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告訴你,

在你真的說出口前,

在我們讓一切成定局之前,

再考慮一下吧。

 


 

 

我一直覺得,「背叛」這兩個字太嚴重了。

搶男女朋友啊,在背後說壞話啊,打小報告啊,

這些都只不過是一些取捨、溝通和價值觀上的誤會罷了。

 

本來不重要的事情,

一旦在某個轉捩點改變了你對於對方的看法和好惡之後,

突然間就從潛意識裡一一浮現,

你才突然發現自己從來沒喜歡過這個人。

 

但事實上不是這樣的。

你們曾經也真的是很相投的朋友,

只是一但開關被關上了,就再也感受不到彼此。

就算再後悔也已經回不去了。

 

 

「你在寫什麼啊寫那麼認真。」

下課時間,我靠著牆,一隻手肘撐在坐在我背後A君的桌上。

他正不停疾筆振書著,橫條的空白筆記本上幾乎被他條例筆跡填得滿滿的。

 

『罪狀。』他頭也不抬的回答我。

 

「哇靠,什麼事那麼嚴重,你要擊鼓鳴冤了嗎?」

我開玩笑的搥了他肩膀一下,

沒想到他被打斷寫東西的動作之後只扭了一下脖子發出"喀、喀"兩聲,

單單抬起眼睛狠狠瞪著我一眼,旋即又低下頭繼續瘋狂書寫著。

 

「... 喂,你生氣了哦?」我有點傻眼又有點嚇到。

「該不會... 是在寫我的罪狀吧?我哪裡惹到你不高興嗎?」

 

嗯,剛才就惹到了。我在心裡吐槽自己。

 

A君沒有回答我,只是持續書寫到某個段落完成,

然後才吐了一口氣,闔上筆記本抬頭看我。

 

『跟你無關,是B君的。』他說。

 

「B君?他怎麼了嗎?」

B君是做為跟A君同一個社團、幾乎天天放學後都會混在一起的,

看起來可以說是死黨兼換帖的好兄弟。

 

總是玩在一起、開心不已的好朋友的罪狀... ?

我實在是無法在一時間理解。

 

『他根本就是個叛徒。』他呿了一聲,一隻首緊捏了一下看起來有點脆弱的原子筆。

『看起來好像是個好朋友,其實背地裡根本就瞧不起我,

老是批評我就算了,還以為自己就多了不起、硬是要把我踩得比他低,

連在我追求的女生面前都完全不給面子,甚至還連她都一起被踩,

說是什麼為我好,滿嘴都是屁話,

最扯的是沒事還對我暴力相向,還敢說是什麼好兄弟的表示,

真正是操他媽的!』

 

尾句的髒話有點大聲了,班上不少在教室裡休息的同學轉過來瞄向了我們這邊,

我只能傻笑著哈哈兩聲,一邊安撫他一邊裝出沒什麼大事的樣子。

 

「沒那麼嚴重吧?」我看過他們相處,B君就是個運動型的天然呆,

雖然不是真的認識也沒辦法下定論,但很難想像那樣的B君有A君口中那樣卑劣。

「說不定是哪裡有誤會?你不喜歡他的態度就跟他溝通看看啊?」

 

A君冷冷的瞪了我一眼,我開始覺得不該多嘴攪進這事件了,

哪天說不並我也會有一本專屬的筆記本出現在A君書包裡。

 

『我原來也想原諒他那種單細胞頭腦的生物,但他最近太過份了。』

他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來,感覺好像重得會掉到桌上、嵌進木頭裡一樣。

『我不想浪費時間糾正那種人的生活態度,要是哪一天他真的把我惹毛了,

我打算就把這本寫滿他罪狀的筆記本送給他,

讓他好好反省一下他的無腦傷害了別人多久多深!』

 

說完,他好像不想再跟我繼續這個話題了一下,

唰地一聲就打開了教室大門走了出去。

 

雖然說有點不應該,但我還是忍不住翻了翻筆記本的內容。

 

說實話就旁人來看都是些相處上磨擦的小事,

有些是有點過份了,

(像是A君曾經被B君粗魯的打鬧動作真正受傷,

但是被開玩笑的道歉帶過去不了了之。

但也有很多是如果不用文字寫下來、可能沒多久就會忘記的事。

 

內容與我無關,我也怕A君看見我亂翻而生氣,

放回他桌上之後我便轉向自己的桌子趴下休息。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

他寫的那些芝麻綠豆的小事、和他氣呼呼書寫的模樣卻在我眼前揮之不去。

 

 

本來覺得不在意的事情。

本來是真的不在意的。

但一但在意起來,一切便沒完沒了。

 

好想原諒他啊。好想回到不在意的時候。

說"迎合"啊,"勉強"啊,都太嚴重了,

只是想要一直、一直,像以前一樣...

