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5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也不是說特別熟,
也絕對沒有別的目的,

只是有時候,不是你,不行。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這個人還蠻愛提星座說的。
不認識的人,現在把網頁拉到最下面、看看右邊格子裡有個沒有眼睛的女生(好恐怖),那個是我放的每日星座運勢。

星座有多準呢?其實也不見得。
大概就跟長輩們常掛在嘴邊的「我就告訴過你這種的不好」或「早在第一次見面我就不知道為什麼覺得不對」之類的話,總之星座於我是一種歸納,當然不是說一竿子打翻一條船,只是就像我和高中同學在46支籤裡竟然可以同時抽中對方一樣,有些事,邪門就是邪門。

譬如說,我跟雙魚座真的很有緣。
從小我和我姊感情不是很好,我一直覺得牡羊座(確定是牡羊座的最後一天,20號就不確定是金牛還是牡羊了)是火象星座,雙魚是水象,這輩子我注定就是要給她欺負了;
沒想到現在我們家小亮亮也是雙魚座。(誰欺負誰?)
其他不勝枚舉,包括我們家吉他手小隆、Bass手阿緯、國中好友小鄒也都是雙魚座。

牡羊再下去就是金牛,我和金牛座的很有朋友緣,
像是我們家親愛的鄧妹妹就和我好了12年,聊天還是照樣從下午六點聊到十一點,
或是欠揍到死的上官小兔兔,沒要打他還會自己問我怎麼沒打,標準的賤兔一隻。

而無巧不巧,我幾乎沒有雙子座的朋友。(還真的一下子想不到幾個。)
獅子座的人,一開始總是和我很處得來,聊得亂七八糟,
但因為兩邊都粗枝大葉,若是沒固定連絡方式就掰掰了。
其中包括國小三四年級一直要好到高中、最後手機掉了就失聯的好朋友小欣欣,
還有我人生中第二個男朋友,一直很照顧我的JAC。
以前常一起喇賽嘴砲,非常照顧、陪著東想西想的我的,偽.蘇永康叔叔。
我姐姐的老公,誰都看不出來他幾歲,永遠都是笑臉迎人的小鼠先生。
還有超可愛,無敵可愛,世界第一霹靂啪啦可愛,我們家阿貝貝!ˋ >ˇ<ˊ
老是「賊」來「賊」去,不認識我們沒人知道她在叫我「姊」的羊小妹妹。
當然不會忘記,還有我們家以發呆、睡覺和吃雞腿為終生志的小阿包。

啊,對了。怪獸杯老闆George也是隻獅子!
(這個還待觀察,哈哈~)

另外,在大學之後和我比較有緣的是天蠍座。
原本這輩子我就知道兩隻蠍子,一隻小學畢業之後就沒有聯絡了,
一隻就是我爸。

我爸長期不在國內,但每次回來一定是東買禮西買餅,回家就是帶我們看電影逛展覽,
小時候他一回來就很黏他,國高中叛逆期他也不理我,到大學之後反而還會e-mail往來,聊東聊西。
之後認識的,其中一隻蠍子就是我們家團長小米,和我爹同一天生。
蠍子們總是讓我很難參透他們在想什麼,但總是處處令我驚喜,
而且雖然米爺不是我爹,但很有趣的是我都能體會他們總是那樣為我好。

還有曼菁小姐,雖然我老是不懂為什麼她那麼挺我,
但說不高興是騙人的。
畢竟比起某說要挺我又老是跑不見人的咩同學,一樣是高中朋友,不常相處的她現在反而和我更有緣(笑)。

另外,保父大人也是天蠍呢!
最近保父大人有被我同化的趨勢,這隻蠍子的殼比較軟,快和我一樣變成狗狗了,
每天下午就是要泡茶吃麵包餅乾,不然這天好像白過了一樣(就像該死的今天= =)~

還有我生命中的兩個處女座好友,從小時候就在教會看我長大的信允學長,還有大一認識開始就結下不解之緣、我的麻吉毛仔。
大家都說很受不了處女座龜毛,但我覺得他們真的很細心,雖然有些事情我不能理解、也沒辦法去做,但光在一旁看著他們也讓我很佩服,尊敬非常。

另外,在我一年中最喜歡的聖誕節出生的摩羯座阿泰狗,我們老是東扯西扯,明明就無關的話題最後一定還是要扯到「你要保重」,另一隻是對我講的意見總是非常認真以待,做事總是非常認真到讓我感動的胖胖。
厲害到不行、超級認真用詞超級犀利,讓人一輩子都會記著他的小D,跟我那個在美國認識,大家老是會問我第一個男朋友是不是外國人的Sam一樣,標準的藝術家水瓶座。


好啦,為什麼我會突然開始扯星座呢?而且還起了個看起來完全無關的開頭?
因為有兩個星座我實在不得不提,不知道是孽緣還是善緣,總之就是糾纏不清,跑了一個又來一個,想留又都還留不住。

是哪兩個星座呢?

鏘鏘,是巨蟹和天秤。

要數,還真的是數不完。
正當我在寫這句話的時候,和我淵源最深的一隻巨蟹上線了(Msn)。
不提他,總之就是大學時代唯二的男朋友之一(另一位是現任小亮亮)。

另外,高三的男朋友也是巨蟹座。
今天難得上了RO、難得想玩一下、後來立刻下線。
OK,我了解了,我不玩了。
Over。

還有兩隻,老是在我回憶裡像漫畫一樣打轉。



另外還有阿芳先生。
看到那張照片的時候,我不自覺的很想伸出手,讓他熟悉我的味道,
這樣我就能接近他,輕輕的摸摸他的頭。

哈哈,好像貓咪哦~


巨蟹座對我來說的特質就是,我永遠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偏偏,又很在乎。


再來就是天秤座。
稍微和我聊過幾次、有扯到星座的朋友通常都會聽我一直唸,我跟天秤座根本就是孽緣。

除了國一聊天室時代就一天到晚和我冤家吵不停的1031,
國二轉學來一開始和我超級要好、後來突然淡去的宜靜,
國三愛得轟轟烈烈我娘差點以為我要入黑社會的Dio,

高中沉寂了三年,大一就和狗先生開始愛恨糾葛(講成這樣,總之就是超級好朋友,中間參雜了追求、拒絕、再追求、吵架、大吵、然後還是超級好朋友XD),這孩子竟然跟我說他要跑去澳洲半年了,這叫我怎麼捨得?!之前辛苦假的啊,朋友?!

還有大學第一個樂團的主唱,全團真的是只有我和吵到差點互砍的小杰。

然後,最後才發現,都已經認識14年了,原來你是天秤座的,我大哥。



妹啊,我真的覺得我快起笑了,莫名其妙的東西可以寫這麼長XD
為什麼要寫這篇呢?
當然,藏在字裡行間............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真的是快要掛掉了....
上班有始以來最累的一天!

