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弦有缺弦的好。雖然男女主角沒有自覺,但是公司的長輩們善意的看待這對做事認真、一個有時想太多一個有時衝過頭的互補情侶(完全是誤會),不但讓兩個傻孩子有了更多獨處(用來討論樂團)的空間,甚至在有些忙碌的時期也能順利準時下班(長輩覺得兩個傻孩子熱戀中嘛),雖然有些摸不著頭緒,不過阿山跟小祈還是很樂得一頭栽進了「組樂團」這個夢裡。

 

  「山哥... 所以說,一個吉他手跟一個鍵盤手,要怎麼組團?」小祈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

  「呃... 基本上來說,我們還缺一個鼓手、一個貝斯手,還有要找主唱... 」阿山皺起了一對濃眉,隨手抓了抓本來就很亂了的短髮。「鼓手跟貝斯手是樂團裡很重要的節奏組,如果是本來就認識很久或是個性契合的是比較好啦... 我是有認識的人... 他們也認識蠻久了... 但那兩個人,怎麼說呢...」他猶豫了很久,嘆了口氣。

  「感情... 實在是不知道要說好還是不好。」

 

   週六下午,阿山跟小祈一同出現在西門町的一間咖啡廳。在這之前阿山就已經跟小祈討論了很久,確定了他們想要做熱血的龐克曲風,但是可能會實驗性的加入大量鋼琴或是後製的電子合成器音效。基本上來說兩人聽的音樂還是以日本樂團為多,所以混合元素而言對日系曲風是很常見的事情,只是阿山也明白小祈沒有玩樂團的經驗,有些事情邊做邊學還是比只用講得容易得多;不過他打算找的這組鼓手和貝斯手卻又是在玩團經驗上已經十分豐富的人,所以他一邊擔心雙人組對這樣剛起步的樂團不會有興趣,另一方面也擔心小祈會被兩人無法預期的言語打擊。

  不過鑽牛角尖本來就不是阿山的性格,他只是跟小祈準備好了他自認一個團剛開始該準備的方向,其他就交由對方去考慮吧。反正這兩人不行,也還是有別人可以找。

 

  「哈─囉!!」正當阿山跟小祈正在各自發呆的時候,一個很有精神的女聲突然間從阿山背後撲了上來。

 

  「喂喂喂等一下!我的咖啡都潑出來了啦!!」阿山發出慘叫,被撲的同時他正舉起自己的咖啡杯,雖不致於打翻、但已經有部份噴濺到桌上了。

   「哇哇,對不起對不起啦!衛生紙衛生紙... 」始作俑者緊張的衝向櫃臺帶回來了一疊衛生紙,用非常誇張的方式將杯子墊高了起碼一公分。

  「搞什麼東西啊,這麼久沒見妳還是一樣粗魯... 好痛!」

  「我只是一時沒注意!還有什麼叫『一樣』粗魯啊!我以前很內向的好嗎~」

 

  看著眼前的兩人完全記自己存在的打鬧了起來,小祈忍不住又把嘴巴張成了o型。

 

  「啊啊我忘了介紹... 這是我公司的同事,也是我現在的鍵盤手,小祈。」發現小祈的錯愕,阿山急忙介紹了一下。「這邊這個勉強算是女的... 好痛!不要打我頭啦!!這傢伙是我大學學妹啦!她是彈貝斯的,叫她阿虎就好了啦!!」

  「誰是阿虎啊!不准給我亂叫!」新來的女生又氣沖沖的試著扁了阿山的頭幾次,但都被阿山擋住。「小‧虎!!大家都叫我小虎!!再亂叫我要回去了!!你是叫我來氣我的嗎?!」

 

  阿山跟小虎開始十指交握的角力了起來,雖然說阿山人高馬大又是男生,但是坐著的他十分難以施力,小虎一邊賊笑一邊還用膝蓋嘗試踹他肚子。

  「不好意思,客人... 可能要請你們安靜一點... 」

 

  在一片混亂中,果然只有店員的提醒能讓人稍微回復一點理智。小虎滿臉通紅的坐了下來,阿山也不好意思的放低了講話音量頻頻向店員道歉。只有小祈從頭到尾插不上一句話,只能流著冷汗在一旁乾笑著。

 

  「不好意思讓妳看笑話了... 再介紹一次,我是小虎,今年23歲,高中開始玩團練貝斯的,跟阿山是大學同社團的學長學妹,不過我們也只一起玩團過... 一年?一年對吧?」她歪著頭尋求阿山的意見。

  「差不多吧,妳加入沒多久阿克就出國當交換學生了啊,後來我也忙著要準備期末畢製,去社團幾乎都在喇賽吧。」阿山說。

  「對啊,那時候超傷心的啦,阿克學長的鼓超讚的耶,就這樣出國了... 啊他現在回來了嗎?MI不是只念一年?兩年?」

  「我不知道啦,偶爾臉書會看到他的消息,但我也沒特別注意,應該還沒回來吧。」阿山喝了一口咖啡。

  「欸?阿克學長還沒回來... 那你今天不是說你要組新樂團找貝斯手跟鼓手來談... 還說鼓手是我認識的... 」小虎越講越慢,最後皺起眉頭,惡狠狠的瞪著遲遲不敢把咖啡杯放下的阿山。

  咦?這緊張的氣氛是怎麼回事?小祈從頭到尾沒有在狀況內,除了傻笑還是只能傻笑。

  「是說我們不是約一點嗎,那傢伙又遲到了啊... 」阿山自顧自的拿起手機假裝在看時間。

  「又... 」小虎的語氣溫度越來越低。「你該不會是找... 」

 

