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扮演短篇故事x6練習

A. 超級囉嗦

我一點都不在乎好不好,這到底有什麼重要的?

義起盤坐在床上,手上的少年漫畫幾乎已經貼住了他的鼻頭。媽媽拿著垃圾袋在自己房間裡來來回回的逤逤聲一次又一次挑戰著他的精神極限,最後,他終於忍不住爆發了出來。

 

「媽!不要收了!這是我的房間,要怎樣干他屁事啊!」

媽媽皺著眉瞥了他一眼,一臉的無奈。「嫌自己聲音不夠大他聽不到是不是?我還不夠麻煩是不是?」

她張口還想說,卻被客廳傳來的吼聲給打斷。

 

「干我屁事是不是?!死小鬼你要不要再說一次看看!都幾歲了自己的房間還亂成那個樣子,人家說貓窩狗窩比不上自己的豬窩,就是說你這種人啦!書桌亂成那樣是要怎麼好好讀書,也難怪你只上得了二中那種爛學校!書不好好讀硬要給我談什麼戀愛,你們要交朋友怎樣的我就不多問了,可是我跟你說了多少次,要正經交往就是要找個門當戶對的!家境怎樣我也不多說了啦,可是信那什麼基督教什麼的是怎樣,是不想傳承我們家香火了膩?以後拜拜祭祖是誰要去?下個月就要回老家幫阿公撿骨了,你是不是忘了遠房在屏東那個跟你同年的小表弟... 人家他考上一中了啦!你要我拿什麼臉回老家跟人家說我是大舅、你是長孫,還有你那個女朋友,是要不要拿香拜拜都不知道,說不定以後還要你入贅咧,想到都煩...... 」

 

到底是怎麼從房間亂不亂一路扯到要入贅的... 義起終於放下了手中的漫畫,房間裡也就一張床一張書桌,書櫃裡所有書本雜物都分門別類放得好好的,衣櫃裡也就黑白兩種顏色的衣服加上幾件舊牛仔褲;媽媽拿著垃圾袋無奈的在房間裡來回踱步,因為根本沒什麼東西需要幫他整理的!就連上次用手機自拍讓女朋友看到他房裡狀況都被驚嘖怎麼乾淨的像沒人在住一樣,也只有這個爸爸,這個長年在大陸經商、三五個月才回家一次的爸爸,按照季節準時在發神經!

 

「不應聲是怎樣?家教怎麼教的?我就說了吧,叫你跟我去大陸,念個美國學校、英文搞好一點,到時直接看要把你送到美國還是英國... 」

義起很想把耳機戴上,又怕爸爸又得不到回應等等殺來房間、當面唸更是沒完。
他突然想到女友之前跟他說自己得了花粉症、過敏噴嚏個沒完,每每季節更替便是如此;他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多希望自己家裡的花粉季節也快過去,他們才能再次開開心心的牽手出去約會啊。 

 

B. 花花公子

電話鈴聲響起,小溺第一時間就醒了過來,卻沒有伸手拿起手機。

因為那不是她的。

 

男友掙扎了幾秒,才呢呢喃喃的從被子裡伸出手來,將手機抽進棉被裡,轉了身背對她、這才將手機接通。

 

「喂~?」男友迷濛的聲音像撒嬌的大孩子一樣,和平日成熟模樣的他全然不同。

『... 喂?親愛的,該起床囉,你今天有第一堂的課不是嗎?』再想裝傻、再想自欺欺人,這也實在太高難度了。即使男友轉過身去將手機壓在耳下,清晨六點半的家裡也就只聽得見手機那頭和男友嘶語的嬌柔,小溺再怎麼想躲,擠在單人床上的兩人也才距離不到二十公分。

「妳怎麼那麼細心。」男友很小聲的耳語著,離她的耳畔那麼近,卻不是在對她說話。

『誰叫你是個小懶蟲。』電話那頭的女子呵呵的笑著。

「噓,只有妳知道,千萬別告訴別人我的祕密... 』

 