但是已經就是在意了。

 

迷迷糊糊間我好像睡著了,

夢見一隻白兔在我面前跑,我跟著他跑卻掉進無底的樹洞裡,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我卻看得見一瓶一瓶玻璃罐藥水,

上面小小的字體寫著:『真的/假的』、『愛/恨』、『對/錯』...

 

其實都是一樣的哦。白兔的臉出現在我面前,他笑瞇的樣子實在很討厭。

都是你選擇的,你決定的。

一旦你做了抉擇,你說出了你的決定,一切就成真了哦。

 

噹──!

 

 

上課鐘響突然將我驚醒。

老師已經站在黑板前,大家正照著班長的命令起身準備敬禮。

我急急忙忙站了起來,不經意的回頭瞄了A君一眼,

他已經像平常那樣微笑的站直了身,

桌上也已經不見那本綠色書皮的筆記本的蹤影。

 

我突然想到愛麗絲夢遊仙境裡,

愛麗絲為了穿過迷你小門而喝下桌上標示不明的藥水,

一下大得快頂破天花板,一下又縮小到只剩原來的幾分之一大小。

不管藥瓶上標示的是什麼,內容物其實都是無法被相信的毒藥。

 

那本用惡毒文字寫滿了黑暗心情的筆記本就像愛麗絲的藥水一樣,

我感覺到A君一個字一個字寫著的時候,他不是吐出來,而是吞下去。

 

 

越來越恨,越來越說不出口,越來越只剩下黑暗。

 

 

大家都敬了禮然後坐下,我也糊里糊塗的跟著坐下。

 

A君拿著手機在我背後咕噥著,我彷彿聽見他唸著他打出的簡訊,

說著今天放學有東西要拿給B君。

 

 

我想他已經決定了,他相信的東西,和他決定表達的方式。

 

 

 

老師在黑板上寫下了今天英文課的單字。

 

『Behavior, 名詞 n, 

行為,

特性,

表現,

做法,

品行,

行事,

操行,

生活作風。』

 


 

 

 

[Alice Potion]
By Jayko

You're getting small, you're getting big
你變小,你變大
Don't trust the name tag stick on it
別太把瓶子上黏的標籤當真

You're getting tall, you're getting thin
你變高,你變薄
There is no way turning back
再也沒有回復的辦法

(You drink it to
你為了)
Pass through the tiny door
通過那扇迷你門而喝下它
(You drink it to
你為了)
Cush down all the bugbears
打敗所有怪物而喝下它
(You drink it to
你為了)
Even you're saying that is the end
雖然你嘴上說著只能這樣了

Alice, oh Alice
愛麗斯,噢愛麗斯
I wish to make you think again
我希望你可能再考慮一下
Before all the precious things fade away
在所有珍貴的事物消失之前
(Some people need it to forget how hurt it once was
有些人需要它遺忘曾經受過的傷)


Alice, oh Alice
愛麗斯,噢愛麗斯
I wish to make you smile again
我希望我能讓你再次微笑
Before all the precious thing is gone
在失去所有珍貴的事物以前
(But some people corroded ever since they take it
但有些人在喝下它之後,日漸腐蝕 )


Can you believe in my confession
你能不能就相信我的自白呢

Can you leave behind all the confusion
你可不可以將所有困惑拋諸腦後

Can you drop that poison potion
但你能不能放下那瓶毒藥呢?

Then we could be together in
這樣我們就可以在一起

In the wonderland
待在仙境裡

Nothing will go away
沒有東西會不見

I'll always hold your hand
我會永遠牽著你的手

(Can you drop that poison potion
但你能不能放下那瓶毒藥呢?
Can you leave behind all the confusion
你可不可以將所有困惑拋諸腦後
Then we could be together forever and ever
這樣我們就能永永遠遠待在彼此身邊
forever in the wonderland
永遠留在仙境裡)

 

Alice, oh Alice
愛麗斯,噢愛麗斯
(Alice
愛麗斯)

Alice, oh Alice
愛麗斯,噢愛麗斯
(Alice
愛麗斯)

Alice, oh Alice
愛麗斯,噢愛麗斯
I wish to make you smile again
我希望能讓你再次微笑
Then we could be together in the wonderland
然後我們就能永遠待在仙境裡
(But some people corroded ever since they take it
但有些人在喝下它之後,日漸腐蝕 )

 

創作者介紹

純真年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