  「抱歉抱歉!我不小心睡過頭了啦!吼~我家的貓把我的手機充電線踢掉了,害我鬧鐘沒響... 咦?這不是阿虎嗎?」一個頭髮不知道是自然捲還是睡亂的男生衝了進來,一隻手豎在臉前表示抱歉,隨即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的看著小虎。

 

  「鐘伯恩。」小虎連頭也沒抬,咬著牙瞪著拿手機擋在臉前的阿山。

 

  「欸阿虎好久不見膩~」被喚作鐘伯恩的男生一屁股坐在小虎旁邊的位子上,一副很熟的用手肘頂了頂她的肩膀。「妳工作找得怎樣?要不要學長我罩妳啊?」

  「罩個屁啦!而且你休學又延畢,根本就不是我學長了好嗎,叫你學弟還差不多!」小虎沒好氣的賞了他一個白眼。

  「欸欸欸很兇膩~我是不是有畢業了嘛!」伯恩嘖了幾聲,轉頭看向桌子對面一臉無措的小祈。「嗨嗨妳好!我是伯恩!蘇承山的大學同學啦!」說完就把手伸出來用力的跟小祈握了兩下。

  「你... 你好,我是蘇祈,叫我小祈就好,我現在是山哥的同事... 」雖然有點被伯恩的熱情嚇到,但小祈還是勉強擠出了笑容。

  「山哥耶~所以你們兩個... 」不等伯恩講完,小虎跟阿山同時賞了他一個非常大的白眼,伯恩雖然乖乖把話吞了回去,但臉上狹促的笑容還是換來小虎幾個肩膀上的拐子。

  「好啦,言歸正傳,你們都知道我不喜歡在網路上討論正事,所以約大家出來聊。」阿山無視伯恩欠揍的表情,開啟今天的重點。「我退伍之後一直有想著要再找個樂團來玩,但因為空白了一年,加上一直也沒有特別想玩的曲風,就一直沒找到團;進公司認識小祈之後聊過才覺得像AW那樣的曲風和歌路我也蠻喜歡的,如果能走那種路線的創作團應該會蠻有趣的。不知道你們兩個現在有沒有團?有沒有興趣玩美龐?」

  「美龐不就那樣?再玩也沒什麼新意啊,還是你要跟我說你突然畢業之後熱血了起來?你以前不是這種路線的吧?」伯恩有點嘲諷的開玩笑。

  「我說的是做像AW那樣的方向,但AW也沒有鍵盤手,小祈的鋼琴很強,但玩團經驗是零。我的想法是能在美龐裡試著加入鋼琴跟合成器的效果,以龐克為底、但做出更重旋律的曲子。」

  「那為什麼要找我?」小虎雙手交叉在胸前,皺著眉頭。「你知道我不是練龐克的吧?對貝斯手來講美龐不算什麼有趣的曲風耶?」

  「我的意思就是以龐克為基礎,但是加入其他元素。目前我是希望以一把吉他為主,這樣的話貝斯編的Riff就很重要,你跟Keyboard一高一底的搭配說不定能有很多火花,並不是說我們要做純龐克,重點是我知道你們也都喜歡AW,AW的創作主軸和想表達的精神才是我跟小祈想走這曲風的主要目標。」

  聽著三人你來我往的討論著,小祈只能咬著吸管啜飲著她的冰紅茶。一直到這個時刻她才發現自己對於玩樂團這個決定有多麼草率,雖然她一直都是乖巧認真的好學生,但是面對玩樂團這個未知的領域她根本無從準備起,而早就在樂團圈裡面的阿山也只是跟她說放輕鬆一邊學習就好,但是坐在這三個人旁邊,她才體會到自己真的是一無所知。

  「如果是要做AW的Cover的話我們大學時代是有做過,不過... 」小虎看了小祈一眼。「Keyboard要幹嘛?」

  阿山笑了一下。「不用擔心,我們之中對AW最有愛的就是小祈了,而且AW是兩把吉他,我們少一把吉他多一個Keyboard,在改編上是有空間的。」

  聽阿山說得這麼輕鬆,小祈本來有些發汗的手掌心更是緊張的握緊了玻璃杯。「我、我有嘗試過一些改編,不過還是要主唱旋律的配合... 」

  「啥?所以主唱還沒找?我還以為會是小祈要唱?」小虎有點意外的張大了嘴巴。

  阿山聳了聳肩。「我覺得可以先試試看改編可不可行,覺得這樣的風格有趣我們再找主唱也可以。畢竟我們不是完全copy AW,隨便找主唱來試人家也不知道怎麼唱。」

  「好像蠻好玩的哦。」伯恩抿了抿唇,上半身前傾的靠在自己膝蓋上。「我OK啊,不過我目前有一個Cover團在打哦,應該是佔不了太多時間啦。你們打算在哪邊練團?」

  「試試看我是無所謂,反正我現在還在找工作,時間很多。」小虎故作輕鬆的攤了攤手。「你們已經有編好了嗎?什麼時候能傳給我們聽?」

  阿山跟小祈對看了一眼。

  「說實話呢,我們已經錄好了。」阿山拿出耳機,插在自己的手機上。「貝斯是我彈的,鼓也是用內建的,但大概做出了我們想要的概念。」

 

  「聽聽看吧!」

創作者介紹

純真年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