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的話,小祈願意用所有家當換一張AW告別演唱會的門票。

  但一方面,她完全不會日文、不知道怎麼用網站買票,另一方面,門票開賣3分鐘內就賣光了。

 

  她捧著滑鼠,呆呆的坐在螢幕前面,感覺胸腔裡空空如也。


 

  不管遭受了多大打擊,隔天她依然照常上班。雖然說小祈平常就沉默寡言,這一天同樣也沒有出什麼大亂,但她那明顯失魂落魄的樣子還是讓隔壁座位的阿山忍不住開口問:

  「呃,看妳今天這樣子,看來是不用請假去日本了?」

  不問還好,一問小祈只是用一種毛骨悚然的速度緩緩的轉過去看著他,然後兩汪淚水唰─地突然就落了下來。

  「喂喂喂!妳太誇張了啦!!不要哭啊!!」阿山立馬後悔管不住自己的大嘴巴,拼命的用氣音吼著,一邊還光速抽了好幾張衛生紙"蓋"到小祈臉上。「不過就是場演唱會嘛,我知道妳很難過、但這樣也太誇張了吧!!」

  小祈只是小聲的嗚咽著,肩膀拼命的抖個不停。「好不容易、有了勇氣...」

  「妳是說勇氣還是AW的主唱大人?」學不乖的阿山又開了個玩笑。

  小祈只差沒有痛哭失聲了,這次阿山瞬間將自己的西裝外套罩在小祈頭上,任她趴在她膝上啜泣了好一陣子。

 

  「勇氣... 勇氣大人,以後我該怎麼辦... 」她破碎的嗚咽著。

  阿山嘆了口氣,只是默默的遞給她整盒的衛生紙。

 

  其實阿山也是AW的粉絲,但從學生時期就是熱門音樂社社長、最大興趣是參加大小音樂祭的他,並不像小祈那樣一心一意的獨愛AW。當初意外的看到小祈電腦桌面竟然是AW的專輯封面照,讓他驚愕不已,這個小自己兩歲的後輩學妹平時看起來既低調又安靜,完全看不出來是會喜歡熱血龐克音樂的孩子。某次午休小小聊了一下,更印證了他原先的印象──小祈除了AW以外,從來沒聽過任何樂團音樂。

  也許是難得遇到同好(畢竟台灣並沒有代理發行AW的專輯,兩人工作的公司又是以年紀稍長同事居多),大山忍不住興奮的介紹了小祈自己的喜好珍藏,更意外的發現小祈雖然本來對樂團音樂沒有研究,但不管是龐克、EMO、雷鬼甚至是金屬樂,她幾乎都聽得下去,常在休息時間聽見她耳機裡微微漏出來的音樂聲,正是自己前一天才介紹給她的樂團。

  「嗯... 也許是因為家裡我哥、我弟、甚至我爸媽各自喜歡的音樂都差很多,所以我從小什麼都聽吧。」小祈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奇怪。「我個人比較喜歡看歌詞... 只要歌詞喜歡,好像什麼曲風我都可以接受呢?」她歪頭想著。

 

  也是,阿山試過拿一些歌詞言語裡比較暴力、甚至髒話或色情主題的樂團給她聽過,就算聽的時候不見得聽得懂,但只要讓她看到皺眉的歌詞、她大約不會再聽那個樂團第二次。

 

  情感潔癖?在這種道德感薄弱做作的年代,阿山忍不住覺得這樣的學妹蠻可愛的。  

 

  「別難過啦,只是停止活動而已,這幾年來他們一直不停在世界巡迴,只是暫時休息而已、又不是解散,人都還在總有一天會復出的嘛,嗯?」好不容易看小祈的淚水消停了一點,阿山趕緊拼了命的安慰她,就怕等等被路過的同事看到、傳出些有的沒有的八卦。

  「我、我知道... 」小祈的雙眼瞬間又盈滿了淚水。「只是想到可能再也聽不到勇氣大人的音樂... 想到,要是再也沒有人寫這麼美的詞、做這種熱血的音樂... 」

  不等小祈淚水潰堤,阿山已經又抽了兩把衛生紙蓋在她臉上。

 

  「... 不然,妳做吧。」沉默了幾秒,阿山這麼說。

  「... 啊?」小祈茫然的抬起當機的頭顱,一臉困惑的看著前輩。

 

  「不想要這樣美好的創作消失在世界上,就自己做啊。」阿山正氣凜然的將手交叉在胸前。「不要說什麼不行啦妳做不到這種話,之前我們在頂樓聊天的時候我也有聽妳哼過歌,基本上來說會唱歌的人其實都會寫歌哦!當然姑且不論寫得好不好聽啦,不過不管怎樣,我相信以妳這麼喜歡音樂、喜歡AW的心,熟能生巧、多練習就好啦!」

  原本以為總是安靜內向的小祈或慌張的一口拒絕的,沒想到她只是愣愣的看著自己,小嘴微張成可愛的O型,泛紅的雙眼微微發亮。

  「... 前輩你... 以前是吉他手吧?」

  「沒禮貌,我現在也還是。」

  「... 樂團,還有在玩嗎?」

  「沒有玩樂團也還是可以是吉他手啊!」

  「... 所以,要寫歌的話,還是要先學吉他比較好嗎?」

  「也不是一定要吉他啦... 」阿山抓了抓頭。「妳有學過什麼樂器嗎?」

  「我會彈鋼琴... 不過是古典鋼琴,」小祈吸了吸鼻子。「學了很久... 現在偶爾會在教會司琴。」

  「司琴?所以意思是妳鋼琴很厲害嗎?」換阿山有點疑惑。

  「應該還好吧... 有譜就簡單很多,以前媽媽逼著的時候有考過YAMAHA檢定,不過5級考了兩次才過、後來就沒繼續考了... 」

  「5級聽起來好像蠻厲害的?那妳樂理應該很強吧?」

  「呃、普普通通,應該吧... 」小祈有點退卻。

  「總之,如果妳有興趣的話,禮拜六可以來我家看看?我自己是有在學一些編曲軟體跟簡單的錄音設備啦,妳可以摸摸看再考慮要學吉他還是用鋼琴錄音,現在用Keyboard音源直接輸入電腦錄音很方便哦。」

  原本以為會不願意嘗試的後輩,竟然明顯的表達出興趣,阿山當然不肯輕易放過。其實自己自從退伍前退出學生時期的copy樂團之後就沒再玩過,但他內心依舊還是很希望有一天能再組一個自己的樂團,首要目的當然是加強自己的實力,不管是在創作或是吉他功力上。

  如果能就此找到第一名夥伴,感覺是很有希望的第一步吧?他只是這麼單純的想著。

 

  一直到他回到家,心血來潮的查了一下YAMAHA鋼琴檢定制度......

 

  「想、想成為專業演奏者和指導者的專業級數?!」哇塞... 原本以為是一個不上不下的中間程度,沒想到仔細Google了幾篇文章,原來級數最簡單的是從9級開始算,通過6級就已經有基本當鋼琴教師的資格,往5級以上考去更是已經踏入了專業者的領域.....

  該不會,意外撿到寶了吧?阿山震驚的掩著嘴巴,卻掩不住上揚的嘴角。

 

創作者介紹

純真年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