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沒有,我放棄了,可以嗎?

人家說女生一哭就有人疼有人陪,我從來不這樣覺得。
我總是很努力的忍住不哭,因為我想告訴你,我不是靠眼淚讓你屈服,是你自己本來就有錯。

但是我沒辦法...

起碼不會有人看見。盛夏的午后,我一個人哭到滿身大汗,然後瘋瘋癲癲的笑自己蠢。


我有障礙。
對於朋友的障礙。

我以為迎合你們的喜好,起碼不忤逆的太遠,
朋友可以是很契合的。
就算我們都知道相處的日子不會很久,可能在幾個月後就會隨著這個遊戲的消失而散去,
但起碼我們可以一起渡過這段快樂的日子。

忍耐,是我相信每個人都得經歷的功課。
所以我並不是你們看到那樣的人。
也許你們已經覺得我任性、放縱、自我中心...
也許你們完完全全不覺得我的字典裡有「忍耐」兩個字,
但我可以舉出更多更多的人來映襯我的努力,因為我真的已經很努力。


但顯然的,你們的任性都是小錯小過,
我沒有記恨的習慣,只記得曾被傷過,但也不是大不了的傷口,舔舔就算;
你們卻可以提起我哪一次的任性嬌縱,哪一次你們為了安撫我花了多少氣力。

好吧,記恨好像是必然的,提不出確切舊帳一切彷彿就不算數?
這什麼世界。
這什麼朋友。


你不需要用很無奈的口氣說,要是妳覺得我是這樣的人,那就是吧。這樣的話來告訴我。
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是怎樣的人。

我認識的你,就是從每次每次你的好、你的錯裡堆建起來的。

即使你一再強調今天的你是一時情緒,即使你強調你後來道歉了,
我實在看不出來那要撕破臉到最後淹沒在爭吵之中的「對不起」有多大意義。
我更加看不起的是「一時的情緒」就可以不算數。

我不是你,我不能了解你的快樂與無奈。

但起碼我考慮過。


你呢?
你認識的我是由什麼堆砌起來的?
你又考慮過我多少?


也許,根本還不到要考慮我的程度也說不定。


我累了。
柔軟的心,我放棄了。就放棄了,好嗎...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並不針對誰,也不想論人是非,這也許是我們之中多數人的最後一聚,又為什麼還要計較那麼多??

---

從以前到現在,找人出去最怕聽到的一句話是:
「那你先找別人,誰誰誰去我就去,或是有多少個人了我就去。」

要是每個人都這樣說,那其實我們早就可以走了,
只是不確定的人越來越多,剩下的人就算原來確定的也不確定了。

所以當她問我:「謝師宴你有沒有要去?」的時候,我很快的回答:

   『當然要!』

這不是一種優越的指責,更無關我有幾根神經想的夠不夠多,
我只是很單純的知道、這可能是我這輩子和班上最後一次聚餐---那麼我又需要猶豫什麼?



我偷偷的把班板上的精華區又再看了一遍。
每看一遍,只會讓我再去翻閱那些沒有被收進精華區的回憶,越積越多。

我們曾經是感情非常好的一個班級。

也許也有小團體,東分一塊西分一塊,但團體和團體之間仍有共同的活動。
我還深刻的記著那時的我真的想過,這是我聽說過、看過感情最好的一班。
精華區裡的我寫著:誰說大學班級感情都不好?? 我們超棒!!

四年當然會改變很多事情,也有更多的事情不需要四年就已經被改變,
但我們還是我們,92級A班,到底還需要猶豫什麼??

是錢的問題,是急事,是藉口,是朋友不出席,我都知道。
我不是為了勸誰出席而寫這篇文章的,我只是感嘆而已。
無論如何,仍舊祝福你們,我從前或以後的朋友們。

Fare well.




Over the rainbow
Lyrics:E Y.Harburg Music:Harold Arlen Arranger:王豫民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Way up high
There's a land that I heard of once in a lullaby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kies are blue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dream really do come true

Someday I'll wish upon a star
And wake up where the clouds are far behind me
Where troubles melt like lemon drops
Away above the chimney tops That's where you'll find me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Bluebirds fly
Birds fly over the rainbow Why, then oh why, can't I?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kies are blue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dream really do come true

If happy little bluebirds fly
Beyond the rainbow Why, oh why, can't I?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朋友的朋友] Jayko

