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題目是側寫,從側面觀察人物。

舉例說明,你想寫A,就要以B跟C的角度來看A,所以至少會有兩篇故事,

讀者可以從這兩篇故事中拼湊出一個較為立體的A(當然如果B跟C的觀點一樣也可以)

兩篇以上的故事也可以喔!!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所以... 其實我也不太在意。

這小鬼實在不太聰明。穿著學校的制服,小學的名牌上班級、座號都超大的繡在胸前,再加上她幾乎每天都出現在店裡,要不記得她的臉也很難。

真不知道她怎麼還會以為自己偷東西不會被抓到。

我抓抓後腦勺,一種煩躁的感覺從心底竄了上來。好麻煩。好煩。我也不過就個在便利商店打工的夜校小高職生,這死小鬼偷的東西雖然都不貴,但是我的時薪也不高啊!每天這樣偷下來都要把我的日薪扣個七八十塊掉,再加上店長老是無視我下班時間老早就過了還叫我補貨上架,變成我每天都要做兩三個小時白工。

但我還是覺得沒差。
我不想抓她,即使要抓,也不會是我出手。因為我小時候也偷過東西。

她就個很普通的小學三年級生。

不特別高,也不瘦,說胖... 就小鬼該有的那種嘟嘟的臉頰,完全沒有線條的直筒身材,加上她可能老是進來偷東西,臉上緊張的也都沒有笑容,所以實在說不上是討人喜歡。

大概就跟我小時候差不多。

 

不同的是,那時候的我不偷東西就常常沒東西吃,至於她... 我想應該不至於。

但也就是些糖果、零食之類的小東西,我又不太擅長面對這種尷尬嚴肅的場面,抓到她之後要講什麼我實在不知道,所以就一直這樣隨便她下去。

 

今天她又來了。兩條辮子實在是零亂到不行的垂在肩上,紅通通的臉頰好像一下課就等不及用跑到衝來店裡偷東西一樣,該不會連要偷什麼都想好了吧?

我忍不住在心裡挖苦她,一邊擺出我最擅長的撲克臉,偷偷瞄著她的一舉一動。

不像平常一樣,她今天並沒有一進店裡就先往飲料櫃衝、打開冰箱吹吹冷氣,而是鬼鬼遂遂的在雜誌區翻動著星座雜誌。我覺得挺好奇的,畢竟書本類的東西對她來講實在是有點太大,要藏進後背式的書包裡動作也未免太大;但她只是這本翻翻那本翻翻,一面自以為不太明顯的注意著在櫃台整理香菸的我。

想幹嘛?

我若無其事的將一包包香菸上架,還拿出不曾用過的小撢子揮去包裝上的灰塵,眼角餘光正好瞄到她把某樣東西塞進袖子裡──不得不說,塞進袖子裡比放進口袋裡高招多了,特別是我竟然看不出來她的袖子裡有藏進任何東西的形狀。

一時之間,我實在想不出來雜誌區怎麼會有能塞進她袖子裡大小的商品,那區早在夜班就已經上架完畢,也實在想不起來有什麼特別的小東西這麼值得偷,不過在我開始腦力激盪之前,就已經有人為我解答了一切。

 

一個我從沒見過的男人突然走向她,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不容分說的將她幾乎是連拖帶拉的將她扯到我面前來。

 

『我看見了,她偷你們的東西,塞進袖子裡。』他的用字很簡短,但聲音聽起來實在是充滿了威嚴,讓我想起學校裡那個討人厭的訓導主任。

他抓住小女孩的袖子,在桌上用力抖了兩下,一個時下最受歡迎的卡通造型USB就這樣滑了出來、咚咚地落在桌上。

小女孩的臉色瞬間刷白,真的不誇張,我覺得她連嘴唇都一瞬間從紅褪色成淺粉色,看起來實在蠻嚇人的。說實話我第一個念頭是希望她不要昏倒。

『接下來就教給你們了,小孩子一定要好好教育,不然長大也只會變成人渣。』那男人看我沒有回話,嚴厲的接著說下去。『知道了嗎?』

雖然最後一句話感覺是在對她講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自己有被刺傷的感覺。

「嗯,謝謝你。」我只回了這一句。

 

男人好像不太滿意,不過他還是對我點了點頭,走出自動門外。自動門發出叮咚的聲音,配上廣播裡歡樂的音樂,實在跟現在的氣氛一點都不搭。

USB耶,一個要賣587塊錢的,都快要跟我一班的薪水一樣多了。

我看著才比櫃台高半個頭的小女孩,她雙手緊緊抓著自己外套的袖口,所有露在衣物以外的部份看起來都蒼白得像白紙一樣。

 

呃... 真的好麻煩。我又抓了抓後腦勺。

 

「嗯... 妳走吧。」我說。「不要再犯了。」

她張大了眼睛,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而且真的沒有移動。

「走吧,真的不要再犯了。」我想跟她講解這對我微薄薪水的影響... 但我懷疑那對她有任何意義,感覺更麻煩。

她的眼睛張得更大了,但這次她聽懂了,迅速的從自動門衝了出去。

 

