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份資料引用自 地下鄉愁藍調

 

1990年,那五歲的小女孩坐在電視前、仰著一張專注的臉孔看著台上的男人忘情的演唱著,她的眼睛發亮,卻有又些困惑。

「媽媽,為什麼台下有一堆醫生和護士阿姨?」

她的母親慈愛的摸著她的頭,語調輕柔的回答:「因為他身體不好,醫生伯伯怕他隨時會倒下去,所以都在台下準備幫他急救啊。」

小女孩似懂非懂的望著電視新聞的跑馬燈:肝癌末期歌手─薛岳─灼熱的生命演唱會...

肝癌是什麼?她還不懂,但她知道那男人生病,快死了。

 

他唱歌的表情好用力,拳頭大張大握,每一次呼吸都像是費盡了力氣一樣,

他唱著的歌,她從來不懂意思,

 

如果還有明天,你想怎樣妝扮你的臉...

如果沒有明天,要怎麼說,再見...

 

為什麼會沒有明天呢?生死於她是很字面上的概念,她只能理解離開,還不能理解沒有明天的意義是什麼。

那場演唱會,對搖滾樂毫無興趣的母親終究沒讓她看完。

但也許有什麼已經感染了她,像那場演唱會上的男人、燃燒生命散發出來的熱情那樣,也深深的刻進了她的生命裡。

 

十年後,小女孩長大成少女,進入高中的她加入了熱音社,也開始了她的搖滾生命。

再十年後,她放下了原本擁抱的樂器,拾起麥克風,開始學會如何在舞台上燃燒她的生命。

 

認識了一樣愛唱歌的男友,兩人循著朋友的介紹,跟隨了一位老搖滾歌手老師學唱。

常聽著老師講古,講音樂,講音樂圈,比起音樂,她也許更愛玩音樂的人們。

 

常經過離家不遠的某家老字號Live house,她始終沒有勇氣進去,

她還記得高中時好奇的想鑽進去,卻窘迫於空空的口袋、燒紅著臉又退了出來。

那年,她出了社會、有了收入,興奮的告訴男友,Live house的駐唱歌手們要開聯合演唱會了,兩人興緻沖沖的砸了錢、坐在音樂廳的最前面。

 

那是她第一次聽到他唱歌,唱的都是他自己創作的音樂,

那沙啞的嗓音,那特殊的調性,她覺得有趣,讓她想起了老師。

直到回家、無意間點閱各個新聞才發現,

他是小時候那場燃燒生命演唱會,那男人的好友,老友,夥伴。

 

聽到您倒下去的消息,我除了震驚,更是惋惜。

感覺是沒多久前才看見您在台上帶著歌唱學校的學生們活躍的樣子,

再聽見您的消息、卻已經蒼白著笑臉,無力的躺在白色的病床上。

每每在臉書上為您提一聲加油,卻不知道還有什麼支持鼓勵您的辦法。

 

直至此日,聞您逝去,千言萬語無法表達回憶帶給我的感受...

希望您無病無痛的走了,在天上依舊能和夥伴們大聲歌唱...

 

再見,劉偉仁老師。

創作者介紹

純真年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