我腳下的影子 從來不肯消失
失去的故事 缺了一行的詩
陽光 染白了我 微笑 卻不能動
深沉的寂寞 快樂造就了悲傷的我

你們寫的故事 沒有我的角色
原來靜止的畫面 也能傷人
照片 一本一本 回憶 我沒有份
只能默默的問 明天還有沒有可能

朋友 的朋友 從熟悉到陌生的人
我寧願自己悔恨 從沒有試過天真
熱情的緣份 能給我 多少安慰
當你 已是 別人
朋友 的朋友 我寧願我不曾過問
不知道你們的冷 原來是我沒分寸
把自己當做 理所當然 的一份
原來 我是 別人

不曾熟悉 就不會為距離傷心
不曾擁有 又怎麼會失去
寧願一直 就是朋友 的朋友
我也許就不會再被現實刺痛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嚴肅,是因為我很認真,不是因為我生氣,更不是對於你的指責惱羞成怒。

我開始考慮我們之間的關係,是否真如我所想的那般超然,
還是一如往常,一如所有其他的關係,
一如總是難相處的我,一如所有人疏遠的眼神。

我不喜歡msn,文字淹沒了表情,扼殺了上揚或低挫的尾音,
可愛的表情符號常被我用來粉蓋緊張的氣氛,
但蓋不掉的是漫天的塵灰。

因為箭已在弦上,即使視線模糊,造成的傷害卻已的的確確無可避免。



我認真的思考自己的問題,在我訝於發現你們在我背後排山倒海的回憶之後。

而我驚訝的是,不知道從何時起、你們和我之間竟已經建立起一道深深的窄溝,
我隨時可以跨過溝去,但無底的漆黑彷彿在腳下警告著:
有很多事妳不允許被了解。


所以不管我在溝的這邊或那邊,你們的故事我可以輕鬆的收盡眼底,
但明眼人輕易的就能看穿這代表的意義───
我們沒有隱瞞你的意思,但也沒有邀請的打算。

沒有邀請的打算。


我在名單之外,沒有候補,不能重考,
即使有誰說世界上真的有事能「重新來過」,
誰和誰也都心知肚明那是多麼的不可能。

不可能的。
勾過的肩膀,吵過的架,傾吐過的心事,了解過的距離,
然後要回到最初...

那是不可能的。



當你對我的故事了解詳盡,我卻明白我從沒有告訴過你,
我該對他有投以怎樣的眼光?

也許就該這麼算了吧。
繼續溝邊的旅程。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7 Thu 2007 09:58
  • 在乎

我會發著呆,然後微微笑,接著輕輕閉上眼...

又想了一遍,你溫柔的臉,在我忘記之前...

心裡的眼淚,模糊了視線,你已快看不見...

**

註解掉我的在意。
你們之間有太多我參與不到的秘密。

而當你揚起一邊眉毛,聳了聳肩,
我理所當然的退縮。
用一貫倔強的不在乎,去掩飾底下千千萬萬的我在乎。

彷彿你就是能和我以外的人相處的很好...
即使這些人都是因為我、你才會認識的,
甚至曾經你不喜歡這些人,而那時的我認真的解凍。

多認識一些人是好的,我一直這麼認為。
我喜歡在世界各地都有朋友,我喜歡有說不完的故事,
我喜歡快樂。


再說下去,又是戰爭。
不如就記載到這,我只是想給自己的心情一點起碼的肯定。


對於你,我很在乎。
但還會多久呢?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概是受pixnet blog新活動的影響吧,一開新文章我就想到了這首歌。
我發現自己不太寫未來的事,總是把回憶濃縮進文章,
然後一次又一次嘗試用不同的字句品味同一段過往。

有人曾經提到,「玩了那麼久的樂團,寫了那麼多首歌詞,哪一首裡,曾經有過我的影子?」

那時的我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因為老實說,幾乎每首都有。
只是影子嘛,我愛過你、和你在一起過、受過你價值觀的影響,
你的影子,就在我身上。

日前突發奇想寫了段故事設定,內容是在說人死後的世界其實並不如大家天馬行空的想像,
死前和死後的世界既沒有被分隔開,也沒有天堂和地獄,
差別只在於死後的人靠著的是活著的人的思念去延續他的『壽命』,也就是存在的時間,
如果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個人有可能想起他了,這世界上所有與他有關的東西都被遺忘了和他的關聯,
那麼他就會消失,完完全全消失於這個宇宙中。

寫這些的時候我突然想到「愛在黎明破曉時」裡面男主角一段非常有趣的論調;
他問,如果這世界真的是輪迴定理,在十年前,人口只有數億,今天卻有數十億,
又者,真如輪迴所說、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獨一無二的靈魂,
那麼這些年間多出來的人口的靈魂是哪裡來的?


