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執事RPG裏設定文/

藍就這樣躺在床上,靜靜的望著窗外。

又或者,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在望著什麼,因為他已經這樣躺在那裡超過一年了。

 

自從一年多以前的那場意外之後,藍就失去了行動和言語的能力。雖然偶爾他會很激動的扭動身軀或發出低吼的聲,但醫生說那是創傷的一部份,類似癲癇發作的一種病症。而雖然我們每次都覺得那是藍對某個人或某些事而有意識的做出反應,但醫生只是沉默片刻,然後再次告訴我們,抱持著音希望是好的。

藍是我們鈕祜祿家最小的孩子,卻不像是多數任性活潑的老么一樣,他生性怕羞,天真無邪,話極少、反應也不快,總是對著親近的人撒嬌甜笑,幾乎大家叫他做什麼他都會毫不懷疑的照著做。

在這冰冷現實的大家族裡面,這個只跟我和奏差了兩歲的弟弟,是我們雙胞胎除了彼此以外、唯一親近的家人。

 

「... 藍,哥哥要走了。」

 

逐出家門的命令還沒下來,但我跟奏都已經心知肚明,事情發展至此,我們兩個做出的種種反應早就已經超出父親與母親會接受的範圍之外了,多次的反覆考慮與爭吵之後,我們早就已經準備好要接受離家的時刻來臨,唯一讓我們猶豫的,只有帶不走的藍。

 

床上的藍一如往常的仰躺著,我將僕人們全部趕出房間外,只留下醫生遙遠的待在房間的另一頭。

時間已經不早了,早已過了藍被規定好的睡眠時間──是的,即使只能躺在床上,父親和母親依舊訂好了他的按摩、擦洗、檢測和睡眠時間,在規定時間以外的藍即使看起來再昏昏欲睡、一旁的看護也會粗魯的把他搖醒。我跟奏分別站在他床的兩側,他的目光直直的穿透過我,望向一片漆黑的窗外,像是我剛才沒有對他說話一樣。

 

「藍,我沒辦法答應你一定會回來看你,你知道的,除非我們再回到這個家裡,否則父親和母親是不可能讓我們知道任何有關你的消息的。」

 

我輕輕將掉到他鼻尖的髮絲撥開,喃喃自語一樣的對他說。

 

「但哥哥很愛你。真的很愛你。你不要忘記了,你曾經答應過我什麼。」

 

奏有些困惑的瞄了我一眼,但隨即又將視線轉開。

 

連奏都不知道的曾經,在我對葵姐姐告白被拒絕之後的隔天,還不到十歲的藍在陰暗的閣樓找到正在哭泣的我。

 

「哥哥,不要哭。」小小的他將我抱個滿懷。「藍怎麼做哥哥才不會哭?」

我抬起不斷滴淚的雙眼看著他。

「... 答應我,以後不管我什麼時候問你:你愛我嗎?你都要回答我,你愛我。」

藍笑了,像是天使一樣笑的無比燦爛純潔,用力的點點頭答應了我。

 

你答應我的,藍。

 

我輕輕吻了他的額,才抬起頭,正好看到大管家一臉冷肅地、握著綴有家徽的卷宗走進房來。

 

藍,你答應我的。

不管我什麼時候、人在哪裡,你都要回答我的問題。

我還在等你回答我。

 

 

換上了一貫的、鈕祜祿氏家長子該有的表情,我走到奏身前,領下了屬於我們的發落。

離開這個家,我沒有猶豫。

因為我知道,你是愛我的。

 

藍,你要快點好起來。

創作者介紹

純真年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