不知道今天瀏覽的那138個人次會不會覺得很失望...
奇怪!每天閒著沒事都在寫網誌的潔摳怎麼不見了!
其實真的不是我懶,我也很想一直每天寫下去啊!
也不是Case突然下來了,我連哀號的時候都沒有就被抓走了,
而是今天是為期兩天(還給我包括明天禮拜六)的新人訓練!!

我的媽呀,都進來快兩個月了,還在做新人訓練!
新人訓練到底是在做什麼,為什麼潔摳會累到快掛掉呢?

.........誰聽到內容都會掛掉的.............


新人訓練就是從早上8點半報到之後、從九點開始聽演講(四場,每場一個小時),
中午吃便當加休息一個小時、下午再繼續聽到五點...(原來要到六點的,最後一位副總有事,真是好哩加在!!)


因為來演講的都是室長、處長、負責人、副總、秘書等等大咖,所以都是要配合他們的時間排順序;
導致我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講啥,總之就是上一個人和下一個人講的往往完全沒關聯、然後莫名其妙的要講一堆感覺和我們這些部門完全無關的細節...

一整天下來我真的快掛了。

唯一能安慰我的就是阿芳先生給我的白色記事本和保父大人塞進我mp3的Augustana,
今天要不是這兩樣東西我一定會想奪門而出,大喊,我不要錢了,放我回家,媽媽~~~~~~~


最機車的是明天還要去...............Orz

誰發明這種爛新人訓練的,我要詛咒你感冒!!!(好沒力的怨念)




真的好累....8點半就想睡= =
怪獸杯老闆適時的給了我一點心靈滋潤,不然我真的要掛在那邊了。
唉~明天還要加油~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早上聽著音樂,在公車不知道為什麼突如其來的反胃。
原來楊宗緯和林宥嘉的聲音有毒嗎(喂)~




總之難得的關上了MP3,我在昏昏沉沉之中看著窗外。

今天天氣真好......。





結果醒來下車,我的腦中就開始迴蕩著「榕樹下」余天的聲音一直到現在=______________=

喂!!!是壞掉了是不是!!!!(敲腦袋)







有人問我上班是不是真的很閒啊,每天都在打網誌逛網誌;

我必須很誠實的說:是!!我現在真的很閒!!
但我並不是沒有在工作好嗎,像我這種容易心虛到了極點的人當然是拿人手軟、吃人嘴軟......

我每天的工作大概就是抱著一兩台NB跑進跑出,灌灌各種語系各種機型的SKU。
至於你要問我SKU是什麼! 問的好!
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

我剛來的時候也問過一樣的問題,但問他們這個問題就好像問你為什麼叫這個名字一樣,
SKU就是SKU,天經地義不需要解釋。

以我自己的觀察和解釋的話,總之就是各種語系版本的OS(現在都是在用Vista了,其實沒有大家抱怨的那麼慢啦,公司NB的RAM也才了不起1G,跑的也還算順暢,但要是再灌多一點有的沒有的軟體什麼的我就不敢保證會不會這麼順又不太當機了),但因為我們家是做NB代工的,廠商自己也很會隨他們開心加一些有的沒的軟體還有他們自己的Update等等在OS底下,而不同機型(包括大小、配備等等)也會有不同出廠Default設定,總結所有東西加起來就叫SKU,大概是這樣吧(汗)。


然後我最大的工作其實是要對付老闆突如其來丟個Skype或e-mail給我,接著就開始陷入英文的無限角力。


為什麼說是角力呢?
因為老闆常常會丟一句話給我,但我實在是不太懂他要表達什麼,所以就要小心翼翼的猜測詢問,得到中文意思之後再循線翻譯回英文。
但老闆常會覺得他在商場上常聽到外國客戶常用某些字或片語,所以當我翻完之後他就會說:

「那要是我硬要用xxx呢?要是我硬要用這個片語呢?」


.............那你一開始要講啊~



好,總之大概翻完之後就會開始討論為什麼一開始他翻那樣不行,
然後我就要開始解釋,有些字用在這裡很奇怪,有些語氣上有點不太禮貌,有些其實是可以,只是我習慣會用這個...........

但其實認識我的都知道,我是一個從小被媽媽和何嘉仁用生活美語教大的孩子,
不用說我文法其實爛得要命了(英檢就是寫不及格的),很多東西對我來說「本來就是這樣」,
就像我問他們SKU是什麼一樣,你問我為什麼英文一定要這樣翻...........沒有為什麼啦!!!!!(惱羞成怒)



暈,我今天大概真的是一大早就壞掉了(汗)

天氣好好啊,但又有點冷,我超想睡覺的,
明明昨天11點多12點不到就去睡了,怎麼今天7點鬧鐘一響我還是這麼想睡咧...........
(說著說著又打哈欠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熟悉的圖聊畫沒多久就斷線了,再開的時候畫好的東西都不見了囧
隨手撇了幾筆... 當作是紀念好久沒用的手寫板吧!XD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轟隆!!!」





遠方,落雷炸破了天空。
濕黏的空氣在人群之間集結著,雲朵不知何時已環繞在太陽身邊,蓄勢待發的準備一吐怨氣。


范姜慢慢的將身上已經破爛不堪的外衣除去,那紫紅色不明液體已經凝滯在他右肩傷口處,變成一塊又一塊脆弱的綠色結晶。


沉白再次將扁帽脫下,連同他的煙斗和襯衫一同遞給一旁倖存的小嘍囉。
我看著赤裸著上身的沉白,他的自信刻在每一道傷疤裡,每一縷灰白的髮絲和歲月的痕跡裡。他的殺氣起起伏伏,像正在漲潮的海浪一般向我們湧來,我反觀范姜,他只是緩緩的動了動受傷的手臂,確定藥物的確有發揮作用。

Jayko和小貝站在我左後方的矮牆邊,和我沉默的盯著一觸即發的兩人。
即使我沒有回頭,包子的氣息依舊清晰的從我身後傳來。
那是一種很複雜,說不清是愛還是恨的情緒。


但不管是哪一種,我和她都再清楚不過,

當今天結束,這世界再也不可能是、從前那個美好的樣子…………………………………











『我應該要等你嗎?』沉白一開口,竟然是我的聲音。


而在我來得及罵出口之前,范姜已經嗖搜飆出兩箭。








沉白一躍,兩支箭擦過他的腳底插進牆裡,
范姜已在他半個呼吸之處,長弓朝他雙腳一揮,氣勢有如利刃。
沉白雙長成爪,絲毫不懼范姜的武器已經來到腳邊,一前一後就往范姜的天靈蓋和咽喉襲去。
范姜嘴角一翹,長弓硬生生在空中九十度轉彎,沉白左手一閃,右手劈在長弓上,回手又是一掌,硬是被范姜接在長弓尾上。




