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3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風聲鶴唳,人人自危。

  饒是啟示錄會眾們已經習慣打打殺殺的日子,要應付敵人突然增加的日子還是讓眾人惶恐不安。

  但怕歸怕,等級還是要練,功勳還是要升的,申請為冒險者為的是什麼?簽署狂人PK協議是為了什麼?也許每個人都害怕不安,但說破了,每個人心底也都帶著一點病態的興奮吧。

 

  「昨天我在鐘塔入口遇到好人團的守門,一進去就被暴風雪吹跑,好在之前砸錢買了馬克衣... 」里歐一邊梳理著大嘴鳥的羽毛,一邊咋著嘴和Colds討論著。

  「守門真的很沒品。」同樣身為刺客,Colds幾乎是啟示錄前幾名暗殺高手,常常在孤像脫軌的火車衝進怪物堆之前將他拉會現實,孤幾乎尊他為師父一樣。「多烙點人反守?先把巫師敲暈了、牽制住祭司,再讓我方巫師進門開始反攻... 麻煩就在塔門走道地勢狹窄... 」

  幾名嗜血的會眾興致勃勃的討論了起來,惹得芙羅在一旁打哈欠。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是說得很有氣勢,但這兩個工會本來就與啟示錄有路戰關係,只不過在締結同盟之後、更有人數上的優勢罷了。可是啟示錄現在已經開到第四個分會,總人數大概也有近兩百人,如果單是比人海戰術、恐怕也沒有人會因而佔到便宜;所以這次宣戰最令人匪夷所思的、便是古老的蔚藍工會向才成立數個月的好人團工會稱臣這件事。

  「八成是利益輸送吧?」路西法舔了舔嘴角,精明的眼眸裡閃過一絲光芒。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是諾姆故意忽視還是孤真的天兵到忘了,即使在那天從地下密穴出來之後、孤也沒有離開啟示錄工會。

  當然,以刺客單練的頻率來說、孤被敵對工會追殺的次數很快的就超越了老是龜在偏遠地區的芙羅和薩,但他卻也從來都沒有過抱怨,只是更勤奮的在芙羅和薩有空的時候盧著兩個人一起下密穴。

  一開始兩人也樂得多了一名樂天的隊友,雖然孤對於魔物屬性與武防具的認識幾乎等於零,但他總是輕鬆愉快的口氣、加上不怕死的拖車技術,很快的增進了芙羅的補血技術、也降低了看見芙羅倒地後薩暴走的機會。

  一直到這樣過了幾天,孤在工會頻喊著兩人名字喊了兩輪卻得不到回應,雖然有些奇怪,不過也只是摸摸鼻子、拎起拳刃單練去了。

 

  「為什麼不回他話?」躲在不遠暗處的芙羅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自己的丈夫。

  薩扯了扯她的手,往另一方向走去,在陰影下遮掩了自己彆扭的表情。「... 他亮太久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薩的眼睛半闔,長長的睫毛在火光的照映下在臉上投下漆黑的影子。他專注的握著手中的言靈法杖,紅色的水晶在他喃喃的咒語聲中隱隱閃爍著,在只有火把照亮著的地下室中更映襯著一股詭異的光芒。

地上的魔法陣不安份的震動著,魔力在六芒星和圓陣中不斷竄動,隨著薩的咒語越接近完成,魔法陣更像是有生命一樣的往上竄起。

芙羅正在不遠處繞著8字型的圈圈,她一邊注意著薩的咒語還要多少時間完成,一邊更緊張的回頭望..........

 

向那一大群超過十隻以上的米洛斯牛頭人。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也許是GM大神發威,也許是甫中毒的劉晉元正逢體虛,當日起他便無法再下床,甚至要喝完彩依的藥湯之後才能恢復意識。

劉夫人又急又悲,但任憑林天南找遍了蘇州城內外所有能看病抓藥的大夫來看過了,也沒辦法讓劉晉元的病情有點起色。

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是不可能再舟船勞頓的讓小晉元再大老遠的搖回京城去;於是劉夫人只得一邊淌淚一邊寫了家書,讓信任的幾個下人趕忙帶回尚書府去,期望尚書老爺能找到更高明的大夫到蘇州來。

「表哥... 怎麼會每天都睡得這麼沉呢?」在大人們忙得焦頭爛額的同時,小月如眉頭一皺,發覺事情並不單純。

一旁的彩依有點疑惑的搖了搖腦袋,不解的回道:「歇息久點才能養足精神對抗病魔,更何況他中的是五百年修行的毒蜘蛛纏魂絲,多休息不但能減緩毒血循環的速度、也能養足體力,我只是在仙釀裡加重了點迷魂草的份量,讓恩人多休息點呀?」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 月如扶著牆,有種說不出的無力感。

