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腐/虐‧高綠】
37756910_p27  

蟬,漸漸地不再叫了。

夜晚的氣溫漸漸變得涼爽,我常常捧著書就在窗邊的椅子上發起呆來,望著天空從鑲著金邊的橘紅轉暗,再從深藍轉黑。

也不是說睡不著。

該怎麼說呢... 按部就班的照著就寢時間上床、依序從頭頂、脖子到後腰漸漸冥想放鬆,我相信我還是一樣可以睡著的。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失去了要求自己那樣做的動力,好像睡或不睡並沒有什麼差別,隔天的我還是一樣會鐵著一張臉,掛著不太好看的臉色,照樣走進學校、渡過一天的生活。


我不太明白為什麼我唯讀失去了「對睡眠的需求」以及「要求自己執行的動力」。


但不睡覺、對人類的生理影響畢竟還是很大的吧。
在練習中一再失常的我,即使不是你也會發覺的。

「... 你這傢伙是怎麼了啊?沒有心要好好練習就給我滾回家去!」大坪學長青筋暴跳的看著我,而我只是甩了甩綁著繃帶的左手,再次回應他:「不過是汗水讓手滑了而已。」

「...... 少在那邊裝蔥裝蒜的,小心我真的跟木村借蔥蒜來扔你!清醒一點!!」連宮地都不悅的啐了我兩句,這樣的情形最近越來越常見了。

只有你,表面上一如往常的替我和其他隊員之前潤滑調解,實際上卻是正眼也不看我一眼。


為什麼呢?

啊啊。該不會是因為那個吧。


幾天前、當練習結束之後,你和我習慣性的留下來做額外的訓練,宮地離開前、和你靠得很近,不知笑著在你耳邊說了什麼,而你一回頭就看見我緊皺著眉的表情。

「吶吶小真──我都不知道、你這麼喜歡我啊?」你笑著朝我走來。

「說什麼呢笨蛋。」我依舊皺著眉頭,轉過身去將球瞄準籃框。

「不要再裝蒜了啦──小真真只要看到別人跟我走太近、表情就好可怕吶!」你一邊挖苦我,一邊開玩笑的在我面前起跳、想攔住我的射籃。

我一恍神,沒有使出全範圍射籃,投出的球擦到了你的指尖,想當然爾的打在籃框上,沒有進。

「...... 是又怎樣呢?」我望著球落到地板上,彈跳著滾到牆角邊。

「... 嘛?什麼... 怎麼樣?」你還是笑笑的,有點不解的看著我。

「我很喜歡你哦。喜歡到不想讓任何人靠近你的哦。」我轉過去看著你的眼睛,臉上沒有笑意。




看著你凍結的表情,我知道我應該要接著說,我開玩笑的,看你敢不敢再開這種玩笑,但我說不出口。

或者,我不想再騙人了。

體育館的秒針搭搭的響著,我就這麼在心裡默默數到十,眼前的你、還是張大著雙眼和嘴巴,空白的吐不出一點聲音。

「回答呢?」我開口。

你彷彿終於想到要眨眼睛,連眨了好幾下、像是想從夢裡醒來一樣。不知道又過了多久,你低著頭、終於訥訥地吐出了幾個字。

「... 我覺得,上次和你告白那個學姐... 和你很配。」

這樣啊。

「我明白了。」大步走出體育館,我連球衣都沒有換掉,只是直接套上外套、就這麼一路疾走回家。




只是這樣而已啊。

等大坪學長和宮地走遠,我走到你身後,用著只有你聽得見的音量說:

「你也太開不起玩笑了吧?這樣下去I.H.賽要怎麼復仇?」

你微微跳了起來,想必是受了不小的驚嚇。我不知道我有這麼嚇人啊,尤其是對你而言。

「...... 什麼嘛,還不是... 小真太愛鬧了咩!」你猶豫了很久,終究還是擠出了笑容,用手肘輕推了推我的肩膀。

「不過是你平時太過份的回敬罷了。」我推了推眼鏡,轉身繼續開始練投。這一次開始,我沒有再失手。


球場上漸漸回復了平時的喧鬧聲,和夜裡漸漸消失的蟬鳴聲成了對比,像是用什麼犧牲而換取的平靜一樣,夏夜變得越來越涼,越來越安靜。


而我還是偶爾會忘記要睡覺。

就這樣望著窗外的黑夜,和腦海裡你那一臉困擾的表情。

文/ 綠間

圖源:
PixivID: 37756910

創作者介紹

純真年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