短短一瞬間,兩方已經來回數招;
我在一旁彷彿連呼吸都快忘記了,只能呆呆的看著兩人。







沉白一腳蹬牆,范姜的長弓瞬間劃過白牆,留下一道長長的黑線;
他再次搶攻,好幾次拳點就要落在范姜受傷的肩膀上,但只見范姜也不特別掩護傷處,不斷的以攻為守,偶爾用「天雷地火」卸掉沉白幾招,立刻又抓住空隙回了好幾手。






『不覺得很有趣嗎?』包子已經在我身邊盤腿坐下,而我只是抓著受傷的肩膀,暗自猜測著范姜肩上的是什麼藥。
她見我並不答理她,撿起地上幾顆石子就要朝范姜扔去。
「妳想打,我自然會陪妳打。」我單膝跪地,看也不看她準備站起來。
她站起來,拍了拍屁股,和我一樣直視著前方說:『既然妳不想看范姜的最後一戰,我也沒理由拒絕妳。』
我歪著頭,斜眼瞪了她一眼。「妳什麼意思?」
她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
『他剛不是說了嗎?』她坳了坳手指。『男人的最後一戰囉。』
「別開玩笑了。」我幾乎是嗤之以鼻。「那不過是一種說法罷了,范姜現在又沒有處於下風。」




包子又冷笑了一陣,欲言又止。
我們倆之間一陣沉默,只能同時盯著范姜和沉白一來一往,兩人身上的傷都不斷增加,互攻的速度卻不曾慢下來。




『這就是他的最後一戰。』包子很輕的說。




在那一刻我幾乎就要忘記身旁這個人已經不再是我的家人。
我幾乎就要抓住她一起衝上前去幫范姜解圍。
我幾乎就快要勾起她的手問她:什麼啊? 不要開玩笑了~



但我沒有。



包子退了幾步,我注意到Jayko十分戒備的護在小貝和所有人之間,而小貝的一雙眼睛卻始終追著走廊上不停躍動的兩個人影,不曾投向我們這邊。

『這就是他的最後一戰。』她又重複了一次。『妳都不會奇怪他受了重傷怎麼還能和沉白打成平手? 好像比剛才沒受傷還更厲害嗎?』她撿起地上那罐被范姜扔下的瓶子。
瓶子裡濃稠的紫紅色乳狀液體只剩下一點點,頑固的黏在瓶底。
我看著包子手中的玻璃瓶,不安在我心底漸漸擴散。



是很奇怪,但我不想去想它。
只要范姜能打贏,包子不會是我們兩個的對手,那一切又有什麼值得擔心的?



『我沒和妳打有兩個理由。』她漫不經心的將瓶子在空中拋出又接住,兩眼依舊盯著范姜。『其中一個是對范姜最後的敬意,妳就好好看完吧。』



我突然覺得一把火在心中被點燃,再也忍不住的對她大吼。

「妳到底在說什麼!!那個瓶子裡到底是什麼東西!!」

聽到我的吼聲,范姜分心朝我們看了一眼。這一眼的時間又連中了沉白兩腳,他飛向身後的水泥牆,蹦的一聲,石塊碎片四濺。
但我還沒朝他跨出一步,范姜已經又站了起來,抖了抖身上的石灰,對準了朝他奔過來的沉白射出兩箭。



『妳以為現在的他需要你幫嗎?』包子的聲音在我背後冷笑著。
正當我轉過去腦火的想給她一巴掌,她已經大步朝范姜跨出兩步。

『我已經幫了你很多!!你怎能還期待我幫你更多!!』她大吼,聲音中竟有著我沒聽過的悲憤與不甘。

范姜沒有餘力可以回話,勉強用夜幕擋了沉白兩掌,沉白似乎顧忌著將夜幕打壞,洩了氣的兩掌劈在夜幕上竟沒有一點聲響。
大弓一揮,在范姜身邊留下了一步的空白,他斜眼一瞟,看著包子的眼神竟有十分是哀求。

包子的下唇被咬得沒有血色,她憤怒的面孔像一旁刷白的牆壁,橫七豎八的是她盛怒的表情。








『這是人血、吸血鬼的血和類銀的混合物!』她高舉著手中的瓶子,卻是面向范姜大吼著。『我曾經在攔截到的黑市資料裡有讀到過,這種混合型藥物非常不穩定,雖然說是為了研究讓吸血鬼變回人類而發展的藥物,但實際上卻發展成讓吸血鬼快速復元、產生瞬間爆發力的興奮藥!!』

我有點困惑的看著他們兩人,已經恢復冷靜的范姜怎麼看也不像是吃了興奮劑,反倒是久攻不下的沉白不甘露出老態,拼了命的攻擊。

『早在第一次看到你把這玩意帶在身上的時候我就跟你說過了!!』包子咬了咬牙,又接了下去。








『用過這種藥的,九成九都死了!!』








我猛然回頭,看著身旁的包子。

「妳說什麼?」









轟的一聲,一根石柱被撞斷,在漫天塵灰中我勉強認出是范姜跪在石柱旁,搖搖晃晃的想要站起來。
而另一邊,催勁過猛的沉白全身冒著白煙,氣喘吁吁的調息著。



『興奮劑也好! 吸血鬼也罷! 打得有趣就好! 再來! 再來!』他哈哈大笑,雙眼閃爍著狂熱的光芒。



范姜終於站了起來,步履蹣跚的走出煙霧之中,哇的一聲吐了一口血。
他的右胸口有一道明顯的掌印,這一掌要是打在左胸上...我連想都不敢想後果。

『可別太快死啊,小子。』沉白的聲音再次變成一個陌生男子的嗓音,雖然我沒聽過,但從小貝和范姜憤怒的表情,想也知道必定是沉小越的聲音。

沉白又露出了那張嘴角快裂到耳邊的笑臉,繼續用沉小越的聲音說:『你的夜幕三式呢? 還有一式怎麼夭折啦?? 是不是太久沒用忘記了??』
說完他便哈哈大笑,連一旁僅剩的幾個幫他拿衣拿帽的小嘍囉也跟著哼笑了兩聲,我隨手送出兩柄飛刀,那竊笑的聲響馬上消失不見。


范姜連催四箭,有一箭幾乎要刺進沉白大腿,最後卻還是給他閃了過去、微微擦過。
沉白連閃四箭,倏地一腳往范姜腰側踢去;范姜腰一縮,手肘硬擋,卻還是被掃離原地,一路滾到小貝腳邊。
我很想走過去扶他,但包子背對著我,靠近我的一手緊握著冰冷的利刃,
而范姜已經緩緩的站起,掙扎著不把胃酸和血吐出來。

然後,我看見Jayko背後的小貝,雙唇緩緩的動了幾下。
雖然我聽不見他說了些什麼,但從他的唇語能夠清楚的辨別出幾個字。






『我知道三式是什麼。你用吧。』






范姜的身體僵在那裡,但他並沒有回頭望向小貝。












『躲好。』









我只聽見這兩個字,然後Jayko那雙有力的大手,已經將我拖到有小貝和包子蹲著的石柱之後。
我探出頭,只見范姜一腳踩上另一根石柱,整個身體和地面平行,黑弓用力的插入石頭裡。