雖然於我而言、輪迴是一種很浪漫而且方便創作的理論,
不過我覺得他說的十分有道理,除非每個靈魂在轉世時都會再次分裂成很多碎片(但他對於自己只是某個靈魂的一小塊感到十分感傷?),
不然增加的人口靈魂又是從何而來?

每個人都有終其一生追逐的疑問和答案,執著在只有自己才能了解的牛角尖裡,
也許這才是證明自己獨一無二、唯一的方法。

離題有點遠了,原來想說的已經不復回憶了。
而這首歌,不知道為什麼、總是給我一種很哀傷的感覺。

旅行的意義,怎麼會好像是在逃避對方呢?
旅行應該是更加的、更加的...




自由。

那就是我這一生的key word吧...




旅行的意義
作詞:陳綺貞 作曲:陳綺貞 編曲:李雨寰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你看過了許多美女
你迷失在地圖上每一道短暫的光陰

你品嚐了夜的巴黎 你踏過下雪的北京
你熟記書本裡每一句你最愛的真理

卻說不出你愛我的原因 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
卻說不出在什麼場合我曾讓你動心 說不出 離開的原因

你累計了許多飛行 你用心挑選紀念品
你蒐集了地圖上每一次的風和日麗

你擁抱熱情的島嶼 你埋葬記憶的土耳其
你流連電影裡美麗的不真實的場景

卻說不出你愛我的原因 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
你卻說不出在什麼場合我曾讓你分心 說不出 旅行的意義

你勉強說出你愛我的原因 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
卻說不出在什麼場合我曾讓你動心 說不出 旅行的意義

勉強說出 你為我寄出的每一封信 都是你 離開的原因
你離開我 就是旅行的意義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為了她才去看榜單的,意料外的卻看到了你的名字。

那種感覺非常討厭、而且惡劣,
雖然我知道誰都很無辜,
但感覺就像你在自己的派對上看見你絕對沒有邀請他來的人一樣,
討厭,很討厭,十分討厭。

而昨天,我才在一個人的教室裡百般無聊的翻著別人隨手留下的校報。

系上出去全國比賽得獎的消息,早在上上一期或是更久之前我就已經看過,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份報紙上又刊了一份更詳細、更大版面的報導。
(可能是上上一期一直到現在還被丟在那個教室裡?)

但不管怎樣,早到了半個多小時的我、在那個偌大的教室裡閱讀了每一個字。
看著報紙上的你的臉,我端詳了老半天,想起那句媽媽問我的:

「他帥嗎?」

印象中,很帥。
照片裡,不怎麼帥。

我大概只能說戀愛中的少女總是該死的睜眼說瞎話,不然就是真的瞎了。
(我沒有說你不帥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的荷爾蒙已經不再為你分泌了。)

總之報紙上不停的提到你的名字,後面接了一串你說的話,
讓我想起那年你曾讓我看過你寫的文章,
總是引經據典,古聖今賢的佳句總在你的文章裡密密麻麻,
那一度讓我很佩服你的飽讀詩書,
因為粗心如我,往往只能用「有人說」當作開頭和結尾。

如今,你的話一再出現在眼前那份報導中,
十分陌生,卻又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你的臉和她的臉在我眼前迅速放大,
好像那個下午,我在走廊上不經意的抬起頭,
剛好看見嬌小的她雀躍的跳起、纖細的雙臂頑皮的勾住你的脖子。

不知怎麼那一幕在我想起你們時總是一再播放,
好像一部電影中歷久彌新的經典畫面,
彆扭的是我站在營幕的一角。

看越多有關你成功的新聞,我越想起那些功成名就的大老闆們,
他們曾經有過的女人,不管是女朋友、前妻、或是純粹肉體關係,
在他們默默無聞的時候,曾經牽過他的手,吻過他的嘴,靜臥在他的胸前,
而不管是在多久以後,看著報紙、電視、網路上,別人口中或筆下的那個他,
到底是誰?


我想我還是覺得那種感覺十分好笑。
不是諷刺的那種笑,或者該說,即使是諷刺,也是針對我個人。

你曾經一再的說過我們不適合,但你並沒有主動說過要離開我。
今天才看清了我們的不適合,大概是我覺得好笑的地方。
你是個積極、努力、認真的好孩子,
而我,我喜歡自由,我喜歡懶散,我喜歡大哭大笑。

怎麼會適合啊,我的荷爾蒙真是好可怕。

然後我關掉了那個網頁視窗,把報紙扔進垃圾桶。
我們曾有的回憶,在我心中依舊熟悉微溫。
但是你,已然陌生。


註:我好久沒有這麼快又這麼順暢的寫完一篇文章、幾乎沒有停下來或是回頭看過了。
  不知道你會不會看見呢?(: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到這裡,盡頭還在迷霧之中。

好像那時在英國去過的那個庭園迷宮,
轉啊轉的,身邊的人來來去去,
有些和你同方向,走的好匆忙,
有些逆向而行,你好像看到過他好多次了。

而你呢,你為什麼在這裡?
往前走,往右轉,往左彎,死路再回頭,
你想要去哪裡?