一刀,一刀,一個字一個字鑲刻在她的心上,血滴在她眼底,熱騰騰的卻哭不出來。

忘了誰跟她說過的,男人肯騙妳是福氣,等他連騙妳都不願意了,妳還離不開,那才是煉獄。

 

終於,男友把手機掛了,沉默了幾秒,突然大動作的伸了個懶腰、轉過身來一把攬住小溺的腰枝。

「小懶蟲,該起床囉!我們今天第一節有課呢,別睡囉別睡囉... 」

說完,他的手不安份的蓋上了自己的胸。小溺裝著惺忪,傻笑著順了他的意。

 

C. 很會裝笨的人

「阿散,你耍我的吧?」我沒好氣的瞪著眼前的男人,眼睛本來就小了,微笑的他更是看不出來到底有沒有睜開眼。

「耍你?怎麼可能,我昨天拼命加班做完的耶!」看他眼袋上的黑影都快拉到臉頰上了,我更加狐疑這傢伙當初是怎麼進公司的。

「加班到幾點?」我問。

「警衛大哥最後一次來巡邏的時候是說十二點半... 」他頓了頓,很努力的忍住不打哈欠。「我猜... 應該差不多吧?」

騙人。我扁了眼睛。雖說我們家工程師規定每天都要穿西裝上班,但以他西裝的凌亂程度而言... 這傢伙八成昨晚沒有回家。

「十二點半就趕得完... 真有進步,沒有再在公司過夜啦?」我挖苦他。

他苦笑,聳了聳削瘦的雙肩。「還可以吧... 再不努力點,老大要我走人了。」

「你自己有底就好。」我板起臉,不想讓他發現我的擔心。雖說他才進來兩個月,但報告和工作內容總是東漏西漏,進度永遠只有落後沒有趕上,雖然老大沒有明講對他的失望,但可想而知他今年的考績不會很好看。

「我當然知道... 」他突然大歎了口氣、垂下頭,我嚇了一跳,差點以為他要哭了。「只是前輩離開時交接的文件內容實在很專業,這些我們在學校真的從來沒有教過,雖然我真的認真看過了,可是很多前輩覺得理所當然、很簡單的事情,我卻一頭霧水、根本不知道從何問起... 」

像是驚覺自己跟上司抱怨了太多,他抖了一下,趕緊吸了口氣又挺起身子來。「不過我沒問題的!只是這幾天會加班看文件到比較晚,之後的進度我一定... 」

我心軟了。拍拍他的肩,我也只能這樣讓他心安一點。「老大那邊你暫時不用擔心,工作進度先趕上再說。」

「... 是!」

看他恢復了點精神,我笑著站起身來,手上拿著那份又要多花我額外半天時間替他重新整理補洞的爛報告。
算了,新人嘛,磨合期過了就好了。

...... 對吧? 

 

我苦笑了一下,一面緩緩走開,沒有看見背後的他笑瞇了眼、點開了螢幕上的電玩視窗。

 

D. 兩面討好兩面插刀的人

 

其實蠻笨的。

我輕輕咬著指甲,一面做作的堆起友善的微笑。

這傢伙已經不記得上次怎麼跟自己批評小夕的了。
一面說著她有多麼無辜善良、一面安慰我其實這一切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與其一直放在心上跟小夕生氣,不如就當作在做功德,就原諒這個少根筋的小女生吧。

上次,在我第一次和小夕吵架的時候,他跟我說了一大堆有關小夕光怪陸離、讓人忍不住懷疑他怎麼能知道這麼詳細的詭異流言,而且實在沒半句好聽的。在我第n次跟他報怨小夕之後,他竟然開始漸漸為她起話來了。

 

「你以前,不是說小夕是個很糟糕的女孩,心機很重、老是在裝無辜?」終於,我還是忍不住打斷了他。

「噢,那都是誤會啦,」他有點促狹的笑了笑。「就算多少有些是真的好了,我們總要給人家一點改過的可能機會啊。」

「她要你幫她講話?」我挑眉。

「呃... 畢竟人家沒有朋友也很寂寞很可憐啊。」他抓了抓頭,一臉討好的堆著笑。「我當然知道她有很多缺點啦,妳會抱怨她絕絕對對是有理由的,只是想說她也有改過的意思啊,希望我幫她做個傳話什麼的,我想我還有這點面子可以賣吧,對吧對吧~」