『眾星拱月!』



數十發利箭從弦上發出,或三或七,或二或一,范姜不規則的放出手上的箭,所有的箭更是隨著他的意思往多個方向射去,任沉白再厲害也不免在身上中了兩、三支。



而當沉白欺近,范姜手上的黑弓便化為一把大刀,開天闢地的在范姜身邊劃出一個難以侵犯的圓。
但沉白已調勻了呼吸,一吸一吐之間掌力開始越來越重;范姜偶一天雷地火將他摔遠,但身體累積了更多沉白壓下的內力,加上身的傷血流不止,腳步已經開始不穩。

沉白露齒一笑,揮拳正中范姜腹部,范姜當場吐了出來,血血水水,右手卻依舊緊握著那把黑弓。





『來啊!! 你的三式呢!! 三式呢!!』沉白一拳一拳打在范姜身上,一句話中竟然換了三個語調;他的身形也不停變化,一會兒是秀氣的文拳,一會兒是萬千的霸掌,變換之快速不禁教人害怕,更讓人反胃的噁心。




『那全都是從他打敗的人身上奪走的招式。』一句話冷冷的從小貝牙縫中擠了出來。
然後他突然推開身前的Jayko,一個劍步站了出去。




『哥哥!!!』他放聲大吼。『我還沒有原諒你呢!!』





然而回頭的不是范姜,而是沉白那張喘著氣,整張臉有如惡魔般獰笑的表情。

『…好感人啊?』他突然擠出一句,是沉小越的聲音。






小貝的臉色瞬間刷白。而在Jayko站到小貝身前之前,沉白已經將范姜扔到一邊,瞬間出現在小貝身前。






「不!!!」我長鞭一捲,正瞄準了沉白下盤,卻被包子兩柄尖刀打亂了方向。
「妳..」我氣急敗壞的站起身,包子卻也立刻擋在我身前,兩個人反而正好擋住Jayko的去路。








『準備好,死了嗎?』沉白單拳舉起,口裡吐的竟是范姜的聲音。

『你說你嗎?』小貝昂首,一句話輕輕的吐在他臉上。














『夜幕第三式。』那個熟悉的聲音,好像在哭,好像在笑。

『黎明。』















啪的一聲,我望著沉白背後,范姜將黑弓在坍塌的石柱上劈成兩半。
原來那黑弓並非木製,而是扎扎實實的的黑石;從中間裂成兩半後,石弓兩端只靠著那條細細的黑絃維繫著。范姜握著半弓的一端,消失在我的視線之內。


而在眼前,沉白右拳緩緩揮下,一切在我眼中像是慢動作播映一樣。
小貝並沒有閃開,只是睜大了眼睛望向沉白身後,明明沒有人的空氣。
包子依舊不偏不倚的擋在我身前,臉上的表情莫名的複雜。
我一隻手越過包子,努力的想拉住小貝,卻看見他已經往後飛,整張臉瞬間刷白。







而沉白的臉色,竟沒有比小貝好看到哪裡去。







范姜的斷弓連接著黑絃,像是一條黑蛇一般用力的纏繞在他的脖子上。
范姜拉住兩邊的黑石,像是把柄一般用力一拉,一顆鮮紅的頭顱就這樣掉了下來。







我終於推開了像山一樣定在原地的包子,在范姜倒地之前抓住了他。











「范姜!!!范姜!!!」他整個人癱在我身上,血腥味直竄進我鼻孔,






好像多年前那個油漆味都還沒有乾的家裡,我抱著渾身是血的爸爸,讓他的血腥味染了我全身,我卻絲毫不能理解為什麼爸爸身上的煙草味不見了?
好像沒有臉的弟弟在床腳兀自噴著血,我只能衝進廚房,尖叫著拍打已經失去了意識的媽媽。









我不要。

我不要再失去家人了。







「范姜…你不可以離開我!」我的視線好模糊好模糊,彷彿已經看不見范姜的臉了。

范姜抽蓄了兩下,我感覺他在我背上咳出更多的血,卻濃稠的像是倒了一大罐溫熱的沐浴乳在我背上一樣。




『…我已經跟你說過了。』她的聲音在我頭頂上響起,我竟有一股衝動想要大叫,要包子快點救救他。

『我只答應過你不讓沉白殺了露,可沒有答應你要保護她!』





聞言,我抬起滿臉血淚。
包子沒有哭,沒有笑,甚至沒有一丁點表情。





『我知道。』范姜微弱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范姜!!」我扶著他的雙肩,緩緩讓他靠到一邊牆上。其實並不想離開他的體溫,但卻又害怕看不見他的臉。我只知道自己的淚不停的在掉,眉頭越鎖越緊,已經心痛到快要沒辦法呼吸。


『小貝呢?』他問。

『…小貝沒事,我卸了勁,他只是昏了過去。』Jayko搖晃的走到我們身邊,她背上的小貝雖然臉色發白,但看起來還算平安。

Jayko的嘴角也有血跡,她緩慢的跪在我們身邊,將小貝放在范姜身旁。
我這才想起要幫范姜止血,胡亂的從背包裡掏出繃帶和藥膏,但范姜抓住了我的手,用力的將我拉向懷裡。







『乖…不要怕。』他輕輕的說。『一切…都結束了。』







我的兩隻手緊緊壓在他腰後,用力的抱著他。
已經說不出來有多久沒有這樣緊緊抱著他,感覺他放鬆的肌肉,似乎又瘦了。
他的大手不停的輕撫著我後腦勺,來來回回,







很想就停在這裡。
很想就停在這秒。

很想,不用失去他……







我感覺到范姜的頭輕輕的向上抬了一下。
他用唇語悄悄對包子說了什麼,我不知道。
我只是緊緊的抱著他,不顧一切的待在他懷裡,腦中一片空白。




然後他輕輕吻了一下我的額頭,在我耳邊說:

『幫我告訴她,我不回來了。』




我抬起沾滿淚水的睫毛,正對他輕輕垂下的雙眼。







他在笑。







抱著我的那隻手已經鬆開了,但他在笑。









走廊外,一滴,兩滴,雨緩緩的打了下來,瞬間變成氣勢磅礡的雷陣雨。

閃電在我們眼前一閃即逝,照亮了范姜微笑的臉。














他的眼睛閉上了,但他在笑。

他在笑。



那就夠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Linkin Park / Easier to run

It's easier to run

逃跑簡單多了

Replacing this pain with something numb

用麻木空虛取代這一切苦痛

It's so much easier to run

逃跑實在是簡單多了

Then face all this pain here all alone

然後依舊一個人在這裡,面對這一切苦痛....





不知道為什麼Linkin的這首歌一直出現在我腦海裡。
昨天和蛋去看了「愛情饗宴」,梅根費里曼真的是不錯,他很給我一種黑人版的鄧不利多的感覺,
Wise and tender, but also a human.


