懇談過後,諾姆帶著又又轉身又走進鍊金工會,櫃台那如小白鼠般的女人看見又又焦黑的斷腕、下巴整個掉了下來,本來就無血色的臉更是青藍一陣。

  「... 我不是才剛修好嗎!」她彷彿是動了怒,但在諾姆等人面前幾乎就像是對獅子吱吱叫的小老鼠,沒有半點氣勢就算了,還有些可愛。

  「輕易的就又壞掉了... 不就代表妳根本沒有修好麼?」又又事不關己似的揮了揮斷腕,雖然知道她不會痛,但芙羅還是忍不住把臉皺了起來。

  「怎麼可能!我明明修復得比原來還要好!妳知道人工皮膚要花多久時間培養嗎!更別提一定要散發淡淡紅暈的淺粉色指尖、手腕骨骼處一定要突起一塊纖細性感的腕骨... 」

  小白鼠女人叨叨唸唸的陷入了自己的世界,看來她對又又的「肉體」有特別的執著,每一個細節和堅持都讓芙羅和薩聽得滿身起雞皮疙瘩... 那已經不是研究了吧,反而比較像是某種狂熱,像是喜愛洋娃娃到自己動手裁縫的小女孩一樣,只是眼前的女人製作的『洋娃娃』等級有點高到破表......

  不知道在自己的世界裡迷失了多久,直到小白鼠女人注意到等在一旁的芙羅和薩,她的下巴又脫臼了一次。

  「你... 你們...咳嗯...你們不是昨天...... 」她的一雙三白眼即使睜得大大的也只看得見綠豆般大小的瞳孔,雖然指著兩人的手指顫抖著不停,但可能要很努力去研究她臉上微漾的紅暈的表情才能理解她是在生氣... 而且看起來是『非常』生氣。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剛我講的話你們都偷聽到了嗎??還有你們... 你們怎麼可以就這樣帶外人進來!!」她氣到連平時的口頭禪都忘了講,一下指著芙羅和薩、一下又轉向諾姆和又又,沒辦法決定到底要罵誰。

  「我們一直都在這裡,還來不及出聲妳就急著『診斷』又又的傷勢了... 我想妳還是先治療她的傷口吧,看起來很痛呢。」薩一臉天真無辜,像是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似的懇求著她,小白鼠女人一臉狐疑,卻又支支唔唔的問不出話來,最後只好妥協地先將又又往地下室帶去。

 

  「... 你看又又那一臉像是要去郊遊的樣子像是會痛嗎?」等兩人下了樓梯,諾姆打趣的回頭問薩。

  「看來她對原本那隻手不太滿意啊。」薩事不關己的吹幾聲口哨。

  「她一直很想改造成那種手腕可以卸開來變成機械槍的機器人... 盧了小白好幾次,不然就是眼睛要射出死光... 真不知道她哪看來的點子... 」諾姆很認真的比了比用手腕開炮的姿勢,甚至逼真的演出了強大的後座力,演完自己還咯咯笑個沒完,一旁的芙羅和薩只能完完全全的傻在原地。

 

  ... 別鬧了吧大姊,妳到底有沒身為大陸上唯一一個死而復生的人工生命體的自覺啊...

 


 

  完美的修復了又又的斷腕(她甚至還一邊哼著歌一邊為自己上了紫色的指甲油,完全不顧對她的肉體美感十分執著的小白在一旁不停尖叫),四人便踏進了傳鎮、迅速的回到了裴楊領地的紅樓前。

  門口印著大大的血色紅眼的旗幟依舊飄揚著,Colds和里歐就在城門不遠處交談著,一看見四人走過來表情有些驚訝。

  「哇哦,老大、你們被抓到了?」里歐毫不掩飾自己的嘲笑,一臉幸災樂禍的在諾姆身邊晃來扭去,完全找死。「還是說、被路西法狠狠刮了一頓、哭著跑─回─來─啦─?」

  「... 講啥呢,那臭烏龜根本不知道躲去哪裡了。」諾姆表情一垮,額際也緩緩浮出了青筋。

  「別假,本會長昨天就已經回到吉芬本城了,說這幾天在張羅神器任務的前置作業,你跟又又被他分配去打材料了,全工會的任務材料一定很可觀───」

  「你給我等一下... 」啪地一聲,高出諾姆一個頭高的騎士竟然被扯住了領子、力道之大連鈕扣都被扯開了。里歐抿緊了嘴,但為時已晚...

  「誰?誰答應要幫工會打任務材料了?」粗大的青筋在諾姆額際跳動著,這次連眼白過多的里歐都看得一清二楚。

  「不就... 你... 老大... 」吞了吞口水,里歐勉強吐出幾個虛弱的字。

  「嗯?」諾姆舉起了法杖,微笑的嘴角已經快裂到耳邊。

  「老大... 別... 別這樣,整個工會的任務材料加起來我打到明年也打不完呢... 」壯碩的騎士顫抖著求饒。

  Colds嘆了口氣,無奈的扶了扶額。「別說了,就去打吧,再說下去連二會、本會的材料都要你打了... 」

  「不成啊,明天甜甜好不容易答應跟我約會呢──」里歐拼命揮舞著雙手,貌似想向Colds求饒。但刺客老大只是遠遠地嘆了一口氣,將雙手交叉在胸前。

  「里歐你學不乖啊─」「冰晶爆雪...」「老大快住手!!城門會被弄壞掉的!!」「...狂風爆嵐...」「嘎啊!!老大爆走了!!」

 

  「好熱鬧噢。」一旁的芙羅和薩乾脆就地坐下,城外的草地上三三兩兩盛開著春天的花朵,不時還有無害的小瘋兔輕巧的跳躍經過。

  「就是說,好久沒有這麼悠閒的曬曬太陽了。」薩撥開妻子頭上的草葉,放進唇間、細細的吹起笛來。

 

  又又站在城門的陰影之下,微笑的看著諾姆脅迫里歐接下任務材料的訂單,一邊偷偷的用眼角餘光向門外的兩人望去。

  那兩人身上、有種說不出來的熟悉。從第一次在主城西門看見芙羅,她就有這種感覺。而當諾姆第一次將薩帶回工會時,她的感受更是強烈。
  輕輕握了握剛修復好的拳頭,她決定要去問最可能給她線索的人。

創作者介紹

純真年代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