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事情沒有傻孩子阿山想得那麼簡單。

  聽過小祈彈琴之後,就算完全不會鋼琴的阿山也聽得出來小祈真的很厲害... 在古典樂上。

  要她彈簡單的流行樂鋼琴伴奏... 基本上來說是難不倒她,雖然吉他譜她看不懂,但簡譜跟根音和絃給她、她的試奏能力是一等一的強,在一些過門處加入即興變奏也是基本功,不過要她為一首編曲加進鋼琴旋律... 只看見她又張著可愛的o型小嘴,呆呆的看著你。

  「就像妳在哼歌一樣啊... 試著加進一些襯底或是旋律,跟妳即興意思差不多吧?」阿山鼓勵她。

  「可是已經有歌手的主旋律了啊?襯底也有吉他了啊?我還要加什麼?」她滿臉問號,一邊聽著阿山播放的音樂、一邊驚慌的在鍵盤上摸索。

  「嗯... 那合音呢?你試試看用類似合音的方式做右手的旋律就好?」阿山歪著頭。「只要在和絃內,不要跟主唱的氣氛有太大的衝突,基本上來說都可以試試看啊!」

 

  又是那張o型嘴。

 

  「還是... 換個模式,試試看電子音效?」阿山調整了一下電腦設定,叫出了幾個基本的合成器音效,小祈試探性的壓了幾個鍵,瞬間被喇叭發出的電子音嚇得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純電子音樂... 我有點怕。」小祈皺緊了眉頭。「好像夜店會放的音樂那樣,太尖銳刺耳我頭會有點痛... 」

  「欸?可是我上次介紹給你的Disco樂團妳不是都很喜歡嗎?」阿山有點驚訝。

  「嗯... 加進樂團裡面我是比較能接受,但有時候感覺聲音還是太大了,我就會把它轉小一點...」

  聲音太大?阿山覺得有點疑惑。妳聽重金屬的音量都從耳機傳出來了,Disco卻要轉小到比流行音樂還低?

 

  「可能妳耳朵對高頻比較敏感吧。」他猶豫的提出可能性。

  「高頻?」

  「是啊,像是妳聽到人家尖叫,跟聽到人家大吼,哪個會讓妳覺得比較不舒服?」

  「那要看是發生什麼事啊... 」

  「那不是重點啦!重點是音頻,音頻!」

  「... 我的確是不太喜歡人家尖叫,還有一些腳踏車煞車的聲音,聽到我頭也會有點痛...」

  「那就對啦,可能你天生對高頻的聲音比較敏感吧,電子音也有很多是以突出的高頻以求在曲子裡比較突出的音效,可能就會讓妳比較不能接受吧。」

  「原來如此。」小祈的臉上亮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前輩你真的好厲害哦~」

  「嘿嘿,還好啦。」

 

  其實這根本就是基本中的基本不是嗎... 阿山在心中吐槽了覺得有點得意的自己。

  

  「沒關係啦,我們都還在學,慢慢來學妳想學的就好囉。」

   阿山一邊安慰小祈,一邊拿起手邊的吉他,輕快的刷起和弦。

 

  安靜的聽了一陣,小祈突然覺得有些疑惑。「咦... 前輩,這旋律好熟哦,是你寫的嗎?」

  「哈哈,這也不是誰寫的問題,這個和弦的行進就是無敵四和弦啊,C、Am、Dm、G... 很多歌都是這幾個和弦組成的哦,像是AW的Small planet基本上也是這幾個和弦。」

  一邊輕輕地刷著吉他,阿山哼起了Small planet的旋律,雖然跟樂團營造出來的歌曲氣氛很不一樣,但的確就是Small planet。

 

  「好好玩。」小祈忍不住笑了,從副歌的段落也跟著唱了起來。

 

  This is our small planet

  (這就是我們的小小星球)

  No matter what I did

  (不管我做了什麼)

  We'll forget all of them tomorrow

  (我們明天都會全部忘記)

  Our small planet

  (我們的小小星球)

  Maybe I'll meet you someday

  (也許某一天我們會相遇)

  But will you remember me?