猶記得電影某段,費里曼的好友第一任妻子和女人跑了,第二任妻子從和他交往前就和有婦之夫劈腿、結婚之後沒多久還是跟那和妻子分居的男人跑了之後,他幾乎快瘋掉的坐在他自己的咖啡店裡,無助的問費里曼:為什麼會這樣?我一定要知道為什麼,因為再來一次我知道我一定會崩潰的。

費里曼對他說,「因為你太渴望幸福,所以你總是急著跳下去,卻緊閉著眼睛。」
『我只是想得到那些片刻的幸福...』朋友無助的說。『第一任妻子說我根本不曾看見她,難道我連第二任也沒看清楚?』
(很抱歉其實第一、二任他都是說名字,但我不記得了)

費里曼說,沒關係,下次記得看清楚就好了。
朋友說,『下次談戀愛時不要急著跳進去,對嗎?』
費里曼攤開雙手,一隻手拍了拍他。


「不!跳吧!(NO! Jump!)」他說。「但眼睛要睜開!(But keep your eyes open!)」






我們往往太急著改變現狀,太急著表達不滿,難以感到滿足,
但其實我們真的看清楚了嗎?
一切在你身邊的真的有你訴說著的那樣難以忍受?
開始不停的抱怨之前,是否想過真的有那麼多可以抱怨?






我是真的很想離開這裡。


並不是因為什麼壓力,比起去年的此時現在的我輕鬆得多。
只是不停的告訴自己要知足要知足的我,其實已經變了很多。

真的,十分勉強...






It's easier to run

逃跑簡單多了

Replacing this pain with something numb

用麻木空虛取代這一切苦痛

It's so much easier to run

逃跑實在是簡單多了

Then face all this pain here all alone

然後依舊一個人在這裡,面對這一切苦痛....


Something has been taken from deep inside of me

在我內心深處,有某樣東西被帶走了...

The secret I've kept locked away no one can ever see

一個我緊緊鎖住,從來沒人能窺見的秘密

Wounds so deep they never show they never go away

那些最深的傷害從沒有顯現出來,卻也從未離去

Like moving pictures in my head for years and years they've played

像不停在我腦海裡放映的圖片,一年又一年...


(If I could change I would take back the pain I would)

如果我能夠改變,我願意,能再感覺到痛苦,我願意

(Retrace every wrong move that I made I would)

折返我決定的走錯的每一步,我願意

(If I could stand up and take the blame I would)

如果我能站起來承受所有責難,我願意

(If I could take all the shame to the grave I would)

如果我能把所有羞愧帶進墳墓,我願意

(If I could change I would take back the pain I would)

如果我能夠改變,我願意,能再感覺到痛苦,我願意

(Retrace every wrong move that I made I would)

折返我決定的走錯的每一步,我願意

(If I could stand up and take the blame I would)

如果我能站起來承受所有責難,我願意

(I would take all my shame to the grave)

我願意承受所有羞愧,帶進墳墓....


[Chorus]

It's easier to run

逃跑簡單多了

Replacing this pain with something more

用更多更多的痛取代這一切苦痛

It's so much easier to run

逃跑實在是簡單多了

Then face all this pain here all alone

然後依舊一個人在這裡,面對這一切苦痛....


Sometimes I remember the darkness of my past

有時候我記憶那些我黑暗的過去

Bringing back these memories I wish I didn't have

帶回了這些我寧願從不曾擁有過的回憶

Sometimes I think of letting go and never looking back

有時候我想是該讓一切走了,不該再回頭看

And never moving forward so there'd never be a past

我卻從不曾往前進,它們也就從不曾變成過去...


Just washing it aside

努力的洗刷它的邊緣

All of the helplessness inside

一切藏在其中的無助

Pretending I don't feel misplaced

假裝我並不覺得自己失望了

It's so much simpler than change

這比改變要簡單多了.......


[Chorus]
It's easier to run

逃跑簡單多了

Replacing this pain with something numb

用麻木空虛取代這一切苦痛

It's so much easier to run

逃跑實在是簡單多了

Then face all this pain here all alone

然後依舊一個人在這裡,面對這一切苦痛....


It's easier to run

逃跑容易多了

(If I could change I would take back the pain I would)

如果我能夠改變,我願意,能再感覺到痛苦,我願意

(Retrace every wrong move that I made I would)

折返我決定的走錯的每一步,我願意

It's easier to go

離開容易多了

(If I could change I would take back the pain I would)


如果我能夠改變,我願意,能再感覺到痛苦,我願意

(Retrace every wrong move that I made I would)

折返我決定的走錯的每一步,我願意

(If I could stand up and take the blame I would)

如果我能站起來承受所有責難,我願意

(I would take all my shame to the grave)

我願意承受所有羞愧,帶進墳墓....


#### CITE FROM 'so61 Lyrics Bank' http://so61.com/
隨手翻譯:Jayko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Don't worry, I'm fine.



這句話越來越常出現了。就在我的Elizabeth Town原聲帶Vol.2到家了之後。




我想太多人不懂得把握眼前的幸福了,順其自然不再是自然,其實只是潛意識拿來當做逃避的藉口。
當然,我也了解有很多事急是沒有用的,有很多事情必須靠時間推敲發酵,慢慢的享受走向幸福或不幸的過程、因為沒有人確定這條路終點通往哪。


但是當你們的終點已經在眼前,
牽著的手不再緊握,眼神再也不交會、只是無意義的重複著爭吵,
當你們的終點已經在眼前,而自己也清楚的看見它並非你想要的幸福,
即使還能接受,即使離開不見得能比現在更快樂,即使迫切的希望有個屬於自己的歸屬,
捨不得,卻沒辦法滿足,不甘心的一步一步走著,但依舊東張西望,多希望有人能將自己帶走。






滿地的碎片。

我一再地、一再地訴說著,毫不意外若是有人對我說這其實並不干我的事,或是我並沒有資格評論是否值得,
若是因為我多管閒事而讓戀人們記憶起某些該去思考的事情,哪怕是難堪,哪怕是惱羞成怒,
幸福本來就並非得來容易。





把愛漸漸放下會走更遠。
又何必去改變已錯過的時間?
你用你的指尖阻止我說再見。
想像你在身邊,在完全,失去之前......