迷魂草呀迷魂草,怎麼聽都不是個好東西,在現實生活中安眠藥吃多了都要洗胃的了,迷魂草這鬼玩意兒吃多了真的沒關係嗎?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二O一O年的秋天,黑心樂團在吉他手小隆離開後,失去了一塊心之破片。

也許我們永遠不會完整了,又也許,即使不完整,我們也還是有發光發熱的可能。

完整,是一種心靈上的感受,感覺有這群夥伴在身邊,自己就是無敵的。

但挑戰還在人生的道路上等著我們,即使失去了無敵的保證,
我們也沒打算放棄繼續冒險的旅程。

二O一一年的年初,經由主唱小摳與天秤座的緣份,我們認識了吉他手安濯。

而三月十三號,正是我們重新出發的第一站,覺響音樂‧經典搖滾演唱會。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家好,可能有人會覺得我為什麼又開始更新的很慢了...
說實話,雖然這樣有人可能會覺得我很不負責任或拿翹什麼的,
但沒有人回應的故事... 真的會讓我沒什麼動力寫下去。

尤其在我加入心知度明:右這個寫作練習社團之後,
每次交”作業”之後大家彼此的心得感想交流,在在讓我比寫自己創作的故事還歡快許多。

所以... 喜歡,或不喜歡我寫的故事,看完都留點心得吧,
像我崇拜的Seba大神說的,不需要稿費,心得就是最好的稿費。
若是連隻字片語也無,我只是寫給自己好看的,那我又何必在乎斷不斷頭?

當然,也在此感謝陪著我繼續寫這個故事的咪兔、妹妹、寶兒跟包仔,
有你們陪我在這個故事旁邊偷偷抬槓,正是我繼續編織的最大動力。

以上,望看官見諒。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警告:內有血腥,雖然我很少寫、好像也寫得不怎麼樣(汗)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剛搬離前男友的家的時候,她其實是很茫然的。
  看著螢幕上的角色孤孤單單的在偌大的網遊世界裡冒險著,她既不知道繼續玩還有什
麼意義,也不知道該怎麼停下來。

  她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走向NPC,買足了物資,再走向城外,然後揮動那把破爛的斧頭、
毫無感情的對著一臉無辜的魔物們砍殺著。

  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當初因為覺得男性鐵匠結實的胸肌和破爛的牛仔褲實在太有型
,她義無反顧的選了男生角色,於是間接造成了今天即使落單在野外砍怪、也不會有陌生
人來和她搭訕。

  沒想到今天除外。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在看求婚大作戰... 對啦,我知道有夠舊的日劇了,
但小摳我就是那種很不喜歡某個時間被綁定一定要做某件事的人,
所以我很少追什麼電視劇、影集之類的,因為我常會忘記時間到了要去看,
然後一直漏一直漏,到最後就追不上、懶得看了一3一

總之求婚大作戰是咪兔很喜歡的一部日劇(但他也是好幾年前看的了),
所以我們最近正在一起重看=3=

正巧今天我在聽音樂的時候,Random到這首歌...
聽著聽著突然覺得這首歌還蠻適合當片尾曲的耶!

(當然,原片尾曲桑田佳祐先生的明日晴れるかな當然是不可取代的經典,
 只是這首歌的”氣氛”讓我覺得很適合而已XD)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來看黑心復出後第一場表演哦!

一起歡迎新吉他手─安濯的加入!!!!!

預售票一張兩百附一杯飲料,現場一張350,
有興趣支持黑心的朋友可以留言哦,Rock!!!

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153848818004966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 妖術?!」月如在心裡大吃一驚,也顧不得什麼走脈逆氣了,急忙沉氣入腹,在花香漫延到她房門前之前,做出最後一個吐納。

她在體內緩緩引導著最後一股空氣與真氣的混合,最後一口吸氣後,便進入寧定的狀態,可以在半刻鐘之後才需要吸入下一口氣。這種吐納法的好處在於可以閉氣極長一段時間,但壞處在於幾乎只能定在原地不動,以消耗體內最少精氣為手段、讓人暫時呈現一種半冬眠的狀態。其實林家心法並沒有這一式,一般武林人士不是仗著自己深厚的內力驅散對手囂張的招術入侵,就是靠事前或當下立刻服下藥物增加對毒氣煙的抵抗力,只是月如體內那股特別的真氣像是自有循環似的,誤打誤撞的讓她使出了這種不三不四的"半龜息"呼吸法。

這該不會是... 毒氣吧?!

清楚的感覺到一股冰涼的空氣倏地從門縫鑽了進來,月如忍不住微微張目,望著那帶著淡粉色的輕煙像是有生命一樣,在門邊繞了繞,隨即筆直的往她的床角漫延了過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因為板友推薦的關係去找了這首歌...
發現它的歌詞實在是太讚了!!!
以前怎麼會漏掉這首呢!!!

ELLEGARDEN快回來啊~~~~~~T^T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