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鬧鐘響了三次,前兩次拿來當鬧鈴的歌我已經差不多聽膩了,即使人家說那算是金屬樂、也絲毫沒辦法將我的睡意驅走任何一丁點。只有最後一首,昨天晚上新換上的ColdRain樂團的「Die tomorrow」,主唱Masato一開頭的清唱立刻就能讓我恢復清明。

  但好聽的歌還有一個壞處,就是我會聽完它,然後當世界歸於平靜,我的腦電波也會趨近於平靜。

 

  我已經很習慣在陽光中再次入睡了... 而且還不是什麼大清早的晨曦,而是接近中午的大太陽。

 

  我的床舖就在落地窗旁,雖然算是坐北朝南,但白天時的陽光還是挺刺眼的,以致於我每次賴床都會睡不太好,十次裡有九次一定會做夢。做夢其實是一件很煩的事,讓你明明花了時間在睡、卻感覺跟本沒有真的休息到,而且還不見得會夢見讓你心情美好的東西。

  所以我已經學聰明了,既然都要花時間在賴床、做夢上,何不控制一下自己想夢見的事情?所以我總是在又快要睡覺前開始想一些令人愉快的事情,像是已我最崇拜但已經停止活動的樂團突然來台灣表演啦,或是前幾天在店裡認識的那個正妹突然自己加我FB之類的,雖然夢的情節我沒辦法完全掌控,但在快要睡著那段意識一半模糊的時間內,往往我都能小小的美夢成真一下。就算偶爾也會發生夢的最後被正妹甩了、莫名其妙搭的電梯壞掉往下墜之類的恐怖結局,不過這樣我會比較甘願趕快起床,也不算是什麼壞事。

 

  不瞞各位說,我的生活還真的是沒什麼目標可言。

 

  打工的CD店下午三點才開門,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人真的在買CD了,店長乾脆把我們的上班時間越縮越短;雖然薪水也跟著減少了... 但反正我住在老爸買來出租的套房之一裡順便還當當二房東,薪水只要夠我自己吃就夠了,既然如此也不用要求太多,了不起再多兼一份差去便利商店打工也行。

 

  簡單的說,沒什麼壓力,就沒什麼動力。

 

  啊─啊,忍不住又想睡了。Masato的歌聲才剛停止,睡魔就爬上了我的眼皮。那麼這次,讓我夢到飛到日本去參加有名的龐克音樂祭好了,陣容一定要精彩強大的啊......

 

  半夢半醒之間,我的腦海裡浮現電影裡國外音樂祭的場景,總是辦在山丘和樹林環繞的森林區,從一個舞台走到另一個舞台起碼也要十分鐘,每個舞台的設計和概念都有所不同、舞台邊也都有大螢幕Live轉播其他舞台的表演,我就這麼想像著整個場景,然後像是腳步從空中降落到地面上一樣,緩緩的走進了樹林間、前往通向ColdRain表演的舞台路上。

 

  他們的舞台像是一個太空艙的拍攝場景,從遠方看去只看見黑色的方型舞台和背景往天際伸去,而中間舞台部份就像是切半的太空模擬艙,而ColdRain的所有團員就像是真的在太空中一般、穿著他們的表演服、背著無線收音的樂器和麥克風,毫無違和感的飄浮在舞台上。鼓手Katsuma和整套爵士鼓組整齊的浮在舞台的最後方,他不時跟著音樂的節奏帶著整組鼓一起在空中轉圈圈,現實中應該要覺得很不可思議的景象、但夢裡的我們只是像驚嘆他轉鼓棒的手腕和打鼓力道精彩又強大一樣,不帶有任何驚訝的成份在。