不能說的秘密(電影[不能說的祕密]主題曲)
作詞:方文山 作曲:周杰倫 編曲:林邁可 演唱:周杰倫

冷咖啡離開了杯墊 我忍住的情緒在很後面
拼命想挽回的從前 在我臉上依舊清晰可見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 是曾與你躲過雨的屋簷
回憶的畫面 在盪著鞦韆 夢開始不甜

你說把愛漸漸 放下會走更遠 又何必去改變 已錯過的時間
你用你的指尖 阻止我說再見 想像你在身邊 在完全失去之前

你說把愛漸漸 放下會走更遠 或許命運的籤 只讓我們遇見
只讓我們相戀 這一季的秋天 飄落後才發現 這幸福的碎片
要我怎麼撿

Repeat all once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By Jayko to nonodarling
 
 
 
你沉默的坐著,僵硬的微笑著
你不變的顏色,卻被畫上別的,記號
你抵抗著,惶恐著,別人說你就努力嘗試著,
以為能,改變些什麼,卻都沒有。
都沒有。

聽見你的笑聲,偶然的發現了
以為當然的快樂,更是當然的脆弱
我心疼著,安慰著,雨過會天晴不就是當然的,
以為能,陪你一起渡過,卻更難過,
看著我們越來越難過

不,親愛的,你怎麼不唱了?
為什麼你的歌聲,再也不暖了
噢不,親愛的,你怎麼又哭了?
為什麼連微薄的快樂,都那麼易碎呢

陪你不安夠不夠?陪你掉淚夠不夠?
夠不夠抵擋,現實的巨浪狂風

親愛的,你怎麼不唱了?
我們還在為你守候,從開始直到最後
親愛的,我們為你唱好了
你感動了我們太多,如今換我們安慰,你的宇宙
親愛的,我們會撐過這陣風
下一次太陽升起後,你又能展開笑容
親愛的,別忘了感動
親愛的,別忘了笑容
No no darling...

沉默的鴿群,我們的自信是你給的
一切都有理由,時間會讓他們懂
我們不會改,不管這世界變得多快
還是會傾聽著,親愛的...


http://www.wretch.cc/blog/nonodarling&article_id=6400628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前曾經聽保父大人說過,在google搜尋Jayko的話、我的blog是第二名;
一時好奇之下心想:那第一名是誰呢?



結果.......

http://profile.myspace.com/index.cfm?fuseaction=user.viewprofile&friendid=171505738

是這位仁兄。



超酷的!!!
Jayko的專輯一定要支持一下的啦~~~
真的是蠻酷的,不知道是巴西還是拉丁美州的哪裡人,音樂不錯聽,不過動不動就在那邊大喊Jayko!Jayko!的,我聽得都不好意思了XDDDDDDD
還真的蠻想支持一下看該去哪裡買的,不過塔兒不知道搬到哪裡去了,其他唱片行應該都要用訂的吧~~~

說到這位Jayko仁兄,其實約在一、兩年前我閒著沒事搜尋的時候就有搜尋到他過,
不過那時候有關他的網頁極少,更別說有什麼歌可以試聽之類的了;
我記得沒錯的話他本來也是在pub當DJ的那種吧(如果是同一個人的話)。

逛了搜尋結果兩三頁,發現叫Jayko的真不少是怎樣= _ =||||

http://www.jaykofilm.com/

我何時開片場了,實在是太屌了吧...



其他像什麼美國地質局教授啊、樂高人偶啊(這個我最不爽,真夠醜的,怒),很多都是從Jackal或是Jocal之類的轉成Jayko,
真的是蠻好笑的,當初我會叫Jayko完全只是因為只知道日文的"子"是"ko",自己名字最後一個字"潔"拿來當"Jay"就以為是"潔子"了,
殊不知日文哪有這麼好直翻啊XDDDDDD

(正確的潔子的日文是Ketsuko)


意料之外看到Jayko這麼活躍,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
(眾:干妳屁事啊!!!!)


哈哈,憋笑了一個早上,Jayko的歌真是太酷了,好想要啊!!!!!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狗兒打電話來說,他要去澳洲了。


「去澳洲?去幹嘛?」正在一邊打電動的我,差一點就忙到沒辦法接電話。

「去工作。」我聽見他說。「那邊有一個team,我要過去半年。」

「半年?!工作?!」我看見我的人物死在螢幕上。「你不是還在唸書嗎?」

彷彿看到他一貫的聳了聳肩,然後有點無奈的將下嘴唇蓋住上嘴唇笑了笑。

「休學啦,想說先去試試看,有機會先累積點工作經驗總是比較好的嘛。」

真的嗎? 我內心忍不住懷疑了起來。
也許吧。有機會先去try,很像他的風格。
只是,會有很多人捨不得。


「那你女朋友怎麼辦?」我腦海內風平浪靜到有點癡呆的狀態,只能勉強擠出這一句。

彷彿又看見他聳了聳肩,這孩子什麼沒有,肩膀最寬厚了。

「還能怎麼辦... 拖一天算一天囉。」

呃,這樣啊。

「走之前記得出來吃個飯聚一聚啊。」
「當然啊,一定一定。」






打開msn列表,大哥並不在線上。
曾經24小時有48小時都掛在那裡的大哥,在台灣時有事沒事就抓我和妹出去的大哥,曾經讓我們煩惱的要死的大哥,
當他好不容易上線,我開心的打了個招呼。

「親愛的哥哥,好久不見。」

然後他竟然回我。

「有嗎?」

..............................................


好吧,大概是我的錯覺,一個月沒聊msn沒開視訊耍白癡並不算久。






我有一個習慣,要是和我很在意的人聊天,而我又不確定他是否同等在意我的時候,
我常常送出我要說的話之後就會按esc。

這樣起碼,如果他沒有回我,我也不會懸著一顆心在那行不知道會不會閃動的msn bar上,一個人擔心著自己是否是一頭熱,忐忑不安。

按下esc是我保護自己最好的方式,保護自己忘記去期待,也就不會失望。







熱情不再,是慾女的msn暱稱。
看著她msn上那張我已不再熟悉的臉,我有點分不清到底離開的是我,還是她?

留在淡水,繼續當學生,懷抱著夢想,也許有點孤單,但結果到底是誰辜負了誰,我並不清楚。
以為自己衷心的祝福就能得到誰笑著接受,但就像某人分手時對我說的:
這世界上不是永遠都在祝你幸福的,又不是天天在演連續劇,妳這隻滿腦子拔辣的貓。

開玩笑或是真的其實不重要,只是原來這世界上,就連祝福也不是一定被接受的。




是不是大家都在離開?












走過了一遍又一遍,我已經開始熟悉的路,開始很感傷很感傷。

曾經我也是這樣熟悉著上學的路,從國小、國中的馬路口,到高中的公車站,最後是大學時從租處家裡踏上的那個斜坡。
一開始都是這樣,從陌生、慢慢到熟悉,最後離開,再次從陌生又到熟悉............









是不是大家都在離開?