  (但你還會記得我嗎?)

  When we're not us anymore...

  (但我們再也不是現在的樣子)

 

  「有時候聽不太懂Yuki在唱什麼欸。」阿山停止了音樂,抓了抓下巴。

  「會嗎?」小祈有點訝異。「嗯... 我覺得應該是在說人長大了,忘記自己的初衷,然後有一天突然想起來了,覺得有點羞愧吧?」

  阿山皺起了眉頭。「完全不懂。」

  「呵呵,我猜的啦。」

 

  也許某一天我們會相遇,但你還認得我嗎?當我再也不是本來的我...

 

  小祈照著阿山說的和弦彈著鍵盤,輕輕的唱著。

 

  「嗯,上次問妳要不要組團的事情,妳有考慮過了嗎?」阿山問。

  「也不是說一組團就要上舞台或怎樣的哦,只是想說能先找齊一些同好,開歌單練一些Cover歌,要是大家都喜歡就能慢慢累積創作,之類的事情。」

  玩樂團嗎... 其實這是小祈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雖然從小家裡的人都喜歡聽音樂,她也從上幼稚園開始就被扔去學鋼琴,但真的說要靠音樂吃飯,她其實很明白,務實的爸媽是不可能讓家裡唯一一個女孩子去做這種收入不穩定、又要投入大量時間的工作的。

  「所以不需要辭職吧?」她有些不安的問。

  阿山差點把還沒吞下去的茶吐出來。「妳一下也想太遠了吧!只是下班後放假時有時間一起玩一下音樂啦,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聽到前輩這樣說,小祈也忍不住笑了出來。自己就是這樣有點跳Tone又想太多的個性,明明當初學鋼琴也只是因為爸媽覺得搬到台北的新家剛好有人家留下來的舊鋼琴,哥哥跟弟弟又對鋼琴完全沒興趣,所以生為獨生女的她很自然的就被扔進了音樂教室;但誰知道這個自小就安靜溫和的小女孩,對於一花時間投入的東西就會沒止盡的認真下去,YAMAHA的檢定考其實也是不懂鋼琴的爸媽隨意給她的一個目標,沒想到她盡了全力在高中時就達成了,之後才漸漸比較放鬆下來,爸媽不知道其實暗暗操了多少心,就怕她突然一句要當專業音樂家,家裡可是沒那個錢養她出國比賽的。

  「好啊,要是前輩不嫌棄我對樂團的事情幾乎一竅不通的話,就麻煩前輩了。」說完就是深深的一鞠躬。

  有些慌張的阿山差點摔了自己的吉他,也趕忙站起身來回她一鞠躬。

  「... 是說,我以前就想講了,」他臉上簡直十條直線。「可不可以不要再叫我前輩了?我也只早你幾個月進公司,也沒大你多少,全公司都叫我阿山只有妳一直叫我前輩,我真的是不太習慣欸... 」

  小祈竟然一臉很為難的看著他。「那... 阿山學長?」她試探的問。

  「阿山就好,拜託你。」簡直要被打敗了。

  還是一臉為難,一張小臉眉頭皺得死緊,嘴巴一張一閉的就是說不出口。

  「... 所有朋友都叫我阿山啊,沒那麼難吧... 」阿山真的很無奈。「好啦... 我現在在教高中熱音社當指導老師,小朋友是會叫我山哥啦... 我最讓步就讓妳這樣叫了,可以吧?」

  小祈豁然開朗地笑了,一臉開心的點了點頭。

 

  但這種比跟所有人一起直接叫綽號的特別稱謂聽起來有多曖昧,而造成之後公司八卦話題的小小暗流,這倒是這兩個腦筋缺弦的孩子沒有想到的事。

 

 

創作者介紹

純真年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3541958
  • 很可愛
  • 謝謝XD

    潔小摳 於 2015/11/13 01: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