  等我走到舞台前,整個表演場地已經變成了真正的太空艙,我們被純白的船艙給包圍了進去,上下左右都是各種形狀大小的音響和燈光,觀眾們被隔在離表演舞台一定距離之外,即使大家high得像是要暴動一樣,卻沒有人衝得近他們的舞台區域。No Escape、Rescue Me、Final destination..... 台上的ColdRain又跳又唱的表演著他們一路走來的經典成名作,我跟著所有人在台下跟著唱、跟著跳,怒吼的揮舞著混雜著淚水與汗水的毛巾,突然間,所有喇叭都安靜了下來,我眨了眨眼,發現自己站在舞台上,面對著握著麥克風正在喘氣的Masato。

 

  我正想說什麼,尖叫著表達我的崇拜也好,掏心肺腑的告白我的感動也好,但我都還沒來得及說出一個字,Masato便雙手握緊了麥克風,直直的望進我的眼底,唱著。

 

  

 『Nothing lasts forever (沒什麼是永遠存在的)

 

  So don't you ever take a thing for granted (所以你別以為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

 

  Have you ever wondered? (你難道從沒想過嗎?)

 

  What if we could all just die tomorrow!(如果我們明天可能都會死去!) 』

 

 

  很老套的,我醒了。

 

  全身被汗濡溼,我輕微的喘著氣,轉頭一看,距離我剛躺下去繼續賴床只有一分鐘。

 

  永遠不會回來的一分鐘啊。

 

 

  抓了抓頭,我揮去腦海裡那個很不像我的想法。

  翻過身想重新入睡,不知道為何心臟卻鼓動的讓我沒辦法忽視意識的清醒。

 

 

  忘了按掉的鬧鐘突然又響了起來。

 

  我坐起身來,盯著那支不停發出音樂的手機,然後不自覺的跟著唱了起來。

 


 

 

Nothing lasts forever

沒什麼是永遠存在的

 

So don't you ever take a thing for granted

所以你別以為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

 

Have you ever wondered?

你難道從沒想過嗎?

 

What if we could all just die tomorrow!

如果我們明天可能都會死去!



These situations are elevating

這種情況正在增加

Where dreams are lost all hope is gone

當人們不再做夢,希望也都熄滅

We can't go on living like this

我們不能再這樣生活了

Manipulated by information

被未知的資訊操控著

 

All right is wrong all wrong is right

當對的都等於錯的,錯的也都是對的

We can't go on living like this

我們不能再這樣生活了

The people keep walking

人們持續前進

On tracks that are made by fools who don't care

照著做給笨蛋走的軌道前進著,他們卻不在乎

I don't know why we keep damaging ourselves

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一直傷害著自我

 

Nothing lasts forever

沒什麼是永遠存在的

So don't you ever take a thing for granted

所以你別以為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 

Have you ever wondered?

你難道從沒想過嗎? 

What if we could all just die tomorrow!

如果我們明天可能都會死去!


When everything you see is a lie

當你眼前所見的都是謊言

All you have to do is close your eyes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閉上雙眼

Listen to the voice inside

聽聽你心裡的聲音

Cause our hearts must stay alive

因為我們的心臟一定要持續跳動

Our hearts must stay alive
我們的心臟一定要持續跳動


All this time

這麼久以來

We only try to find a way to hide it all away

我們只顧著找方法將它藏起來

All this time

這麼久以來

We only try to find a way to runaway

我們只顧著找尋逃開一切的路

Now everything must change

現在起一切都將改變

 

Nothing lasts forever

 

沒什麼是永遠存在的

 

So don't you ever take a thing for granted

 

所以你別以為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 

 

Have you ever wondered?

 

你難道從沒想過嗎? 

 

What if we could all just die tomorrow!

 

如果我們明天可能都會死去!

 

When everything you see is a lie

 

當你眼前所見的都是謊言

 

All you have to do is close your eyes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閉上雙眼

 

Listen to the voice inside

 

聽聽你心裡的聲音

 

Cause our hearts must stay alive

 

因為我們的心臟一定要持續跳動



It's time now

就是從現在開始!

 

詞/曲:Masato

 

 

創作者介紹

純真年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