對不起,我很想,真的很想很想離開這裡。
可是沒有他的地方,我不想去。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兩天一直在聽這首歌,真好聽。
又是一個要讓我收回沒興趣發言的歌手,現在已經要叫他"歌手"了,真有趣。
是林宥嘉的"那首歌"。


那首歌
作詞:鄔裕康/左宏元 作曲:郭子/左宏元 編曲:凃惠源 演唱:林宥嘉

不知道為了什麼 憂愁他圍繞著我
我每天都在祈禱 快趕走愛的寂寞

你要我聽這一首歌 用這首歌離開我
他唱的太美了 歌詞卻很傷人
妳為什麼不直接提分手

愛人的話不需要重 輕輕的說我就懂
接你的車來了 表示愛到站了
我站在十字路口對抗心痛 一個人

你的黑髮 現在睡進誰的胸口
你的唇 現在跟誰要溫柔
一開始你愛我 最後你放棄我
還要用千言萬語 說的委屈 你有多難過

愛牢牢抓緊我 恨深深包圍我
你要我為你好 快趕走愛的寂寞

★☆歌詞轉載自『歌詞銀行』  http://so61.com/


寫得真的很好,我一直覺得把老歌新編的人實在是太厲害了。
包括經典的"新不了情"→"樓下那個女人",也是我很愛的一首歌。
而Yoga唱的"愛牢牢抓緊我,恨深深包圍我"實在是太太太扣緊了我的心,久久不能平息。



激動到我甚至就要拿起手機,告訴米爺,好,我要去。
不過手機忘了繳錢被停話了。






你的黑髮,現在睡進誰的胸口?
你的唇,現在跟誰要溫柔?


實在是太好太好太貼切了........

我和你的關係,現在只剩下那行浮動的暱稱。
而我只是不願再讓你以為你能左右我的心緒,所以沒有回答,沒有反抗,也不離去。

所以請不要再以為我有義務,或是意願,回答你任何問題。






禮拜五晚上第一次參加所謂「公司聚餐」,其實和同學會沒兩樣,只是參加者我不都能叫得出名字,
有一點束縛,深怕自己又在無意間高調,刻意迴避某些人(或者應該說,某個人)的目光,
但那天她心情極好,好到我們甚至有了幾句對話(雖然只是點菜)。

這輩子我吃最多口味冰淇淋的一天應該就是那天了吧!
「出一張嘴」特製的蜂蜜冰淇淋真的很好吃,Moven pick、明治和另一個義大利冰淇淋也超好吃,
各有不同特別口味,咖啡、葡萄、抹茶、巧克力、奶油、乳酪等等,都很有趣(真的是很有趣)。

結束後和大家匆匆忙忙趕往一旁的錢櫃歡唱,我的第一首歌讓自己也嚇到了,
這大概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聽到自己唱歌這麼小聲吧(笑)。

一直很害怕重蹈某些覆轍,害怕到讓我只能不停在心裡安慰自己,只是因為生理憂鬱症,沒什麼大不了的。



一直到最後還算歡樂的氣氛下結束了,我還是在心裡不停的感謝大家,
不管是表現出快樂的樣子,或是對我仍有稱許,或是任何其他讓一切圓滿結束的動作。
因為我實在是太害怕那些,很難忘記的教訓。






嗯,不說了,我不喜歡留下太多莫名其妙的憂慮,明明過幾天就會忘記的事。

不知道妹好不好。



忘了說,禮拜六發生了我人生中最糗的一件事,謝謝小隆大人大老遠的趕來救我們Q口Q!!!!!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只是亂畫的,因為沒辦法掃瞄,所以用照的,不太清楚大家請見諒~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s there anyone try to find me?
I want somebody come take me home...

It's a damn cold night...
Try to figured out this life...
I want you take me by the hands take me somewhere new,
I don't know who you are but I...
I'm with you.

I'm with you.
I'm with you......


Avril的I'm with you,一直是我很愛的歌。


有些事真的是沒辦法勉強的,就像現在的我一直很努力的想打起精神來卻始終徒勞無功一樣。
明明沒有戴著耳機腦子裡卻充滿了各種音樂,明明沒什麼事卻很憂鬱。





I'm Standing on a bridge,
I'm waitin in the dark,
I thought that you'd be here, by now.
There's nothing but the rain,
No footsteps on the ground,
I'm listening but there's, no sound......





很想,找個地方,陽光普照的上午,在離海邊不遠的草地上,讓白色的細沙輕輕刮過我的腳邊,
我將立起畫板,畫著和眼前無關的事物,卻是一樣快樂的色彩。


讓我在人人笑著放鬆著的咖啡Bar唱著,不受任何人的注視,卻飄進他們耳裡直達他們心裡,
輕鬆的讓人感動的都好,我不要掌聲,寧願就被當不存在。





只是,有時候,很想離開。
很想離開這個地方...





I'm looking for a place,
searching for a face,
Is there anybody here, i know?
'Cause nothing's going right,
And everythings a mess,
and no one likes to be, alone......




Why is everything so confusing?
Maybe I'm just out of my mind........................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By Jayko

你很愛很愛 我很愛很愛
很相愛的現在 是不是就能到未來
你很愛很愛 我不安不安
很相愛的現在 是不是就會到未來

握緊了又放開 你的手還在不在
說不說得明白 我的心 很不安
應不應該試探 所有話塞在腦袋
一句話在循環 沒有人 有答案

我很不安 我很不安
你的愛 我的愛該怎麼算
繞了圈又回來 踏出了還在原地
該怎麼辦 讓我心安

我很不安 我很不安
這份愛 會不會有天不算
對自己不信賴 怎能擁有你的愛
該怎麼辦 我很不安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總是習慣在雨裡,昂首闊步。

只要手機、相機和mp3安穩的躺在雨淋不溼的地方,
只要順著頭頂流下的雨水不會流進眼睛,
只要我不冷,

我總是在雨裡,昂首闊步。



最近對死亡太敏感,很害怕。
因為很害怕,十分不安會被拋下,更加害怕去愛。
害怕去擁有一件東西,而那個東西並不能自己決定是不是會一輩子屬於你。

因為很愛很愛是當下的事,而就算能確信的愛了兩三年,而一輩子的事又有誰曉得?
再說,生死不由人。


所以我總是看起來很瀟灑,用力的拋下,盡情的付出,
然後用盡一切方法,離開。

我必須讓自己是殘忍的那一個,否則,會以更加難以痊癒的方式,對自己或是別人殘忍。
而你們總是一邊提醒著我是幸福的,一邊又不時的告訴我、人心是難以捉摸的。
我只能,更加不安。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心情很糟糕,原因竟然是因為昨天看哈利五看到天狼星死了(而且死的亂七八糟、莫名其妙,連屍體都沒有)。
更糟的是沒想到我會為這個感到很難過,現在是怎樣= ="



昨天用第一次領到的薪水請媽媽和阿包吃飯,The villa herb restaurant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裝潢美氣氛佳,食物也十分好吃,單點義大利麵是320,要是想進去那間美麗屋子的人可以考慮看看;
我在網路上查這間餐廳得到的資訊真的是十分少,他們最著名的應該是結合了breakfast和lunch的brunch吧,只有這個比較有看到被介紹。
不過我個人覺得他們的食物都不錯,感覺也很新鮮(不管是牛排還是燻鲑魚等等)。
有空再把照片貼上來寫個食記吧,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生意那麼好卻都沒有評價?