真的還蠻笨的。我繼續做作的微笑。

「講得太嚴重了,你也想太多了吧!」嬌笑著搥了他的肩頭,我轉過頭臉立刻垮了下來。

你的面子早就被你丟光了。 

 

E. 很會指使別人做事的人

「狗狗學長你看,玫瑰派家又出新口味了耶~」

「真的耶,不過我記得學妹妳不是不愛吃南瓜?」

「就是說啊,可是它又寫是南瓜配奶油,感覺可以試試看耶~」

「真的哦,那我明天去買來給妳吃?」

「蛤,這樣很麻煩耶... 那麼遠,開車過去也要一個小時吧,而且停車又麻煩。」

「不會啦,而且我記得妳之前在阿拉夏買的衣服應該也差不多要到貨了吧?我可以順便幫你去拿啊!」

「對耶,他們今天才打電話給我,我記得綠色那件外衫好像也差不多有貨了,好想買哦。」

「還是我載妳,妳跟我一起去,順便這... 也算是... 約會吧... ?」

 「嗯,好棒哦!啊... 可是,明天教授叫我把之前交待的東西印給他、還要咪挺... 」

「妳說那個研究報告?那個我幫妳做就好啦,剛好我之前二年級的時候也有做過類似的專題,他只是要看研究數值,我印給妳整理一下就好了嘛。」

「真的!學長人好好哦~那就拜託你囉!超感謝的~」

 

「哈哈~小事啦!那明天我九點半去接妳?」

「好哇好哇~那就說好囉,拜託你~」

 

 

隔天早上九點,學長的手機收到了一封新的簡訊。

 

『不好意思哦學長,我生理期來了不太舒服,今天就拜託你去幫我拿衣服和買玫瑰派囉,還有教授那邊也麻煩你了。謝謝你唷~』

F. 自由發揮

兔子出給我的題目:豬一般的隊友。

 

我覺得有煙陣陣從我耳朵裡飄出來。

洛可眨了眨長長的睫毛,一臉責備的對我嘖了嘖嘴。

「你這樣不行啦,不是跟你說了用Y代入Z時間一定會來不及嗎?」

...... 那是我昨天跟你講的話吧!!

「... 不,這邊我來處理就好了,你去把X那邊的貨點清楚就好了。」我按住額頭,拼命忍住快要衝破血管的憤怒。

「沒關係啦,昨天就說過這邊我一個晚上就OK的啦,只是多花了點時間,下午就可以給你了啦。」

我忍不住用眼角瞄了瞄散落一地的貨品,其中甚至不乏早在昨晚就應該裝箱今早就該打包好貨運出去的品項。

「... 可是客人已經在摧了,A貨明天早上就要到店的,下午三點之前不叫貨運來收可能會來不及... 」

「沒問題的啦,你把你的事做好就好,點貨也比較輕鬆不是嗎?你就去一旁休息、等我確定OK了再跟你要貨運電話就好啦。」

她一臉關心的將我推到門外,一邊安慰似的拍了拍我的背,最後還補上了一句。「你看起來好累哦,這樣對身體不好哦!還是多休息吧!」

.... 小姐!妳不知道我的黑眼圈是為了什麼嗎!
要不是妳把我的貨品進度拖了一個禮拜,我們早就開開心心收拾回家度假了,哪還需要陪妳在這鳥不生蛋的鄉下工廠出差!!

我真的很想對著她的臉大叫,叫她眼睛睜大一點看看其他組員們每天花多少心力在幫她擦屁股,為的不就是最後的最後我們起碼可以準時回家休息;結果真真正正不怕鬼一樣的客人,只怕這樣該死的隊友.........

 

好啦,她把門關上了。我看著她將一箱該清點的貨品毫無所覺的一同關在門外,實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哭才是正確時機。

 

創作者介紹

純真年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