每個人都有一個終點,但在終點之前,我怎麼給自己一個繼續的目標?

不知道為什麼要愛,
不知道為什麼生氣,
安慰不了自己,沒辦法真心的說「沒關係」。

有關係。
我的眼淚,我的心酸,我的付出,怎麼會沒關係。

轉啊轉的,路上的自己卻開始不在意。

懂了那張心碎欲滴的微笑,
懂了那句「祝你幸福」的昧著良心,
懂了冷漠的背後是忘不了的回憶,
懂了遺憾,又懂了放棄。

懂得越多,越喜歡,回憶。

依舊清晰的記得那個昏暗的長廊,兩隻手被高凳子佔滿的你,
為了接過我遞上的一圈螢光棒、慌亂的把凳子塞到同一手去。

依舊沒忘記那個水塔上的晴空,我們的歌聲萬里。
你永遠彎起來瞇著的眼睛,她說像永遠的微笑,我卻怎麼覺得好像在哭泣。

依舊沒忘記凌晨四點的籃球場,為什麼我們的回憶總是在凌晨?
你吻我的那個陌生的街頭,和那個我不常去的捷運站,
那家店,最後我並不是再和你去。

走到這麼遠,傷害與被傷害,我依舊拍拍灰塵,繼續活著。


而下一步,你想去哪裡?



月黑風高(O.T:黑擇明)
作詞:林夕 作曲:C.Y.Kong 編曲:C.Y.Kong

月黑風高 彎腰在計程車 雨點大 不短的路 給蒙蔽
我想那司機這樣子 熬夜到天亮 不容易
誰知他說 開完車 還要替 一整棟大廈掃地 才休息
如果能多爭幾個錢 讓兒子上大學 沒關係

他還說 沒關係 再困也沒有問題 只要下一代了不起
下一代 我們在 我們在唉聲嘆氣 在沼澤裡無能為力

*想不到為什麼會在這裡 又想去哪裡
 越懂得多越不滿意 越喜歡回憶
 看到了背影 看不到自己 路還也都懷疑
 一直走千萬公里 忘記了目的*

他笑著說 從來沒 沒念過書 只懂得出賣勞力 求休息
所以才希望他兒子 將來能行醫 有出息
他說已經 大年紀 開著車右手 有一點麻痹 沒問題
后天有醫生做兒子 每次想到這裡 就歡喜

他還說 再吃力也不要 穿的吃力 否則怎去畢業典禮
下一代 我們在 我們在唉聲嘆氣 在沼澤裡無能為力

想不到為什麼會在這裡 又想去哪裡 
越懂得多越不滿意 越喜歡回憶
看到了路燈 看不到自己 一直到司機說
他老了 忘了問我 你想去哪裡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用文明說服我。

最後的美洲狼。

靈魂舞會。

結界師。

功夫。




請不要打擾我看書。



不要告訴我明天還有多少程式要寫,
不要告訴我還缺多少報告,
不要告訴我有多少東西要整理,
不要說。我知道。


讓我看書。
一個小時,不夠。
一天,不夠。

很累,沒關係。


讓我看書... ... ...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別這麼衝動。」 他說。


我只能切斷通訊,將自己鎖進角落。

對不起。我沒有,沒有一顆柔軟的心。


也很想像聖仔一樣,只考慮有人陪伴,不計較得花更多的時間、更多心力...
也很想像雪雪一樣,可愛的笑著,不管懂不懂都能收進心房鎖上。

但我不行啊。

我只能為自己喜歡的人付出,
並永遠不懂為陌生人付出的該多少又該何時?

「要是遇見磊,幫我問候他幾句。要是有什麼不開心,可以找我聊聊。」
聖魔這樣說。


即使不是當事人都能感受到的溫暖的美好。

我也多麼想要擁有一顆柔軟的心。
可以瞇起眼睛笑著假裝沒看見,可以盡收眼底卻不發一語。

卻總在鼓起勇氣時被刺傷。

柔軟的心,不怕尖銳,不會反擊。
而我,不行...。


潔小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