嗯,就這樣吧。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是... 其實我還是很在意。

那小鬼實在不太聰明,明明已經換季進入夏天了,雖然是還有點涼,但穿著厚厚的大外套走在路上就已經夠顯眼了,更何況她都已經熱到雙頰泛紅,更是可疑的不得了。

真不知道她怎麼還會以為自己偷東西不會被抓到。

看著她從拼命要搆到電梯按鈕幫你按樓層的小天使變成便利商店的竊賊,讓我有很深的感觸。雖然她只不過是同個社區大樓裡某一戶鄰居的小孩,但因為出門、回家時間總是相仿,讓我不由自主的有點將她與女兒的身影重疊。

即使女兒已經被前妻帶走了兩年又七個月。

 

平常我是不太會來這間小便利商店的,

畢竟A牌便利商店對我來講以信用卡積點回饋更划算,加上B牌便利商店雖然離家比較遠但比較常舉辦我喝慣的啤酒優惠活動,所以我根本沒什麼理由要來這種連鎖店不多、優惠又少的小雜貨店。

但非常不巧的,今早我不小心摔壞了我的電動刮鬍刀,偏偏外國廠牌麻煩在維修時間較長,我不甘心買一支新的備用,又用不慣一些難用的雜牌刀片,碰巧透過玻璃窗看到小雜貨店賣了一款少見的便宜拋棄式刀片是我之前用過的,剛好補幾支回家先用用。

好死不死就看到她將東西藏進外套袖子裡。

 

此風不可長啊!才三年級的小女生怎麼會選擇用偷東西來表達自己不受關心的發洩管道,這真是太讓我痛心了。雖然我早知道她從一年級開始就是一個人上下學,晚餐也常常是在便利商店用微波食品解決,但偷東西就是不對。

我走到她身旁的雜誌櫃,她的表情上寫滿了不在乎,彷彿根本不覺得自己做的事有什麼不對一樣。我實在不敢相信這麼天使般可愛的小女孩也能露出這樣憤世嫉俗的表情。

她又長高了,已經到我肩膀的高度,女兒和她同年,身高卻停留在她離開的那一刻。不知道要是女兒現在還在身邊會不會也是跟她一樣高瘦可愛呢?我正眼望巷她的側臉,高立的顴骨,稚氣卻符合年紀的豐滿臉頰,兩隻散落的小辮子在雙肩上輕輕擺動著。我可以想像她長大的樣子,一定會是迷倒同年齡男孩的可愛女孩。

這讓我更不能忍受她做出這樣踐踏自己的事。

 

櫃台裡的小夥子還一無所知的清理著架子,一邊哼著刺耳又難聽的音樂。她側頭看了我一眼,眼神中的輕蔑讓我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好像還不懂發生了什麼事,一臉嫌惡的想掙開我的手。難道這小女孩還不知道自己被抓到之後的下場嗎?我跩著她往櫃台走去,她只能不情願的跟著她的手腕前進。

一再感受到抗力,我不悅地回頭瞄了她一眼,她竟然皺起一張可愛的小臉對我眨了眨泛著淚光的大眼睛,像是在求情。

 

劣根性。就跟她那總是在社區大廳對我拋媚眼的母親一樣。

我嘖了嘖嘴,粗魯的將她拖到櫃台前。

 

『我看見了,她偷你們的東西,塞進袖子裡。』我的用字很簡短,字字句句痛心,這麼小的孩子在警察局應該不會留下案底,但我希望她會學到點教訓。

工讀生還傻傻的愣在原地,我只好抓住她的袖子,在桌上用力抖了兩下。一個時下最受歡迎的卡通造型USB就這樣滑了出來、咚咚地落在桌上。

她的臉色漲紅,一臉氣憤的狠狠瞪著我,像是做錯事情的人是我,而她才是那個抓到我偷東西的人一樣。

天啊!這世界是怎麼了,難道一定要看到棺材才知道要掉眼淚?我真的看不下去了。

『接下來就教給你們了,小孩子一定要好好教育,不然長大也只會變成人渣。』我痛心的對著那個工讀生說。『知道了嗎?』

 

我想他應該聽懂了我的意思,因為他終於回過神來、一臉敬佩的對我點了點頭。

「謝謝你,先生!」我發誓我在他眼裡看到了閃爍的光芒,看來這小夥子一定吃過這女孩不少虧,也是嘛,被偷的東西一定都是從他的薪水裡扣的,我就知道我做得沒錯,否則這不愁吃穿的小惡魔不知道要害這個年輕人少吃多少餐。

我擺了擺手,表示不用客氣,旋即甩開外套下襬、大搖大擺的走出店外。

 

一直到回到家裡,我才發現自己拿了刮鬍刀忘了付錢。

算了,就當作是幫他們抓到慣竊的一點小謝禮吧,反正我平常也不會去那家便利商店。

希望那個小鬼今天有學到教訓,長大當一個更有用的人,那我做的一切就值得了。嗯。

創作者介紹

純真年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