飯後和阿包聊了一下「獵獵人」的進度,看來有孩子不太能接受自己是大魔頭這件事ㄟ,
不過我真的不太擅長描寫壞人,寫獵獵人這種故事真的是我很大的努力了,
因為我真的沒辦法殘忍沒有道理的殺死人,沒辦法施虐、施暴,更沒辦法殺死心愛的角色還能寫出別的角色嘲弄他的死,
越寫越覺得寫小說實在是太難了......(一切都是扯到我看完哈利五之後的感想,唉)


看來愛看書的人真的不能有太喜歡的角色,我都要哭了。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By Jayko

踏在雪地上的腳印
飛出空氣的你的聲音
在我心裡 像奏鳴曲
交織著那年的冬季

你說過的一字一句
我想像接下來的劇情
你都不說 我都不問
走到哪裡就算哪裡

可以這麼清楚 可以這麼動聽
第一次我不在乎你很神秘
你想說我就聽 我想說你在聽
可以慢慢明白什麼叫默契

可以這麼清楚 可以這麼動聽
忽快忽慢都是幸福的旋律
如果有人跌倒 我們一起躺下
有你的地方滿天都是星星

我們曾經約定 要一起高歌的街頭
我的心永遠等在 那裡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知道是公司冷氣比較不冷了、我習慣了還是我變不怕冷了,
這幾天到公司吃完早餐再上樓的時候外套都是掛在椅背上的。


(一邊寫一邊還是把外套穿了起來)


最近在思考低調的藝術,發現我真的很不擅長。
不是說我特別愛出風頭,我很容易心虛,也不想當眾人目光的焦點,更沒有妄想過走領導路線(不管是領導什麼鬼)。
可是我真的很不擅長低調,每次人家和我說,沒關係啊,穿得舒服就好啦,過得開心就好啦,
最後還是會被說「還是低調一點比較好吧?」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試著告訴自己,不要太在乎。

雖然我真的很生氣,只要想到也覺得很不開心,
但畢竟有些人就是這樣這樣活下去,就是有人可以接受他們,就像我也可以接受很多別人眼中的怪人一樣。

那麼為了這些他們並不care自己行為會影響到別人的人,付出再多心思去反思自己是否有錯、去生氣去難過,我都覺得十分浪費時間。
當然去思考去反省得到了什麼都是自己的沒錯,可是這些人常常讓我自己覺得只是我想太多,而他們並不打算感到滿足。

再努力的去思考配合大家、兩全其美的方式,終究自己還是人,還是想保有自我,也不可能十全十美的受到所有人喜愛。


內心深處的我,一直在改變。
因為不被人喜愛,再莫名其妙、再說服自己不要在乎,還是會難受的。

也許只能暗自祈禱,這種難受會很快過去。








p.s. 不知道是為了看活動文章還是引用的關係,Tanya來我的Blog了耶!! 亂振奮一把的,哈哈。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可是怎麼才知道你配到的是不是你的蓋呢?


這真是個深奧的問題,我想很少人能夠下定論。


其實我以前也是常常和他這樣吵,為了無聊的小事也在吵,
吵一吵兩個人都不講話,然後我心裡就會一直碎碎唸:這樣很浪費電話錢ㄟ...
但不管再怎麼吵,他都很少對我大聲,


妹說我男人對我真的很好,我說我知道。
大家都說,好馬不吃回頭草,而硬吃了、有好結果的也不多;
我想我和他就是偶發事件的其中一對吧~

也不是說沒有問題,也不是不會吵架,更別提我對他百分之兩百的任性,和他莫名其妙會生氣的point了;
問題每家每對每個人都有,我和他也不是那種愛得要死要活、每天不見面就會怎樣的情侶。
雖然他應該蠻羨慕身邊同學一對一對的天天都在一起,但我想我們兩個還不太適合天天在一起吧!
他要唸書、我想吃飯,我打電動打到深夜、他已經睏得睡著了,
我可以想像我們的生活會有很多必須配合來配合去的地方,而那是對現在的我們而言還太辛苦的事。

情侶嘛!在一起三年多了、認識都要七年了,
不是沒有默契,不是沒有協議,本來就是兩個不同的個體,能相知相愛,又為什麼急著要困住自己又困住對方呢?


所以啦,我對同居實在是沒什麼興趣。





而要是你問我介紹有男朋友的女生去跟別的男生做朋友有沒有罪惡感...........


當然沒有!!
只是做朋友嘛~~~~ :p

再說,我可是對那個肚量超小的"鍋"沒什麼好感,眾所皆知......
有肚子沒肚量,這樣對嗎~
男人沒有胸肌沒關係,心胸不能狹窄!!
不然不要說交女朋友兩個人都累了,心胸狹窄的男人就算其他條件個性再好、整體來說也被打了半折。

愛情本來就是相互信任的,女人也一樣。
不能相互信任拜託就早點分手了吧,除非你們堅信也會是那偶發事件的其中之一。



人啊,往往要到結果真的落在那百分之九十九裡了,才肯承認,自己終究不是那、特別的百分之一。

我也曾經堅持過,好多次、好多次、好多次......。




Anyway,無論對象何人,只要妳能幸福,其他有什麼好在乎。
幸福就是一切快樂不是嗎~(:


對了,求婚了的那個,恭喜你們!!
我要先吃喜酒,不要先吃滿月酒哦!!(逃)









-----我是流水帳分隔線-----


今天戴隱形眼鏡上班,感覺好乾哦。
下班去買個人工淚液好了...
晚點可以去拿配好的新眼鏡,黑色粗框,YA!

不知道公主兒和羊妹今天會不會來拿書,帶到公司真的很重ㄟ=.=

昨天河馬來上班了,在公司裡多了一個本來就認識的感覺真奇妙~
下班後自己跑去打算剪個頭髮、燙一下的,但那個造型師和我說我髮質已經因為之前又燙又染變很糟了,叫我先把壞掉的頭髮剪一剪,再留長了想染想燙再說~
真是個好人ㄟ,我還蠻想問她這樣會不會被同事唸的,該賺的不賺,哈哈。
稍微剪了一些長度,雖然沒有燙、但她幫我吹得捲捲的,好可愛,加上我的紅框眼鏡看起來真的很像壞女巫ㄟ,哈哈哈哈哈~~~

晚點和妹去東區吃飯,今天換了一家,吃"客棧",泡菜鍋還不錯吃,可惜就是沒什麼酸辣味(明明就不敢吃辣還嫌)。
妹也燙了一個獅子頭,不過沒有很誇張了,她大概是太久沒燙了,自己看不習慣而已,
我妹還是超可愛的~ (大心)

明天和阿包還有娘約了我要用第一份薪水請吃飯,可是到現在還不知道要吃什麼咧(汗)
各位看倌有好建議嗎,只要交通(公車、捷運)方便,大概三四百塊的好餐廳,有人推薦嗎?
(麻布茶房、陶板屋和洋蔥就不用了,過去幾個月吃過了;我娘被醫生警告不太健康,最好有不要太油膩餐點的)

先謝謝大家~~~~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