班後隨手扔下沉重公事包的矮桌,上頭那張俗豔矯情的粉紅色愛心卡片更是礙眼的寫著:依然愛妳。

噢天啊。雞皮疙瘩掉滿地。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彷彿站在夜色之中。
街燈與霓虹燈,稀疏的在不遠處閃爍著。而我,安靜的眨了眨眼睛。
整個世界在我眼中只剩下一團團的光芒與無邊的黑暗。
再也分不清走動的路人與呼嘯的行車,再也分不清招牌的閃光及路燈的矇矓。

我徒勞的瞇起雙眼,世界依舊在光和影互相緊擁之間扭曲著,
而我,站在原地,孤伶伶的一個人。

你把我的燈關了。從此我只看得見快樂和悲傷,卻再也看不清,你的輪廓。
於是記憶再也不是記憶,只是我腦海中一段舞動的畫面。即使再熟悉,彷彿可以清楚的聞到你在我鼻尖的氣息,
依舊只有我一個人。

只有我一個人,我該怎麼說服自己,那一切都是真實,曾經發生過的?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習慣了他不時的看著你的眼睛微笑。
習慣了在你唱歌的時候他總會把車速降到三十以下。
習慣了當你欲言又止的時候他會耐心的等到你願意說。
習慣了自己身上他最愛的那種味道。
習慣了可以在任何地方緊擁他的溫柔。
習慣了他總是溫柔認真的在你身上來回撫摸。
習慣了他愛你。
習慣了愛他。

而習慣了,就很難,很難忘掉。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