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說來讓人很三條線,打寶運不怎麼樣的兩人,都已經五十級了,身上穿的還都是一轉時工會發給的標準配備,幾乎沒什麼更新。

  雖然打了整整一個月的蜈蚣,蜈蚣大發慈悲的掉了幾次戰士長靴給他們,但精鍊不過幾次,幾乎全部在忽克連鐵匠的咳嗽聲中爆光。

  克難到極點的兩人,只能默默收集魔物掉落的一些雜物,出售給各個城市都有的怪奇蒐集商人,但賺來的錢往往買藥水就又收支打平,芙羅偷偷在閒暇時 又去打工"開飛機"(幫人開傳送門到別的城市,傳送技能是只有聖職和卡普拉公司才會的),打了三個月下來也只勉強存到五萬多戒尼。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無聲]
By Jayko

我用眼淚記錄你的餘溫
在你最後那一次轉身
情願你狠心 情願你傷人
好過讓我的心 不由自主的等

在腦海裡記錄最後的吻
幸福是命還是天份
不敢說永恆 不敢求來生
怎麼卻放不下 溫暖的可能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3 Sun 2010 01:28
  • 榴槤

http://blog.cca.gov.tw/d_upload_blog/blog/albumpost/A0/B0/C0/D0/E6/F230/579b3f63-5ff7-4284-8d79-60ca41fa926c_640%23640.jpg

(圖片來源:http://blog.cca.gov.tw/blog/sam730427

發現自己很像榴槤

又臭,卻又甜膩,有時又過份的腥

外表是堅硬張牙的刺,內裡卻又柔軟多汁,太容易併裂

愛我的人,好像一輩子都不會變

不愛我的也一樣

 

原來我是榴槤啊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Today Is The Day/YoLa Tengo

i followed you ..foolishly
我像個傻瓜一樣的跟蹤你

you were at a smoky bar, you were out til three
你走進那間煙霧繚繞的酒吧,直到凌晨三點才離開

sat alone inside my car, it was nearly four
一個人獨自坐在我的車裡,都已經接近四點了

we were gonna wait for you all night
看來我們必須等你整晚了

so i locked the door
所以我把門鎖上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早上,正當兩人準備離開吉芬時,一個聲音從背後叫住了他們。

  「讓我送你們一程吧。」回頭一看,又又正溫柔的對他們笑。

  雖然不見諾姆的身影,芙羅的表情還是有點不自然。薩輕輕握了握她的手,她也只是硬讓閉上嘴,不吐出任何惡毒的言語來。

  「接下來你們打算去哪裡?」又又一臉神態自若的笑著,一邊在他們身上施放著諸神的祝福咒語。

  「先回中央吧。」中央之城──普隆德拉,正是轉職服事和祭司的大教堂之所在,兩人昨天討論了一陣,決定最重要的還是先讓芙羅轉職,就算不能拿小刀,服事也可以配帶鈍器,攻擊速度慢上許多,但對魔物造成的傷害也不算太小。

  「啊,要去普隆德拉大教堂嗎。」又又懷念的笑了笑。自從轉職成為祭司之後,她幾乎一次也沒有回到教會之中──畢竟她的伴侶是無人不知的幽爾‧諾姆,除了爭戰以外的時間也幾乎都拉著她練功,這使得又又幾乎只記得起有關戰歌的禱文,其他真正為了祭祀學習的咒文倒是幾乎忘得一乾二淨了。「願聖神照亮你們行走的道路。」

  說完,她虔誠的唱起禱文,將藍色魔礦往地上擲去,瞬間開啟了銀白色的傳送之陣。

  芙羅僵硬的道了聲謝,隨即拉著薩的手、頭也不抬的衝進了陣裡。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2118.JPG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雖然眼前這個露著虎牙對她笑的巫師臉上堆滿了笑容,但不知道為什麼芙羅還是不由自主的感到冷。

為什麼老是一堆跟巫師在糾纏不清?這塊大陸上難道沒有冒險者願意用自己的肉體和力量走出去探險了嗎?
芙羅嘆了口氣,知道自己也沒資格說別人。

「不好意思,嚇到妳了吧?」他不急不徐的用魔法溫了溫桌上的水壺,然後小心翼翼的倒成兩杯,一杯給自己,一杯遞向芙羅。

芙羅謹慎的接了過來,諾諾的應了聲謝。

「諾姆在戰鬥上可能是強者,但與人應對他幾乎是固執的自我中心。」將手中的水杯一飲而盡,路西法豪爽的笑了笑。「還沒自我介紹... 我是路西法‧艾克斯。現代啟示錄的創會會長。職業是... 」他有點做作的攏了攏長袍。「巫師。」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可惜這樣旖旎的氣氛並沒有持續多久。

正當薩溫柔的牽著芙羅的手,緩緩走進吉芬旅館的時候,眼尖的櫃台老闆一眼就看見薩胸前的紅眼標誌,一邊朝他們招呼,一邊高八度的吆喝了起來。

「呀呀呀~這不是紅眼的大爺嗎!」他狀甚親暱的拉起薩的手,甚至不著痕跡的卡在芙羅和薩之間。「諾姆大爺有交待今日我們要幫他招待一位貴客... 想必您就是... 薩里菲斯大爺了?是吧?是吧?」

薩清秀的眉頭重重的擠在一起,他迅速的將自己的手收回來,但被壯碩的老闆一擋,他怎麼也搆不著愣在一邊的芙羅。

「... 我是。那邊那位女士是跟我一起的,請幫我準備一間雙人房。」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4.Nothing Ever Happened

Sing by Eason陳奕迅
作曲:林暐哲作詞:林嘉欣
Translate by Jayko

 Hey, you once called me your baby
嘿,你曾經說我是你的寶貝

say it for the last time
再喚我最後一遍吧

with all your strength and meaning it this time
這一次用你的全心全意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